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台灣的公投法,由於有投票率門檻,過去六次的公投,就算有高達九成的贊成票,還是在投票率門檻前敗下陣來。島國前進一直戮力於補正公投法,推動廢除投票率門檻。日前中選會主委劉義周回應此一議題:投票率門檻可以從現有的50%下調至40%。但是門檻調到40%,就變成是公平合理的嗎?

投票率門檻的爭論,來自於過去六次公投裡面,反對方一貫的策略都是:請反對的人不要去投公投票。

這個策略和其他選舉中,無所不用其極的催票策略相反,但是屢有奇效。以過去六次的公投結果來看,投票率最高的,是2004年的「強化國防」和「對等談判」這兩次公投案。「強化國防」公投案的投票率達到45.17%,但是要讓投票率過半,還需要再多79萬票;「對等談判」公投案的投票率達到45.12%,但是離過半,也還有80萬票之遙。由於這兩次公投案,反對票都只有8%左右,也就是說92%的票,都是贊成方投出來的,如果要再增加八十萬票,這件不可能的任務,恐怕還是要落在贊成方的肩頭上。


資料來源:中選會公民投票第1案第2案結果

為什麼反對方不肯堂堂正正的對決,而老是鑽投票率門檻的漏洞呢?這只要拿計算機出來按一按,就可以知道了。

台灣全國性的大選,投票率多半在七成到八成之間,而總統當選人或執政黨的區域立委總得票數,通常僅略微超過有效票的半數,以選舉權人數來看,當選人的得票總數通常只佔選舉權人數的三成多。

也就是說,公投題目的反對方,與其努力動員自己的支持群眾出來投反對票,不如走一條捷徑,請自己的支持者不要投公投票。只要反對方都不出來投,贊成方就算再怎麼動員,就算拿到比總統當選人還要多的票數,或是奪下國會最大黨都綽綽有餘的票數,離50%的投票率門檻,也還差好大一截。只要反對方選民真的都乖乖的不要去投,贊成方就算有通天的本領,也只能徒呼負負。這也是為什麼過去六次的公投案,贊成票的比例大多在九成上下,反對票甚至有低到只佔百分之六的,反對方貫徹反動員策略之徹底,可見一斑。

未來如果繼續延續這樣的投票率規定,而反對方繼續以反動員作為主要策略,實質上幾乎是要求贊成方要獨力通過五成的門檻,這相當於超過八百萬票,以2016年的選舉權人數來看,甚至可能要超過九百萬票!

但是如果如中選會主委劉義周所言,把投票率門檻降到40%,是不是就變得合理了呢?

如果單純以過去的投票紀錄來看,六次公投裡面,雖然從第三案到第六案,都沒辦法通過40%的門檻,但是起碼有「強化國防」和「對等談判」這兩次公投案,有超過45%的投票率,如果把投票率門檻調降到40%,看起來好像讓公投案通過有了一線生機。

不過這僅僅是從可操作性來看,一項規定是否合理,還要從公民實踐政治權力的公平性來看。

我想每位公民都同意,台灣的政治權力,主要是掌握在總統和立法院的執政黨身上。如果我們拿2012年總統及區域立委的投票結果來看,就會發現總統頂多也只有38%的選民投票支持他,執政黨區域立委的得票比例更少,只佔選舉權人的35%。就算公投的投票率門檻調降到40%,如果反對方還是不出來投(按照過去經驗,大概只佔有效票的個位數百分比),這門檻實質上還是要求贊成方,要拿到比區域立委選舉的執政黨、甚至總統當選人,還要多的票數。


資料來源:中選會2012總統(副總統)選舉分析明細中選會2012立法委員選舉分析明細

如果有哪個團體能夠通過公投的門檻,我想這個團體出來選總統,很可能選得上,在立法院也可以獨立過半數,成為執政黨!

試想總統、國會執政黨的權力,是多麼包山包海、無遠弗屆,一任還可以當四年。這些政治人物只靠著選舉權人三成多選民的支持,就能從台灣人民身上取得這麼大的政治權力。而公投只不過是讓人民表達對單一議題的意見,就算把投票率門檻調低到40%,其難度仍然直追選上總統、甚至超越當上國會執政黨,其中的荒謬,不言可喻!

民主的基本精神,就是由人民作主,來治理這個國家,代議制度只是手段,而非目的。信任公民的素養是實施民主制度的前提,籲請在位者對台灣的公民有信心,不要一味在直接民權的行使方式上打轉,設下種種門檻來阻撓人民實踐應有的政治權力,這只會讓台灣引以為傲的民主蒙塵。與其機巧地玩弄門檻數字,倒不如廢除門檻直接對決,把決定權留給全體國民,是民主社會的基本精神,也是義務!

(作者為島國前進志工)

瀏覽次數:330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