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研究評估,20年後的工作職缺,6成5目前還不存在。身處時代漩渦的新聞產業,率先見證此一趨勢。社群編輯、成長編輯、互動記者、營運主編……這些數位時代的新興媒體職位,對應著擴大影響力、創造發行營收的生命線需求。

當此之際,一個頗受好評的新聞網站,前後發明兩個神秘職務:「對話編輯」及「信任長」,這是什麼冷門兵器?它們映射出何種媒體趨勢?分別反映哪些經營思維與實務?

創新思維 《特派員》追求透明度與信任感

《De Correspondent》是發跡於荷蘭的原生新聞網站,名稱意指「特派員」,2013年透過網路募資,成功吸引近2萬名會員,集資170萬美元,打造一個議題型新聞網站;如今,全站已有6萬名付費會員,支撐21名全職記者、含行政及技術人員共45人的小型組織。

《特派員》的兩名創辦人都只有30幾歲,曾在荷蘭主流報紙分別擔任主編及網站總編輯,他們認為,傳統媒體太專注於每日新聞,尤其那些聳動的災難、犯罪、弊案,卻太少挖掘背後成因,太少凝視悲劇個案的生成結構。

他們舉例,2008年金融危機早就有跡可循,但直到雷曼兄弟宣布破產,新聞媒體才鋪天蓋地報導;川普當選也是如此,主流媒體一直誤判川普崛起的社會徵候。因此,《特派員》一上線,就標榜「我們不報導天氣(weather),我們報導氣候(climate)」;「我們不報導『今天』,我們報導『日常每一天』」。

從他們的路線分工,就能看出與傳統媒體的差異,例如「文明進步特派員」、「老年趨勢特派員」、「衝突與發展特派員」、「科技與監控特派員」,他們還有一記者,專門發掘「美國媒體不報導的美國議題」,連結歐美觀點,稱為「跨海特派員」。

《特派員》幾乎都由會員小額付費支持,因此,他們特別重視讀者的信任、互動、使用經驗,執行長佛斯(Ernst-Jan Pfauth)認為,付費新聞網站必須向Netflix及Spotify看齊 ,同為收費內容平台,年輕網友期待同等水準的友善介面及使用經驗。

加上新聞媒體的特質,《特派員》極度講求透明度與信任感,因此,他們要求旗下記者投入3到5成的工作時間,與讀者互動溝通,包括每一記者每週發送自己的新聞信、回覆新聞討論區、提出報導題材構想、報告工作進度……等等。

打破傳統新聞邏輯 強化記者與會員互動

然而,嚴格要求記者與網友互動,目的不只博取信任,更是建立參與感。《特派員》從不用「訂戶」一詞,而強調是「會員」,因為他們自許與讀者的關係不是「新聞資訊買賣交易」,而是「邀請參與一項新聞變革運動」。

《特派員》網站的首頁內容,只有會員能瀏覽點閱,也能自由轉寄分享;非會員只能透過他人分享的單篇連結閱讀全文,無法看到文章留言、更無法參與討論,降低過路客情緒發言的機率,避免政治或商業力量有心操作。

在良性互動下,《特派員》會員塑造一個積極分享知識與經驗的社群,例如,「能源與氣候特派員」曾接獲網友提供的秘密資訊,指出殼牌(Shell)石油公司早於1991年,就在內部文件承認氣候變遷的重大危機,卻未曾對外公開。《特派員》立刻與英國《衛報》合作調查,殼牌公司拒絕回應,但不否認此事。

又例如,當移民議題成為歐美媒體的焦點,《特派員》不願聚焦在移民或難民個案的悲慘遭遇,或政治人物口水上,相對地,他們發起一場「認識鄰居」的新聞專案。《特派員》公開徵求住家附近有新遷入難民的會員,要求志願者去認識對方、邀請對方共同填寫一份長達半年的問卷,一方面更細膩、更貼近理解難民家庭的生活實態,探究他們的背景及遭遇,同時讓他們感受善意;另一方面,這成為一場有300名會員參與的大型採訪企劃,藉由這些活生生的募集故事,讓外來移民不再是「他者」,而是共享社會發言權的真實鄰人。

創設《特派員》過程中,佛斯承認,「打破傳統新聞邏輯,強化記者與會員互動」是兩大艱鉅挑戰。首先,他們必須抗拒跟隨新聞熱點的誘惑,堅守「若無其他媒體欠缺的獨特角度,寧可不報導」,轉而彙整推薦外部媒體的文章,這種「新聞策展」的作法,也大獲會員歡迎。

