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黃背心」運動仍未完全停歇,但幾個月以來的動盪,將法國制度的千瘡百孔顯露無遺。「法國生病了」──2014年馬克宏還是經濟部長時,就在電視訪談中這樣表示過。只是馬克宏醫生上任後沒能有效醫治,甚至連波蘭外長都看不下去,日前公開批評「法國是歐洲病夫,只會拖累歐盟」。

危機中,馬克宏的確努力運用其個人魅力、溝通技巧與政治策劃。在2018年最後一天播出的元首新年談話中,他繞著彎說到國家的撕裂,提到人民對不公義、全球化、繁複無情行政機器和社會深層變革的憤怒,最後他宣布,將於1月15日開始,舉辦為期3個月的「全國大辯論」(Grand Débat National),以回應「黃背心」危機。

他強調,這場全國辯論誓言要讓大家「道出事實」;因此,在社群媒體與即時傳播當道的時代,提供人民正確資訊來源,且避免「錯誤訊息」操控輿論風向,也是對重建「民主信心」的考驗。

筆者之前就曾撰文談過法國人對辯論交流的熱愛,這下,馬克宏就選擇用大辯論的策略廣邀人民共同參與討論、凝聚共識,一是作為「參與式民主」實踐的實驗場域,二是為未來的改革尋找答案與正當性。

全國大辯論討論什麼?

1月的第二週,法國總統寫了一封「致法國人民信」,鼓勵人民參與3天後的全國大辯論。信中提供討論的四大主軸,32個大哉問,以下擇重點摘要:

1.稅制與公共支出:馬克宏表示,稅制為國家團結的核心。「黃背心」運動的引爆點也是對於燃料稅以及先前富人減稅政策的不滿。

 A.如何讓稅制更公平且更有效能?在您看來首先應先減哪些稅?

 B.是否應該刪減某些不必要或過於昂貴的公共服務?相反地,您還需要哪些公共服務且經費該從何而來?

 C.如何更好地建構社會契約?首要目標為何?

2.國家組織與公共服務

 A.行政層級與地方組織結構是否太過繁複?是否應該強化去中央化並賦予人民更多決定與行動的權力?

 B.您希望國家如何組織,如何改善其行動?是否應該且如何檢討國家的行政運作?

3.生態轉型

 A.如何支付生態轉型的費用:一般稅?特定稅?誰該為主要對象?

 B.我們如何能在技術上確保這方面的選擇?如何在歐洲與國際層級上連結,不讓法國農業與工業在面對外國競爭時蒙害?

4.民主與公民身份:法國總統對此拋出最多問題,足可見共和國近年來動盪後,民主制度與公民意識的重建與凝聚可謂迫在眉梢。

 A.國民議會、參議院與經濟社會環境委員會應以什麼角色代表公民社會?它們是否應該,且如何轉型?

 B.您希望看見怎樣的改革好讓公民參與更積極,讓民主更具參與性?

 C.是否應該增加舉辦公投的途徑?

 D.您建議如何改善國家融合?關於移民,在履行庇護義務的前提下,議會制定年度目標?對於這項長時間挑戰您有什麼提議?

 E.如何強化法國政教分離原則,以及國家與宗教的關係?如何保障對彼此理解的尊重與共和國無形的價值?

此上這些提問的確碰觸到國家體制與人民間社會契約的根本關係,也是幾乎所有民主國家都正面臨的挑戰:財富分配、政府組織、能源轉型、公民參與以及國家認同。或許我們都可以藉此機會,仔細思考上述議題,好在心中勾勒出自己理想國家與社會的運作方式。除了上述問題,馬克宏也表明歡迎人民「毫無禁忌」地拋出希望共同討論的議題。

法國人對辯論議題的質疑

不過,對於部分問題,法國政治人物、意見領袖、學者與公民團體相繼提出質疑與批判,其中有兩點特別值得注意。

第一就是「歐洲」。馬克宏在公開信中隻字不提「歐洲」,但不少學者卻認為歐洲整體正面臨結構性的問題,如果將其屏除在辯論議題之外,那等於是治標不治本。尤其是法國許多稅制與經費編列,經常是必須交由歐盟議會討論,甚至投票決定。「黃背心」運動的餘波同樣也出現在布魯塞爾與法蘭克福,許多歐盟國家內部的社會不平等逐漸拉大,就連北、南、東歐盟國間的差距也早已成為不可避免的問題。要歐盟提倡的撙節?要強化公共服務?還是要以「民營化」公共服務減少政府赤字?2018年4月爆發長達數月的鐵路大罷工情景仍歷歷在目,就是因為法國政府在參考鄰居德國、瑞典、英國、義大利的民營化方案後,宣布法國國鐵朝民營化發展、開放競爭、終結「鐵路員」身份。換句話說,這個危機不是法國的,而是整個歐洲的。

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主任Antoine Vauchez就呼籲歐盟重新檢視其機構組織與政策,並以此作為歐洲走出不平等危機的第一把鎖──「避開歐洲因素,這場辯論的適切性已大打折扣」,他在《解放報》的評論中如此說道。

第二點值得觀察的是,筆者和許多法國人一樣,在看到馬克宏的問題後,都很訝異他竟然又把「移民」議題端上檯面。透過公開信中關於移民的隱晦提問,馬克宏其實是希望採用2017年溫和右翼總統候選人費雍提出的「移民配額」政策。

