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近年,科技鉅子成為美國瀕危新聞業的白馬騎士,其中,被視為「報紙產業頭號殺手」的矽谷富翁,卻大力資助一個監督科技業的新聞網站,他的腦袋裡想什麼?這個籌備中的網路媒體,又有哪些獨門密技?

20幾年來,數位科技為新聞產業帶來破壞性創新。問題是,「破壞」的速度遠大於「創新」,新聞媒體與網路資訊雙雙陷入混亂、焦慮、相互毀滅的尷尬關係。

因此,越來越多科技大老回頭扮演新聞產業的救火隊。最知名的是亞馬遜貝佐斯承接《華盛頓郵報》,此外,賈伯斯遺孀入主《大西洋雜誌》、以生技致富的華裔企業家黃馨祥買下《洛杉磯時報》、雲端服務商Salesforce執行長搶救《時代雜誌》,再加上臉書共同創辦人休斯進出《新共和》的挫折經驗,他們都是「科技人肯定舊媒體價值」的投資例證。

此外,也有矽谷人專注經營線上新聞,例如eBay創辦人歐米迪亞(Pierre Omidyar),他資助公民新聞平台《全球之聲》,又與揭發史諾登「稜鏡計畫」的記者葛林華德(Glenn Greenwald)合作,設立專門調查政府濫權秘密的網站「The Intercept」。之前專欄提及的荷蘭新聞網站《特派員》,當他們籌劃進入美國市場,發行英文版網站,前期募資的最大金主也是歐米迪亞。

然而,最有意義的創新經驗,來自另一位矽谷創業家,他以截然不同的方式,連結了兩個原生新聞網站。

值得信賴的媒體,是民主的免疫系統

紐馬克(Craig Newmark)最為人知的身分,是分類廣告網站「Craigslist」的創辦人。早在1996年,這位前IBM工程師就利用網際網路的連結性,讓網友低成本交換人事、租屋、交易資訊,被視為重創報紙經濟命脈的第一槍。

這位身價估值16億美元的富翁早已將網站營運交給專業經理人,他近年的主要使命,是經營他的媒體公益事業,他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現在聚焦於「以精明的方式捐出財產」。於是,他捐獻2,000萬美元給紐約市立大學新聞研究所,還陸續捐出鉅資給《瓊斯夫人》雜誌、調查新聞網站「公共誠信中心」、波因特新聞學院、哥倫比亞新聞評論、維基百科的Wikimedia,堪稱媒體圈的頭號慈善家。

而且,紐馬克簽完支票簿就放手不管,他說,支持新聞業的理由只有一個:「值得信賴的媒體,是民主的免疫系統」。

對了,上面還漏了兩個新聞網站,它們是本文主角,《ProPublica》與《The Markup》。

單一媒體不夠力?那就多找幾個一起合作!

非營利調查新聞網站ProPublica於2007年上線,一開始就鎖定公共議題的調查報導,透過募款獨立營運,創辦不過11年,已奪下4座普立茲獎項。其創站的最大金主,是金融業出身的山得勒(Herbert Sandler)夫婦,然而,美國幾個重要慈善組織,諸如奈特(Knight)基金會、皮尤(Pew)基金會、麥克阿瑟基金會、福特基金會都是重要捐款者,紐馬克也曾捐贈100萬美元。

與一般調查新聞網站相比,ProPublica有兩大特色,一是跨媒體協同報導,二是以科技方法調查科技議題。

由於網站資源有限,一上線,ProPublica就確立「協同報導」的重要原則,2010年,他們報導卡翠納颱風中,醫療體系如何在人手不足的緊急狀態中搶救人命,首度獲頒普立茲獎,當時就是與《紐約時報》同步刊載。8年後,ProPublica已發展出一個龐大的協作體系,除了與主流新聞媒體合作,他們也與新聞網站「BuzzFeed News」聯合調查選舉假資訊、與消費評論網站「Yelp」開發醫療院所資訊及評價

此外,因應近年地方媒體的經營困境,ProPublica投入大量資源協助報導地方事務,由於同盟媒體越來越多,他們甚至創造一個職位「夥伴經理」,專門處理特定議題的協同合作。例如,為了長期追蹤美國境內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ProPublica成立一個「記錄仇恨」的新聞專案,與超過150家新聞機構、近20家大學媒體結盟,互通資訊,ProPublica透過警方檔案及網友爆料,將校園、社區、大眾運輸等不同場景的仇恨暴力案件彙整建檔,提供給合作媒體,讓他們追蹤報導。

