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陳爸,你說的我都聽得懂,」家長沉思一段時間之後,慢慢的吐出我預期中的話:「但我還是想讓孩子準備考試,拚個上大學的機會。」

這年頭大學入學的管道已經變得多元開放,在國內有上千個免試入學的特殊選才名額,給包括自學生在內的各種不同教育資歷學生;再加上國外也有許多免試入學的管道可以選擇,上大學已經不是只有通過考試才能辦到的事。雖然這些大學多元入學方式的名額比其他方式少,但參與的人數也比參加學測或指考少,所以實驗教育的學生若要升學,還是極有可能成功。

家長在參加實驗教育時就知道,這不是一個以升學為主要目標的學習方式。學生在高中三年發展自己的興趣和能力,學習內容不照國家課綱、也沒有紙筆評量,更沒有應試訓練。當初家長同意讓子女接受實驗教育,就是因為孩子在國中三年的應試教育摧殘下,幾乎已經無法正常過生活。但高一開學後家長又陷入焦慮,擔心孩子畢業後無法升學,於是開始安排家教補習。

實驗教育的文學課是在做賞析和思辨,應試教育的國文課是用刪去法找出選擇題的標準答案;實驗教育的國際移動力是要培養學生的溝通能力和認識多元文化,應試教育的英文是要學生背單字和文法。家長擔心實驗教育教的學科無法應付考試,於是請了家教開始幫學生補單科的國文和英文。單科補了一年後,家長又開始焦慮萬一學測考得不好怎麼辦?於是開始補全科準備參加指考。

此刻學生在實驗教育裡的實作課程也開始吃重,各種專題作業傾巢而出,需要投入大量時間參與;然而同時,家長請來的家教老師也很盡責,努力督促學生要準備學測和指考。學生經過實驗教育的探索後想朝影視音產業發展,於是家長又另外找了專門的家教,幫學生準備術科考試,以便申請藝術大學或相關科系……。如此一來,導致學生的壓力不比讀普通高中的同學來得低,跟原本選擇實驗教育的目標背道而馳。

由於家長對於教育不熟悉,因此得依賴老師等專家提供專業意見。然而專家們對未來的看法又是建立在不同的認知之上,因此對學生進路會有截然不同的建議,是可以預期的。就好像中醫講氣血看經絡,西醫講細菌看器官,實驗教育和應試教育的差別不僅在教學內容或教學方式,而是在教育哲學和理念上也截然不同。實驗教育是以學生為主體,透過生涯探索來找出適性發展的進路;應試教育是以考試為主體,透過反覆訓練應試技巧來通過入學門檻。實驗教育是要讓學生多方嘗試甚至犯錯,因為親身經歷是無法取代的;應試教育要學生照著家長和家教安排的方式好好學習把錯誤降到最低,因為在考場上,沒有犯錯的空間。

應試教育的專家是根據其過去經驗的實證來支持論述,實驗教育的專家多則是根據考招制度的變革來分析未來的趨勢。但不管怎麼樣,家長最後還是得選擇相信一種教育方式,就像是生病不論是看中醫或西醫,病人要好起來前,得先相信自己選擇的治療方式。

瀏覽次數:1251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人稱「自學教父」的陳怡光是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企業管理碩士,長年透過組織自學家長、推動修法爭取自學生的受教權,是實驗教育三法的重要推手。現為教育部高級中等以下學校課程審議會審議大會委員及保障教育選擇權聯盟總召集人,也是2018將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和莫斯科舉行的「全球在家教育會議」的籌備會委員。

最新身分是臺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主任,與妻子魏多麗合著《我家就是國際學校─台灣爸爸╳波蘭媽媽的地球村教養經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