在這次以稅收與分配不均為主的「黃背心」運動中,「移民」和「政教分離」從不是焦點,但為何在這時提出?因此,這個問題引來了一陣議論與撻伐。民間組織《種族主義 SOS》批評此舉為「嚴重且不負責任的發言,看來就是想轉移注意力的噁心作法」。「不屈法國」的歐盟議會候選人蓋諾雷則在推特上大罵:「利用種族主義(包括黃背心根本沒有提到過的『世俗主義』和『移民』),粗俗的企圖。」

儘管認為移民增加公共支出負擔的言論並非不存在,但馬克宏利用為回覆黃背心怒火而舉辦的全國大辯論企圖偷渡移民配額政策,的確像是想轉移焦點並將外來人口設為假想敵的政治算計。

「把這個時刻當作法國的轉機」

1月15日全國大辯論開跑第一天,馬克宏前往法國北邊省份,與諾曼地大區600位地方民意代表進行6個多小時馬拉松式的意見交換,「把這個時刻當作法國的轉機,以便更有力地回應並持續更深刻的改革」──總統在演說中如此呼籲。

從馬克宏近日的談話中,不難發現他對於改變法國一直以來高度「中央化」的可能性抱持正面看法,且期待能鬆綁法國官僚體系疊床架屋為人詬病的窘況。未料在開跑第一天,馬克宏又說錯話了。在與地方民意代表的市議會中,馬克宏指示,對於窮困弱勢,不僅要給予工具陪伴脫離現況,更要讓他們負起責任,瞭解部分的解決之道就在自己身上,因為「有些人很努力,有些人卻在摸魚」。

此話一出,不僅反對黨,連許多民間組織都在Twitter上批判嘲弄馬克宏,說他區分出了「好窮人」與「壞窮人」、說他打從心底看不起弱勢,卻對有錢人謙卑再謙卑。

回到「全國大辯論」。首先在全國大辯論網頁中可看到清楚的流程與參與辦法。簡單來說,這場大型參與式民主將從地區性集會倡議開始,人民可以在網頁中查詢並參加居住地區附近的辯論議題與場次;此外,也開放地方機構報名自行組織會議。網頁中也提供工具包,解釋主持自發會議的宗旨、步驟與注意事項。自15號晚間網站上線開始,第一天就已累積了近250個提案。

除了地方會議,1月21號開始,網站也將開放公民直接提議、線上討論。此外,還將在各地人潮聚集處設攤,方便往來民眾直接表達對各種提案的意見。最後,從3月1日開始,將舉辦區域性的公民論壇,邀請各領域相關人士與會,也會開放民眾報名依抽籤方式參與。全國大辯論預計將於3月15日落幕,並於4月開始彙整意見、形成綜論。政府日前也表示將任命5名「監督委員」,保證辯論過程在獨立、透明、平等、多元的原則下進行。

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對於這場法國史無前例、前置準備堪稱完善的全國大辯論,法國人怎麼看?

根據Opinion Way在辯論前夕的民調,有超過2/3 (67%) 的法國人期望能透過辯論討論出制度改革的方法,希望針對公民發動公投議題達成共識的民眾也高達65%。54%的受訪者期望透過這場全民協商得到具體的提議,39%的受訪民眾則表示最主要希望能透過協商平台向當權者傳達訊息。

然而弔詭的是,竟然有高達52%的受訪民眾表示沒有意願參與辯論,僅有47%的受訪者表示願意參與(1%不表達意見)。不願意原因包括:37%的受訪者認為辯論沒有用,也有人是因為對議題主軸沒有興趣11%,還有15%的人覺得參與方式不切實際。另一個民調機構Odoxa為費加洛報與France Info所做的民調更慘,竟有70%的受訪者覺得全國辯論無法為國家帶來助益。此外有77%的人認為協商制度將難逃政府的操作與影響。在這矛盾且偏向悲觀的民調中,我們不難看到法國民眾對政府普遍仍信心低迷,且顯然對這場大辯論是既期望,卻又怕受傷害。

儘管大辯論開跑前民眾對於其效果不甚樂觀,甚至連是否願意參加都仍在觀望,但筆者觀察到的有趣現象是,沒有任何人指責「政府浪費公帑」這樣的言論,或懷疑大規模舉辦全國辯論的正當性。此外,所有媒體編輯都在摩拳擦掌,每日針對不同的議題提供資訊與評論,各種深度報導信手捻來。相較在台灣,無論是各地方參與式預算、「中正紀念堂轉型之社會討論計畫」或台北市參與式預算的研究案,都常遭叱責浪費時間、公帑,後者甚至因為會造成民意和議會衝突「檯面化」而被大砍預算。一如既往,逃避辯論、害怕衝突、短視近利、追求數字,這就是臺灣民主永遠跨不出的那一步。

筆者希望透過簡單介紹甫拉開序幕的全國大辯論,與讀者分享一個全民協商機制在法國如何實踐、成為可能,並一起觀察後續激起的火花與影響。法國並不美,她愁潘病沈;掀開優美歷史文藝的外皮,會看到許多社會、經濟與環境制度的瘡疤與破損。但法國人尚不因此放棄,就如馬克宏在公開信中所說的:「每個人的權力,以及意見、良知、信仰與人生觀的自由都是受到保護的……每個人都承擔著他人的命運,而每個人又需要決定所有人的命運,這就是法國。如何能不因身為法國人而感到自豪?」

我們呢?身為台灣人,我們因著什麼而感到自豪?

瀏覽次數:537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穿梭在文化消費、階層與國界之間,作者關注國家政策與多元公民社會互動下的公共領域。現為法國巴黎第二大學媒體傳播博士生。曾任電視台外電編譯、金曲獎國際宣傳、劇團巡演經理、電視台駐法特約記者,現任移人特約記者。熱愛紀錄片與戶外運動。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