該專案的夥伴經理葛利克豪斯(Rachel Glickhouse)撰文統計,結盟媒體已產出160篇的主題性報導。當他們自家記者投入調查特定案例時,也會分享資訊給結盟媒體,由對方決定是否以在地化角度,另外進行報導;而每一篇報導,都提供其他媒體累積堆疊的背景視角。

葛利克豪斯自稱,她的角色既是記者、也是編輯,既是研究人員、也是社群媒體製作人,同時還是招募者、訓練者及專案經理。此外,她形容自己是「知識分享的人資(human resource)管理者」,串連記者、消息來源與專家學者的知識圈;有時更像一個「航站調度員」,甚至每月舉辦一次工作研習會,每週發送一次內部資訊分享新聞信。

這種「夥伴經理」展現了一個「小媒體時代」裡,不同屬性及利基的新聞機構如何協作分工,貢獻不同角度的專業知識與地方資訊,由點而面,長期關注一項重大社會議題,而非單發點放,見樹不見林。

懷疑演算法亂搞?讓工程師來幫你調查

ProPublica的另一個報導強項,就是以資料科學方法,深入調查科技工具的濫用。例如,他們率先調查所謂「演算法偏見」,質疑法院採用的演算法系統,讓非裔男性不易獲得交保。後來,記者安格溫(Julia Angwin)的一系列挖掘,從亞馬遜的弔詭訂價、車貸保費核算的弱勢族群偏見,到臉書廣告助長種族仇恨,都對當代社會習而不察的科技漏洞,提出大聲批判。

出身《華爾街日報》的安格溫,以往擅長調查一般企業醜聞,2003年因而獲頒普立茲獎, 如今,她與資料工程師合作,將目標轉向科技巨頭,然而,調查方法完全不同。以前,她的報導方法是蒐集公開資訊、採訪消息來源、反覆核實查證。現在,她會與資料工程師共同討論,提出一項假設,然後以科學方法驗證或推翻這項假設。所謂的「科學方法」,視報導題材各有不同,有時是寫出一套演算法,去檢證測試目標的演算法;有時是創建一個對話機器人,彙整臉友的意見經驗;有時則是寫一個瀏覽器外掛程式,讓志願網友下載,進而蒐集他們的臉書廣告。

安格溫的努力,吸引了紐馬克的注意,這位ProPublica的捐贈人,決定另外捐款2,000萬美元,讓安格溫創辦獨立新聞網站「標記」(The Markup),專門以科學方法調查科技企業是否失格。

紐馬克的話極具深意。他說,「有時,工程師需要一點時間,才發現我們需要協助,我們一旦獲得協助,就可以做得更好。」身為科技人,他口中的「我們」,泛指矽谷等科技公司;他所謂的「協助」,則是「資料科學佐證的調查報導」。

因此,「標記」籌備期間,就確立資料新聞學的精神,安格溫找來在ProPublica合作無間的資料分析記者拉森(Jeff Larson),組成核心團隊,同時預計招募20幾名記者,將鎖定三大報導領域:各種程式演算法是否歧視貧窮或弱勢族群;假資訊、機器人帳號、欺瞞詐騙如何危及網路生態;科技公司的權力濫用。無論哪一主題,都必須基於數據調查及科技方法的證據。未來,報導內容也比照ProPublica,以創用授權(creative commons)提供其他媒體轉載。

安格溫表示,當她在《華爾街日報》擔任財經記者,第一件事就是取得MBA學位,如此才具備足夠的專業知識;如今,既然要報導科技題材,當然要理解科技運作方式,新聞記者必須與工程師充分合作,每一則報導都有專案工程師,與記者互補長短。

早在ProPublica時代,安格溫就被封為「科技產業的監督者」,如今,因為紐馬克慷慨解囊,加上其他基金會資助,2019年將獨立打造一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獨立調查網站。科技是文明進步的推力,促進人類福祉的工具,前提是,必須在妥善監督下,避免權力濫用。當科技企業已是形塑未來的巨大機構,掌握難以框限的跨國資源,新聞媒體能扮演最好的防火牆、最誠實的諍友,更是相互校準的機械齒輪,彼此補位奧援,「標記」正是一個饒富趣味的新聞實踐。

瀏覽次數:554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曾是舞台劇演員;雜誌及報紙編輯、記者;新聞網站副總編輯;目前為兩個男孩的爹、天下雜誌特約作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