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準備面試的教甄考生。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黃明堂攝。

有一份工作的面試流程如下:面試前要求得先繳交報名費,金額從數百到一千不等。面試時告知工作內容,除了職務本身還必須兼任其他業務,否則不予錄取。錄取後兩個月才開始上班,這段空窗期公司不予支薪。在職期間要有隨時被解聘的準備,如被解聘,還不一定領得到失業補助……

什麼工作這麼不友善?答案就是:代理教師。年復一年,這樣的甄試考核在暑假檔期全國各地不斷上演。一位考了7年的流浪教師決定以此為題進行研究,在徵得他的同意下,我引用上述這段文字。

他說,以107年度國中正式教師甄試國文科為例,全台北市只開出缺額5名,但有652人報考,錄取率僅0.8%;新北市則更為慘烈,缺額3名(含2名偏鄉缺),有550人投入考試,錄取率只有0.5%;更遑論其它忙於消化超額教師而停止辦理正式教師甄試的縣市。無法擠入教師甄試窄門的合格儲備教師們,為了覓得來年的安身之地,必須四處奔波,參與一場又一場的代理教師甄試。

年金改革被犧牲的一代人

另一個校園風景是:年金改革之後,更多教師、教授更常掛在嘴邊的是「如何讓自己持盈保泰?」因為她/他們必須「撐更久」,才能領到更多的月退金。於是,部分校園內逐漸瀰漫著一股「退休狀態」的工作氛圍,透由稀釋自己的工作量與強度,給自己一個自認的公平正義。資深世代有權自行調整,那年輕世代呢?

年金改革讓許多原本規畫50多歲退休的中小學教師與大學教授不退了;因為許多老師不退了,學校也開不出缺額,甚至出現學校一半以上都是年輕代理教師的窘境。他/她們沒權、多事,也沒保障,每年聘期結束前,都要擔心明年在哪裡。這可能是你沒注意過,卻真真實實被年金改革犧牲的一代人!

當然,年輕代理教師的問題,最大的問題還是少子女化,但年金改革卻又加深、加長這問題的嚴重性,成為沒被看見的年金改革隱藏成本。這個成本不只要犧牲一代人,僵滯的師資結構,可能還犧牲了教育應該具備的活絡性與創造性,影響層面可能比上位者想像的更深、更遠、更久

有朋友就曾談到,自己帶老師出國教育參訪,發現很多老師都躲在飯店休息,不會想出去走走,對陌生的環境是害怕多於探索。這樣的心態,能如何保持教育現場的活力?

換言之,在我們的學校中,有一群人正數著饅頭等待退休。台灣教育界未來十年內將出現更嚴重的僵滯狀態,中小學、大學都一樣。而得吞下教師流動性低的苦果者,就是未來有志從事教職、或常年準備教師甄試的流浪教師們(進入中小學),還有約莫30、40歲的新科博士(進入大學)。

正式教師員額太少,不僅是數字上學校整體人事結構老化的問題;由於年輕、熱情、創意的新血進不來,在大部份教師都能「以不變應萬變」的情況下,未來108新課綱的施行將更無以為繼

給資深教師一個自我學習的「gap year」

資深教師可能也不願如此,但這樣的難題該如何解?如何彌補被年金改革犧牲的一代人?如何從政策上做某程度的導引,來活絡資深教師教學?有無可能增加年輕世代正式教師的缺額呢?

在資深教師的部分,有些在中小學任教的朋友提到,自己原本規劃大約53~55歲就可以退休,現在年金改革一來,必須要60歲以上才能退。想到還有15年之久要撐,就已經覺得很沒力了。有朋友抱怨:「很想休息一年緩衝一下,但除了侍親假,很難有其他請假的理由!」

若有可能,教育單位或許從教師請假辦法著手,打破國人什麼都要「一鼓作氣」的習慣(「一鼓作氣」把書唸完、「一鼓作氣」連續工作直到拿退休金,想像著退休後的環遊世界夢……)。換言之,給老師們一個「空檔年」(gap year)留職停薪的機會吧!透過志工、旅行,或只是純粹休息來調整自己,對整體教育品質而言都是正面的。就如筆者在〈新好老師的條件〉一文所言:

迎接未來教育環境的挑戰,除了熱情與專業,教師須具備十八般武藝,方能得心應手。「線性」的教師生命面對詭譎的教育現場,顯得愈來愈無力,我認為未來教師應跳脫線性、單純的職涯規劃,而要能具備網狀的視野與生命經驗,特別是在外面「混過」的經驗,不管是在非營利機構、私人企業,或者在國外打工度假的跨文化經驗、國際志工經驗等,都能讓生命累積更多的厚度與視野,產生不同看待事情或「問題」的方式。

在外面「混過」的經驗,能夠增加教師許多處理事情的能力。當我在外面工作兩年半擔任編輯、記者、非營利組織研發人員後,再到校園任教,真心覺得當老師真的是一件很能得心應手、也很幸福的事。

對於一輩子追求標準答案,習慣套裝旅行的人,要鼓勵他們重新規劃人生與時間,的確是很大的挑戰,這需要社會設計,同時透過引入非營利教育團體(例如國外公益旅行教育單位)或跨國社會企業等,共同投入這項教育工程改善計畫。不妨以一學期或一年為單位,讓這段gap year不但有機會協助資深教師重拾年輕時的熱情,也協助她/他們逐漸進入退休生活的準備工作,開始學著自己規劃時間、生活及自我教育,再回來時,心境上可能會有很大的不同。

行走世界,我看到許多旅人都是直接辭職,出來尋找生涯的方向、生命的意義。在教育政策上,或許可以協助搭起這樣的平台,在資深教師們最小成本的前提下自我探尋,也某程度彌補被年金改革下的不滿情緒。但要提醒的是:政策規劃上,不能讓gap year造成教師們必須再延後退休,否則可能失去了政府與教師群體關係修復的美意。

至於被犧牲的年輕世代,我建議可從政策上進行彌補。改變既定「退一補一」的缺額公式,在這十年特殊時期間,使用增額的方式,讓這世代有更多的機會,也讓教育環境更有活力。若能再降低生師比,讓學生有更妥善的照顧,比一大堆競爭型計畫都更具意義。

想想,與其花了一大堆經費在宣導新課綱,還不如直接讓更多新血進去校園。畢竟,教育的根本,就是在「人」。不是嗎?

瀏覽次數:529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出身雲林農家,留學英國劍橋,當過記者、NPO工作者、高職教師。關注性別、弱勢族群的教育處境,現為政大教育系副教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