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慈毓是新生代演員,對於戲劇,她有自己的堅持與夢想。 圖片來源:稻田電影提供。

有一種糾結,可以用嘴上嚷嚷的姿態意識自己的在乎,嚷嚷久了自然會消退。但另一種結會梗在喉頭,你非吐出來不可,表達不出的叛逆,就用行動來表示,只是桀驁的身影看似冷靜,但渴盼認同的悵然已經輕輕咬噬心中的脆弱。

去一個選秀活動,得了一個人氣獎,葉慈毓21歲正式出道,就幸運的開演了電視電影和連續劇,彷彿就要開啟演員生活了,但那是不是夢寐以求的呢?才2年,23歲的她自覺不是科班出身,雖然傻傻拍下去也可以,但身體在動,心卻空了,她決定也轉個彎,先餵飽那個內心的空洞。

葉慈毓即使非科班出身,也在表演這條路上勇往直前。稻田電影提供。

要跨出第一步,就得勇敢不懼。「那時就做了一個決定,自己跑去世新戲劇製作課程外堵了老師,詢問可不可以旁聽,結果老師竟然一口答應。」這位老師就是安哲毅導演,也是她能走進幕後,更了解自己所處環境的帶領者。

為了完成夢想,四處打工也甘願

沒有繼續拍戲,反而選了另一條路,葉慈毓選擇用另一個角度去看待演員。當時她跟著安哲毅導演進入《長不大爸爸》的戲劇劇組當實習生,心裡彷彿出現了那麼一點踏實感。2014年還加入了幾個朋友所創立的「腦動劇團」,做些沒有市場包袱的戲劇表演創作。難道沒有現實面收入的考量嗎?「錢這件事情對自己來說是小的,一開始可能是大的,但因為有了這一份滿足感,好像也就夠了。」這份滿足感,讓她本來該與朋友玩樂的青春有了不同選擇。

愛作夢應該是演員最好的能量抒發,因為有夢才有動力,動人故事離不開成功的過程,所以蠢蠢欲動的夢得繼續做下去,那怕荷包不夠,也可以用另一種態度過生活。「在最苦的時候,我不跟朋友出門,只在家吃飯,也會打打小工,比如咖啡廳、發傳單、打逐字稿,甚至去小學實習老師教英文、體育、自然……」

對葉慈毓來說,表演帶來的滿足感,遠比現實收入更重要。稻田電影提供。

葉慈毓坦承,自己經濟還無法完全自立,也沒有多餘的收入給家人。她慶幸家人並不反對,只是看著她的不穩定,「媽媽前幾年對我還有公務員的小夢想,特別暗示警察特考到35歲都來得及。」

其實葉慈毓一直活在人生勝利組,學生時代有好成績拿獎學金,生活無憂,但走上演員路生活變了調,省吃儉用外,找一條自己的路並不容易。現在開同學會時,面對的都是月入7、8萬固定薪資的同學們。可是她沒後悔。

一旦進入角色,就出不來

從跟經紀公司要求想走自己的路開始,她就知道自己要面對的未知,只是不知道這未知要長達好幾年。今年底就要28歲的她直到導演王小棣找她來拍攝《20之後》,才感覺真正走上演員的路。但她坦言,那不能說是豁然開朗,而是要用很誠實的態度面對自己:「我到底可不可以?如果這幾年的累積換來窮緊張,是不是很沒出息?」

曾經在拍攝途中因一場戲的走位被導演罵,那時的她驚呆了,當下腦袋一片空白。「因為從小都是乖學生,沒有被真正罵過,還好那場戲就是要心情不好!」但她反省,因為自己太過入戲,反而影響了角色本身。因為緊張和擔心,所以把自己鎖定在某一種狀態,她自認自己還不能好好駕馭,還沒有學會如何灑脫進出角色。

葉慈毓坦言幾場情緒過重的戲讓她壓力頗大。稻田電影提供。

「有場戲本來不需要哭,那天還滿心愉快地要去現場,結果導演說待會眼眶要含淚,但因為完全沒有準備,情緒上不來,重來好幾遍。」因為已是拍攝後期,導演王小棣問她:「已經最後了,難道這件事情做不到嗎?」結果再次正式來之前,胡釋安突然對她拍了三下,葉慈毓受了感動落下淚來,同儕間在困難的時候默默陪伴,讓她回到角色,也回到自己。

戲劇的呈現是一幕幕剪輯畫面,觀眾的感受更是現實考驗。葉慈毓從開始的擔心到殺青後泰然,「有一天才發現自己是情緒自然的演出,沒有刻意也沒有去想脈絡,原來入戲才是那樣的。」最後幾集哭戲多到要崩潰,但她反觀這回的表演,帶給自己的快樂也是巨大的。

那樣的正能量延續下去,雖然演員之路一樣未知,但她給自己很簡單的期許,就是不要懶惰:「舒服的慢慢前進,有時候需要休息一下再來想想,如果能一天看個4部電影什麼事情都不做,也是一種勤奮。」作為新生代演員,誠實面對自己很重要。選一條適合的演員生存之路,她不躁進,要自己穩定後再出發。

瀏覽次數:349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世界很大,我們還有很多沒看到,一百個觀眾,就有一百種看法。螢幕裡重複與不重複,對我們而言只是溫習和開創自己另一個未知的自己。 透過影像,你會對應人生這些那些。透過文字,或許能獲得人生一部份的感受。不管如何,走著,走著,我們走進的都是自己的世界。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