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黃明堂攝。

「自由台灣陣線」等16個團體,49日下午發起「散步中天,路過正元」活動,包圍中天電視台,抗議中天新聞報導抹黑、抹黃太陽花學運,沿路大喊「中天製造假新聞」、「新聞龍捲風看了會中風」。面對來勢洶洶的群眾,中天電視也不是省油的燈,在現場架起高功率喇叭,播放社歌《大團結一定贏》、《一家人》回擊,並在大樓外掛上「拒絕黑色恐怖」、「捍衛新聞自由」布條,高喊「報導事實,真愛台灣」反嗆抗議群眾。

除了來自旺旺集團各個子公司身穿制服,手舉標語一百多名聲援員工,中天新聞也發表聲明表示,對於部分有心人士,企圖以各種手段脅迫新聞自由,左右操弄媒體言論,製造新聞圈「寒蟬效應」,中天新聞絕對不會姑息,更不會妥協,台灣不能只有一種聲音,任何以暴力、威脅等手段,屈從不同聲音之作法,都是不被允許的。

旺旺集團保護自家企業的作法的確很有「創意」,叫陣的氣勢也十分驚人,在警方的人牆保護及慈濟歌曲的善唸下,抗議群眾無法跨越雷池一步,但卻也讓中天新聞的員工十分尷尬,因為從來沒有新聞台會用這樣的方式來面對觀眾的不爽,挑戰自己的消費者、衣食父母,回擊潛在的可能市場,這不僅在媒體業十分罕見,從一般的市場邏輯來看,更是不可思議。

雖然中天新聞在聲明稿指出:「針對近日各界對於中天新聞與新聞節目的批評指教,做得不夠好的地方,中天新聞虛心接受,大家的批評、意見是我們改進的動力,不負社會期待。」但自從蔡衍明入主中時集團後,旗下媒體就爭議不斷,不僅外界抗議連連,許多資深記者紛紛出走,甚至連中天倫理委員會多位委員都掛冠離去。但這家媒體卻仍我行我素,依然故我,不僅新聞品質日漸下滑,更把新聞當作打擊異己的工具,甚至與權力者站在一起,媒體應有的公共性只剩少數認真記者苦撐維持,但也搖搖欲墜。

一家願意接受批評指教的媒體,怎麼會表現越來越差?一個理應以觀眾至上的商業媒體,怎麼會擺開陣勢回嗆觀眾?莫非中天新聞真的不知道觀眾在意的是什麼?真的不知自己的問題在那裡?還是因為媒體經營者的自傲勝過於應有的謙卑?政治的考量超越商業利益?

中天電視台的回應其實不難理解,一般人被人公幹都會受不了,更何況是一個聲稱要新聞自由的媒體,實在很難忍受別人在旁指指點點,指導自己如何作新聞。但先不談什麼高深新聞自由理論,或者中天新聞的專業表現究竟如何,台灣首富蔡衍明經營媒體的「商業之道」,就讓人嘆為觀止。

如果有一天你去吃麵,覺得不好吃,你跟老闆抱怨很難吃,大部分的老闆應該不會對你怒目相向,或者舉著牌子說:捍衛賣麵自由。

經營新聞媒體準則未必一定是傳統的道德規範,如果在商言商,台灣新聞媒體經營者恐怕還有許多努力空間。

一個好的企業注重的是產品品質與客戶服務,這通常也是該公司能否永續經營的重要關鍵。品質好的商品在生產時會遵照一套SOP,除了能按部就班完成作業,同時,也能在層層的生產流程檢驗中確保產品品質;新聞工作也是如此,從佈建、採訪、查證、編輯,到刊出,每個守門的環節,都有一套標準作業程,都需要小心翼翼,才不致出錯,以維護產品應有的品質。可惜的是,台灣新聞媒體往往忽略了包括查證、守門等新聞作業的基本SOP,甚至自行加油添醋扭曲內容,也難怪媒體「產品」總是沒有品質,充滿瑕疵。

沒有查證的新聞就好比沒煮熟的牛肉麵,是沒有資格端上桌的。不過,新聞品質不良已是個不爭的事實,但更糟的是,媒體的顧客戶服務品質更差。如果客戶對產品不滿意,商家往往會客客氣氣、謙卑以待,就好比客人抱怨牛肉麵沒煮熟,重視服務與商譽的老闆不但會認錯、道歉,有時還會贈送小菜,希望顧客消氣,以後還能時常光臨,生意才能長長久久。

諷刺的是,雖然媒體總是把觀眾需要掛在嘴上,但若閱聽眾反應產品太差,或指正錯誤,卻往往又是一付愛理不理的嘴臉,甚至還跟人互嗆、對罵,和真正以客為尊,懂得承認錯誤的企業的比起來,這種沒有品質,客服又差的非「理性」媒體業者,實在很難稱上「企業」。

如果媒體已經拋棄作為社會公器的重要價值,只將自己視為獲利的商品,那麼,作一個尊重消費者的誠實好商人,提供無瑕疵,甚至是高品質的好商品,也是在商言商的必要義務與責任。

回到媒體的「新聞事業」角色來看,媒體本來就有自己的立場,要親中、要愛台,都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民主社會都應該尊重。媒體可以有立場,但不應扭曲事實、犧牲專業;媒體可以有立場,但也不必成為一言堂,抹煞異己,相反的,應該在媒體中試圖與不同意見對話;媒體可以有立場,但也不必忙著和觀眾對嗆,至少該如同中天新聞在聲明稿裡所說的,要「虛心接受」,傾聽觀眾的批評、意見作成為「改進的動力」。

可惜,中天新聞自己打臉,說到,卻做不到。

其實,上面談的不單是新聞的基本道理,更是在商言商的基本邏輯。除非旺中集團經營的不是「新聞媒體」,而是宣傳利器、公關工具,在意的不是台灣市場、觀眾感受,而是更大的政商利益。

瀏覽次數:39878

延伸閱讀

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曾任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長期參與媒體改革運動、關注人權與文化議題。強調媒體改革運動的核心價值為傳播公民權。深化台灣社會公民媒體意識,結合各界力量推動社區大學媒體識讀,進而培養公民記者,同時鼓勵公民記者發揮自身影響力持續參與社會改革。積極與公民團體合作,關注弱勢者人權,關注環保、人權、弱勢、移工、農業等社會議題與媒體間的關係。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