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就如《親子天下》在2015年11月《芬蘭教育贏在未來的能力》專刊報導,芬蘭教育靠的是完整扎實的師資培訓、緊密的支持系統、卓越的教學和研究能力,以及強烈的熱情及使命感。優秀的師資,是芬蘭教育的靈魂。

筆者在2017年9月初參與「勇於學習、學習勇敢」(Dare to learn, learn to dare)芬蘭教育研討會,同桌有幾位芬蘭學校老師。在工作坊結束換場之際,我趕緊抓住她們問:「妳們當初是如何被篩選出來,成為教育相關科系的學生,成為未來合適的老師?」

一位老師說:當初有連續兩天的考試(例如寫作),中間也有類似工作坊、團體討論;在過程中,大學教育相關科系老師會觀察她/他們彼此互動、表達、興趣、對工作的熱忱,決定哪些學生適合走教育,並在未來擔任教師的重要工作。

「能夠進來的比例只有7%,相當競爭!」她特別強調。

之後我進入學校觀察,也有機會訪談一位高中老師,她談到當時應徵工作的過程,學校會先看履歷、面試、確認專業能力,而人格特質更是他們重要的考量點。她也強調,每個老師在其領域都必須是專家!

跨文化經驗與能力

在這所中學的田野過程,我發覺每位老師都能自在地用英文跟我聊中國、聊臺灣、聊世界。該校的中文課程學生已持續多年跟上海某中學合作,也有固定的交換學生計畫。

不同於臺灣許多中學門口貼滿紅榜,這中學的教育目標為「教育我們的學生成為能夠敏銳感覺文化的人,在生命旅程中成為負責任的個體。」讓我聯想到一位在挪威工作的朋友說:北歐都自稱是小國家,因此他們想辦法讓年輕人的語言能力夠好,有機會到各國看看,所以小學三年級開始學英文,高中開始就有很多交換學生的活動。「我的挪威同事幾乎9成以上在高中、大學都有到其他國家去當交換學生、工作的經驗」朋友說。

108課綱上路在即,我們做了多少準備?不管制度如何改變,核心靈魂還是在教師,倘若教師自身缺乏自學能力、統整能力、國際移動能力、公民意識、溝通互動、社會參與等能力,我們又如何能期待教師融入這些素養,並能夠跨領域,統整規劃到課程中?

找什麼樣的人當老師,決定臺灣的未來

許多人往往會因為認同、喜歡某位教師而學習,因此,教師並非只是知識性的傳授而已,她/他本身的特質也是觸發學生學習的重要關鍵。作為有機的知識份子,有些教師在各鄉鎮角落展開行動,讓自己不只是老師,更努力讓整個村落與學校一起茁壯,雲林華南國小陳清圳校長即為一例。他帶著孩子幫農民賣柑橘和咖啡,從社區總體營造為社區再注入新活力,學生學習也找到定位,讓學校與社區相輔相成,共同打開了一個新格局。

然而,未來該如何挑選出更多具備有機知識份子特性的教師呢?筆者整理幾個大學甄選師資、師培生的條件及辦法(如附錄),也藉此思考臺灣師資師培生甄選制度可能的變革方向。

分析甄選條件,可以發現,學業成績在臺師大、政大都是很重要的門檻條件,臺師大並有語文測驗、選擇題的教育測驗考試

試想:修習教程之前給予教育測驗考試的意義何在?教師潛能發展測驗真能測出適合的教師人格?這些師資、師培生未來還要通過教師檢定、教師甄試,才有機會成為老師。師資、師培生多半抱著補習班秘笈背誦,因此能念書、會念書的都能通過,這樣的教檢能考出什麼樣的教師能力呢?

若將未來108課綱的素養能力與之比對,我們到底想選出什麼樣的學生成為未來的教師?或者,未來師資師培生甄選制度,應如何相對應做修正?

教育的關鍵在於教師,師資培育制度是最直接的鉅觀因素。不容否認的,「師範教育」制度在臺灣社會發展的脈絡下,曾經在社會流動、地方菁英人才培育、教育品質某程度的均質化等方面,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民國83年臺灣社會改革與鬆綁的氛圍,讓師資培育「去師範教育化」開啟了「多元」的可能,但如何讓這個「多元」能夠維持不同族群、性/別、階級與障礙等多元文化師資的多樣性,藉此提升教育品質,也達成社會公平正義的理想,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目標。

未來教師的特質

一位當了七年代理教師的學生感嘆說:他慢慢發覺,在臺灣作為一位老師,最重要的不是學科專業,而是輔導與互動能力。學科的部分,學生在外面補習班就解決,輔導與跟學生、家長的互動能力,反而更重要。

當然,學科的專業能力絕對有其重要性,教學能力也只是條件之一,未來教師的特質可能不只於此,就如筆者在獨立評論寫過的文章〈新好老師的條件〉、〈師培教育缺了什麼?未來教師需要的能力〉,期待未來教師能夠是一位好的學習者、必須是具備細微觀察能力的人類學家,能夠感知學生的需求進行調整,也必須是個社會學家──能從鉅觀(macro-)面綜觀全局,能夠「看見」社會變遷的樣態、「看見」問題的全貌、「看見」社會主流價值對學生行為的影響等。面對未來高度複雜的社會經濟發展,教師的生命厚度、視野與生活體驗必須夠廣、夠厚實,才能具備跟下一代學生斡旋、溝通的能力。

未來的教師不能再是乖乖牌而已、不能再高同質性、不能再單一資歷,不能再那麼知識導向與太多框架。如果新課綱是以素養為課程發展主軸,如何選出適合成為教師的師資師培生、教檢與教甄的意義與形式恐怕需要相對應的重新思考。

當我跟師培實習學生分享我在芬蘭看到的師培甄選過程,學生說:「老師,妳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否則變成制度後,又有相對應的補習班出現,失去原本設計的用意!」的確,我們也不必去複製別人的作法,但該如何做,要先從了解自己立足的這塊土地文化開始。

當教師具備面對未來與未知的能力,臺灣才有能力迎向未來!

(本文轉摘自《臺灣教育評論月刊》第7卷第5期,頁167-171)

大學中等學程甄選條件及辦法,作者整理。

瀏覽次數:6765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出身雲林農家,留學英國劍橋,當過記者、NPO工作者、高職教師。關注性別、弱勢族群的教育處境,現為政大教育系副教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