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戰事的延長,使許多敘利亞境內人民無法繼續承受戰爭炮火的肆虐威脅,紛而移往周邊國家,如土耳其、約旦、黎巴嫩、伊拉克等。其中以土耳其為最大宗,目前於土耳其官方註冊的敘利亞難民人數達六十萬人,而當地敘利亞人民則認為土耳其境內的敘利亞難民數,已遠遠高於一百萬人以上。難民中的成員,從襁褓中的嬰兒,到蹣跚步履的長者皆有。此文探討的對象,為難民中的勞動力人口—敘利亞年輕人,藉由三個不同的訪談案例,反應敘利亞年輕人在土耳其當下的困境。

在土耳其的年輕難民中,許多人隻身前往,或三五朋友結伴,他們的父母皆不是已遭槍砲無情的奪去生命,便是年事已高或行動不便不適遠行,默罕默德三兄弟便是這樣的一個例子。老大二十一歲,老二二十歲,最小的弟弟只有十六歲,他們三人於今年初逃離敘利亞南部的城市德拉(Darra)至伊斯坦堡,身上僅有其父母所準備的六千美金。在土耳其他們沒有任何可以聯繫的管道或熟人,從一開始落腳處的找尋,到工作的申請,一切只能依靠自己的能力與運氣存活。老大和老二皆在餐廳裡面打工,即使他倆皆畢業於敘利亞的技職院校,並有電腦繪圖的文憑,但因語言隔閡,僅能從事體力勞動的工作,而薪資卻只有土耳其年輕人的一半(八百土拉,約一萬兩千臺幣)。最令人不解的是,為何於束髮之年的小弟也要隨其兄長離鄉背井來找工作?他說:在敘利亞上課的時候,警察或是情治單位的人會來學校無故逮捕學生,之後這些學生不是受傷,便是失蹤,父母因擔心他的安危,於是也只能忍痛讓他隨兩位兄長逃離家園。他說:其實自己也要找工作,因為家裡的經濟狀況出了問題。 

另一位默罕默德二十歲,與幾位鄰居從阿勒坡(Aleppo)來到伊斯坦堡找工作,在工地打工。在土耳其,敘利亞人沒有工作權,所以他屬於俗稱的 ‘黑工’。某日,他不慎從一樓摔了下來,背部受傷,在醫院躺了一個星期。他在醫院的第一天,我和兩位老師一同去探望他。當時,他的身邊僅有三位與他年紀相仿的年輕人在照顧他,並沒有其他成年人。因為,這些年輕人來到土耳其也都是無依無靠,使得他們互相扶持,然而,就在他住院期間,接到了從敘利亞的來電,而電話那頭的消息遠嚴重於他背上的傷。他母親跟他說,他的爸爸與哥哥分別被政府軍與反抗軍抓走了。因此,現在他不僅要擔心自己的狀況,更得擔心他在敘利亞的母親及姊妹在無經濟上的依靠之下,要如何生活?他沒有流淚,只是靜靜的躺著。

到了加齊安泰普(Gaziantep),我認識了兩位敘利亞反抗軍的朋友,阿布杜拉和穆斯塔法,二十九歲和二十四歲。他們來土耳其的原因,並非是為了逃難,而是因為在戰爭期間,家庭的經濟出了問題,只好先暫時脫離戰場前來土耳其賺錢,而三個月後再赴敘利亞戰場。他們說,像他們這樣的人很多,因為他們這樣的抗戰是無給職的。因此,即便他們到了土耳其,心理仍是牽掛著家鄉的一切。某天回家,阿布杜拉臉色凝重,說剛剛不久,離他家不到一百公尺處遭到了政府軍投射炸彈攻擊,他的太太和三個小孩在電話那頭不斷的像他哭訴著。此外,他的兩位堂弟身受重傷,被送到土耳其的醫院來。隔天回家,他的表情更是凝重,他淡淡的說著醫院傳來的消息,他的其中一位堂弟因傷勢過重而過世了。在晚上,我和他赴醫院探視他另一位堂弟,這位好像傷事較輕,還能與我們談笑。在聊天時,來了一位身體枯瘦、臉部呈現不對稱形狀的一位人士;這個緣故,由視覺上帶給人內心一種不安的感覺,但後來知道他也是這位堂弟的朋友。後來我旁邊的另一位朋友,私下遞了張照片給我看。照片中是位五官清秀的年輕人,我詢問他照片裡的人是誰,他默默的指向了那位臉部歪斜的朋友。原來,這位朋友是在參與反抗政府的戰爭中,子彈從其右下顎穿過其左臉頰,而導致他的頭骨受傷而顏面扭曲。

想想自己在十六歲或是二十一歲時都是求學階段,生活除了學業上的壓力外,其餘皆可不多操心。而默罕默德三兄弟不只要離鄉背井,更得獨力靠自己的能力掙錢而活,並寄錢給在敘利亞的家人使用,苦是苦,但我沒從他們口中聽到任何怨言。而在醫院碰到的幾位朋友,每個年紀皆與我相仿,或是比我還小,但他們所承受心理及生理上的壓力卻是遠遠高於我的。他們在訴說戰爭的情勢、戰袍的犧牲、家人的別離時,也都沒有掉下任何一滴眼淚。與這些朋友們聊天下來的感想,是很錯綜複雜的。當他們在陳述至親如何離開人世的時候,是那麼的平靜;當他們在談論敘利亞政權對他們打壓迫害的時候,是那麼的平靜;遠離了家鄉,身擔整個家庭的經濟重任而至土耳其,即便只有二十來歲,但他們表達出來的卻是穩重與堅定。即便他們在述說故事時沒有掉下任何一滴眼淚,但那神情展現出來的是種不言而喻的苦楚,在工作上的被剝削、親人的離別、戰場上的傷亡等等的苦痛,似乎對他們來說是種沒有選擇但卻得習慣的苦痛,但他們所表現出的,卻是令人欽佩的不撓精神。

*此篇文章內所提及之人物、故事,為筆者於今年五月中旬至六月中旬於土耳其進行田野調查研究時所訪問得到的資料。

(作者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英國愛丁堡大學國際關係所,目前為英國愛丁堡大學伊斯蘭與中東研究所博士班學生)

photo credit:Tuncay (CC BY 2.0)

瀏覽次數:729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