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書記長費鴻泰11月3日重提「恢復軍公教退休人員的年終獎金問題」。這則報導,相信部分現職與退休軍公教人員會感到憂多於喜。姑不論早期的公務人員是如何進入軍公教體系、當年是如何預期退休後所謂「信賴保護原則」的待遇;新進的公務人員是如何艱難的考上公職、如何概括承受對他們來說,遙不可及的退休年金之批評。多數的軍公教人員不會鄙視自己的鄉親、也不樂見國家不公平的對待自己的公民!

那些只會操作政策買票的利益代理人,請不要再綁架軍公教人員,好好解決食安、民生問題,不要再製造廣大勞工的相對剝奪感了!

● 問題已不全然在經濟

當政府還以 GDP 的成長作為政績檢驗指標的時候,為什麼多數的人民感受不到政府所宣導的績效?有沒有更多的有感指標可以連結真實的民情,讓政策的制定可以真正照顧國家的利益而不會偏私於一黨或一小群政商「菁英」?讓行政的成效、人民的福祉,可以真正的被監督檢驗?

11 月 1 日,中研院院慶開放日,經濟所張俊仁老師發表了一篇「薪資停滯?事實陳述與亞洲跨國比較」的通俗演講。其中分析了勞動所得份額(= 勞動所得 / 國民所得)的變動趨勢。文中引述了 Karabarbounis and Neiman 2014 發表的分析,在所調查的 59 個國家中,過去 35 年(1975~2012),平均所得份額減少了約 8%,其中有 39 國出現顯著下降,但仍有 9 個國家是上升的。

在亞洲跨國比較中,台灣在 1980 到 2011,勞動所得份額的變動從 0.55 降低到 0.48,為亞洲四小龍降得最多的國家!(香港 0.48 →0.54;南韓 0.60→0.55;新加坡 0.40→0.46)。

而在檢視上述資料的時候,今日的執政者,會去尋求改善的標竿?或是會以多數國家有同樣現象而卸責?

法國皮凱提(Thomas Piketty) 教授的新書 Capital in the Twenty First Century《21 世紀資本論》異曲同工的從資本所得的份額分析了 300 年來的資本主義發展的現象。由於經濟成長率是由資本報酬與勞動報酬所組成,因此長期勞動報酬率下降,也可以從資本報酬率相對的上升得到印證。

全球化的風潮在新自由主義的官商勾結說帖中,透過「減營業稅、降低遺產稅、削減福利、去管制、國營事業市場化、國際貿易自由化…」大開資本擁有者的方便之門。而中下階層則在未受配套保護的國際人力替代中,無助的面對工作條件的惡化。

● 執政者應有的作為

1980 以來新自由主義的思想,透過政商遊說、政治獻金與政策制定切割不清所造成的新奴役現象,幾乎無異於殖民主義的復辟。大國以其政商經濟利益為本,透過 WTO、多邊或雙邊貿易協商,強迫小國修改法律以開放市場。這可視為經濟殖民的布局。造成全球許多國家都呈現所得分配與財產分配不均愈來愈嚴重的現象。

若以台灣來看,執政者若以其政黨利益為本,透過不公平的分配鞏固其選票族群的票源 (像軍公教年金制度), 這種無益於族群融合的執政心態,將黨的利益優先於國家利益的政策制訂模式,如何讓全民甚或是軍公教的有識之士心安?

● 民主政治的落實

民主制度的可貴在於透過公平的選舉,讓不適任的政客下架。 即使執政績效不差,也要讓在同一位置上連任太久的掌權者輪替。

民主選舉的制度大多會限制連任兩屆,一方面避免「權力使人腐化」的關係聯盟太過緊密,一方面可以培養更多的執政人才,讓輪替後的監督更能掌握重點。以管理績效的檢驗觀點來說,一個主管掌權了兩屆還培養不出接班人,若不是戀棧權位,也會有培訓能力不佳的質疑吧!?

有些執政者為了一己之私,會透過制度變更來延續其掌權的屆次,或是透過權貴家族的傳承,換下一代來世襲…,從經驗傳承來說,也許其選民服務可以更有專業或得到家族長輩的「攝政」輔佐,但是在民主制度的精神上,不論是需要高度整合的中央級官員,或是基層選舉的議員、里長,太長時間的連任所可能引發的弊端,相對於輪替後新手上路服務不到位的學習過程,只要多幾次輪替,轉換的缺點就會減少,因此連任太多屆還是弊多於利! 

● 追求民有、民治、民享的大同社會

作為一個台灣的公民,雖然身邊會有軍公教的親友,可以雨露均霑的得到分配不均的好處。但是一個社會的安定,不在於只顧一己之私,而在於建立並維護一個行公義、好憐憫的制度與文化。

期望各政黨能經由多黨政治,良性競爭,以國家利益為本,落實民有、民治、民享的大同社會。

(作者為企業講師)

photo credit:Alexander Synaptic (CC BY-SA 2.0)

瀏覽次數:6662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