此外,新聞記者大多缺乏網友互動的經驗,因此,他們設置「對話編輯」(conversations editor)一職,專門協助特派員與會員建立關係,訓練他們參與網路討論、找出討論盲點、適時邀請專家加入對話。

這些對話過程,點滴建立新聞室與會員的一體感,也因新聞過程的透明性,讓會員願意提供資訊、專業知識、參與採訪活動。而且,為了尊重隱私,《特派員》會員只需填寫極少的個人資料,一旦有特定專案需要,編輯部必須另外請求會員提供詳細個資,專案結束後立即刪除,此一過程,高度依賴雙方互信。

上線5年來,《特派員》在荷蘭獲得極大成功,也啟發了德國《Krautreporter》、丹麥《Zetland》、瑞士《Republik》等網路募資、會員支持的獨立新聞網站。如今,他們更緊鑼密鼓籌備英文版「The Correspondent」,準備將類似模式引入美國。

美國向來是新聞輸出大國,但近年遭逢商業及政治雙重夾殺,新聞自由程度的國際評比持續下滑,當此之際,一個來自全國人口只有1,700萬的荷蘭網站,是否可能刺激美國新聞業,提供另一種突圍路徑?

放棄煽情 回歸本質

擔任美國版《特派員》顧問的紐約大學新聞學者羅森(Jay Rosen),顯然持正面意見,他認為,《特派員》展現一個模式原型:當新聞組織的運作核心不是速度、流量、營收、獨家、獎項等傳統指標,而是將「信任」極大化,將公眾參與、讀者關係極大化,仍有可能在媒體大蕭條時代健康存活。

當然,其中過程必須打破某些成規、自願放棄某些自由,例如,在網站會員要求下,荷蘭版《特派員》不久前公布網站的財務報告,詳列收入及支出結構,像是會員貢獻營收為78%、書籍出版佔14%,支出最大項目為編輯及記者成本,佔總開銷的45.4%。

佛斯認為,公開財務數字,除了以示徵信,也能讓會員知道:一、若無他們的支持,網站勢必無法存活,二、高品質新聞確實需要高成本,三、如果新讀者信任《特派員》的營運模式,自然更願意加入會員。

正因「信任」位居《特派員》的價值核心,羅森甚至在推特宣布,美國版《特派員》考慮設置「信任長」一職;佛斯則補充說明,迥異於西方媒體較常見的「新聞監察員」(Ombudsmen)或「公共編輯」,信任長的權責不限於新聞內容或編輯室,也涵蓋經營方針與財務模式的全方位監督。換言之,藉此確保組織治理的透明性,作為公眾信任的內部防線。

美國版《特派員》先募得180萬美元,作為前期市調、研究、籌辦的經費,預計2019年開站,目前,他們在自家平台發動250萬美元的群眾募資,可選擇年費100美元或單筆捐款,後者額度從50到5,000美元不等。

在面積為荷蘭237倍、人口19倍、城鄉疏密及媒體生態差異極鉅的美國,《特派員》模式能否複製?如何調整修正?將是它越級挑戰的逆風關口,也是當代新聞產業實驗的旗標案例。

無論如何,就像同為產地荷蘭、輸出美國的新聞聚合付費平台《Blendle》,《特派員》再次展現小國媒體如何發揮創意與執行力,逆滲透美洲大陸的放膽逐夢。

另一層意義是,它不但開創媒體營運的新模式、重塑讀者共利的新關係,也悄悄改變傳統的「新聞」定義。如同《特派員》的精神標語,「放棄煽情,回歸本質」(From the Sensational to the Foundational),當「新聞」跳脫一日頭條、摒除媚俗取巧、抽離詭奇獵巫的敘事主調,回頭檢視各項社會議題中,人與人、事件與事件的日常關係,新聞還是新聞嗎?未來媒體將呈現何種風貌?

《特派員》打開一道想像的缺口,而且還在試圖擴大縫隙。但願涓滴缺口背後,會是滾滾不絕的不盡江流。

瀏覽次數:629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曾是舞台劇演員;雜誌及報紙編輯、記者;新聞網站副總編輯;目前為兩個男孩的爹、天下雜誌特約作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