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陳之俊攝。

日前段緯宇議員在台中市議會抨擊社工只會「吃飯、拉屎、領薪水,卻不做事」的言論引來社工界一陣譁然,網媒上論戰滿天飛,社會工作專業協會、學會、工會也紛紛跳出來發表聲明,企圖糾正議員偏頗的言論、不重視專業的作法。社工的勞動處境、兒少保護的議題突然變成當紅炸子雞,社工界無不希望藉由這次事件,撩起大眾對社會工作專業的重視。是的,這個事件對社工而言是大事,但筆者認為,除了不斷捍衛自身專業的權益外,社工跟社會大眾更應該從地方政治的角度去思考這件事,到底我們要什麼樣的地方議會和什麼樣的公民社會?

被遺忘的地方議會

318學運之後,各地公民團體紛紛組成,如割闌尾計畫、全面罷免連線、沃草等,接連著2016立委總統大選,新興政黨也風起雲湧,打著第三勢力進國會的旗幟參戰。台灣人的政治雷達似乎被引爆,新國會、監督民意代表等聲浪讓老立委們備感壓力,更加重視民意,避免黑箱政治。然而在這股浪潮下,目不轉睛盯著立法院的公民們,似乎忘了,有一個與人民生活更切身相關的權力機構──地方議會,也需要被監督。

以台中市而言,除每屆成立大會外,議會每6個月會開一次定期會,議事內容包含議決直轄市法規、預算、稅務、財產處分、審議、質詢各項政府施政等,也就是說大至都市計畫、地方財政,小至舖馬路、畫停車格,都是議員可以質詢的內容。這些地方政府的工作,和我們的生活密切相關,我們選出的議員,理應幫我們好好監督地方政府施政,讓我們的生活環境更好,然而事實似乎不是那麼回事。

從段緯宇議員砲轟社工的事件來看,我們的議員似乎還有待加強。就對議題的掌握和質詢的專業度而言,段議員是不及格的,身為一名直轄市議員,每個月有24萬元的公費助理費,議員不可能樣樣精通,那就仰賴專業助理來協助議員分析議題及法案,但段議員似乎沒有把助理用在對的地方。也就是說,雖然貴為代議士,議員也是人,會犯錯,一樣需要被監督。

沃草在哪裡?

台灣的地方政治長期以來被地方派系把持,在中南部地區更是如此,地方的選民服務仍被侍從主義縈繞,對地方民眾而言,會幫忙喬事情的議員就是好議員,不幫忙喬就是失職的議員。喬病床、喬福利資源這類的選民服務被合理化,社會福利工作者的專業界線便不斷被侵犯,只能拜倒在政治先於專業的淫威下。像段緯宇這樣的議員,之所能不斷連任台中市(台中縣)議員,且能夠在社工大軍襲擊下,仍不道歉,正因為這根深柢固的侍從主義選民文化。

因此,筆者認為要把段緯宇這類的議員扳倒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這是一個長期的政治計畫,唯有透過地方的公民教育,慢慢地,讓民主精神深入人心,形塑健康的公民文化。民眾有獨立思考的判斷能力後,才能夠用選票,換下不適任的議員,監督在任的議員。民主沃草需要滋養才能長大,然而在台灣,特別是非都市地區,養分仍然是相當不足的,需要從事教育工作、社區工作、公民運動的人才,為地方公民素養的培養再多盡一分心力。段緯宇砲轟社工事件不應該只是社工的事,而是所有關心自己生活的人的事,因為有好公民,才會有好政治;有好政治,也才會有好生活。

(作者為社會工作師)

瀏覽次數:2476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