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地球上蓋房子,有人從二樓開始蓋的嗎?有的,這個奇蹟正在台灣發生,建築師是賴清德,事務所在教育部,銷售中心在立法院

台灣,「官方」的名字是中華民國,至今是一個沒有「官方語」的國家。沒有「第一」官方語,政府卻要推動英語為「第二」官方語,不少人還拍手叫好。為什麼?因為英文很重要,所以國格不重要,盡量膨風囂俳攏無要緊。

第一天假新聞,第三天政策成形

2017年10月11日中國時報頭版頭條是一則假新聞:「多益成績吊車尾 台灣慘輸大陸南韓」,A5版的另一則假新聞是「菜英文成國安危機」。

2017年10月12日立委吳思瑤質詢教育部長潘文忠,直接引述中國時報,強力要求教育部推動英語為第二官方語。

2017年10月13日吳思瑤質詢行政院長賴清德,賴揆明確指示教育部成立一個英語成為第二官方語言的推動委員會,做成一個計畫給行政院作為政策參考。

2017年10月26日教育部成立「英語推動會」,效率非比尋常,今年5月就將向賴揆提出報告。

什麼是國家的「官方語言」?

國家的官方語言(official language),從名稱即可看出,必須是由「官方」──也就是國家──制訂,是這個國家在所有官方場合與官方文書都必須使用的語言,也是公民和政府互動時的法定語言。所以,關鍵在於「官方」,也就是「法定」。中華民國政府從未制訂官方語,所以台灣沒有官方語!

難道「國語」不是台灣的官方語嗎?很多人一定會問。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區分兩個重要的概念:de jurede facto;前者是「法律上」有明文規定,後者是「實際上」的行為。「國語」不是台灣的法定官方語,僅僅是在實際運作上扮演著官方語的角色。這個差別重要嗎?我們先以同婚運動做例子。

同婚運動爭取的是法律上的婚姻平權,還是實際生活上的平權?當然是法律上的平權,所以才要動用釋憲。台灣首位跨性別的政務官唐鳳曾表示與其伴侶有由公證人見證的民事契約,認為這樣就是有了「名份」。但是有律師明確指出,這種de facto的類婚姻關係,並不等同de jure的法定婚姻,因此沒有法定婚姻裡的若干權利,例如,配偶與第三人合法結婚時無法主張對方重婚。

我們再以賴清德的政治立場為例。他在擔任閣揆後首度到立院做施政報告並備詢時,做出以下的宣示

我是一個主張台灣獨立的政治工作者,但我也是一個務實的台獨主義者,所謂務實就是我們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做中華民國,不會另行宣布台灣獨立。

「務實」就是de facto獨立,「宣布獨立」就是de jure獨立;哪一個是老美和老共的紅線?你知道,賴揆也知道。

所謂的「國語」,語言學家稱之為「台灣華語」,是約定俗成的官方通用語言,但是並不具有法定官方語的地位。換言之,台灣目前並沒有官方語。

「國家語言」又是什麼?

「國家語言」與「官方語言」在法定的概念上是截然不同的。「國家語言」的制訂在於承認國家各固有族群之母語為受國家保護之平等語言,國家應支持其語言文化之傳承與發展。台灣的國家語言因此應該包括台灣華語、台灣閩南語、台灣客語、原住民族族語與台灣手語。

弔詭的是,因為《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與《客家基本法》修正案已分別於2017年6月14日與 2017年12月29日三讀通過,原住民語和客語已正式成為國家語言。而華語、台語和台灣手語則仍待《國家語言發展法》之立法。

目前《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已進入立法程序。雖然一路走來風風雨雨,屢遭挫折;但是預料在當今的政治氛圍下,應該不會有太多的爭議。華語、台語和台灣手語加入國家語言,指日可待。

2018年2月5日在立法院「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評估報告」的座談會上,對於新住民語言是否應列入考量,文化部的代表直接了當說,「把菲律賓語和英語列為台灣的國家語言,不是很荒謬嗎?」真可惜,吳思瑤、潘文忠、賴清德和「英語推動會」的諸公都不在場。

制訂第一官方語,為什麼藍綠都不碰?

《國家語言發展法》是由文化部主導,在賴揆提出英語為第二官方語的政策後,文化部部長鄭麗君深怕民眾有所誤解,於媒體中一再強調這個法案「並非」是要規範官方語言,而我國並沒有相關的官方語言法。

絕大多數的國家訂有官方語,但沒有法定的國家語言,例如加拿大。像台灣這樣有法定的國家語言,卻沒有法定的官方語,是很不尋常的。既然「國語」早已是實際運作上的官方語,為什麼不走完最後一里路,就立個法把這個語言作為官方語?一點都不難啊,譬如說,就在《國家語言發展法》裡加上一個「官方語言」的條款,不就解決了?文化部為什麼避之唯恐不及?

因為這是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帶來的「中國語言」,在威權統治下成為台灣的強勢語言;這是2010年5月25日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公開說的。2016年5月24日蔡英文首次以總統身份接見美國訪問團時,先以英語向美國特使說明她必須使用「國語」(Mandarin)的無奈,並且為此道歉(apologize)。綠營向來視「國語」為「北京話」,是外來語言,不可能容忍「國語」成為台灣的法定官方語。

國民政府來台後數十年的「國語政策」,導致「國語」獨大,台灣各個語言的活力與權利嚴重失衡。藍營若再提議將「國語」作為台灣的法定官方語,豈不是重溫其歷史罪孽,落得「呷人夠夠」的罵名?藍營不是笨蛋。

是巧合還是設計?

時間倒轉兩年,2015年8月21日民進黨發言人王閔生表示,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近來屢遭網路謠言的惡意攻擊,特別出面澄清,並呼籲民眾不要任意傳播。其中一個謠言就是「蔡英文將提出英文為第二官方語」。

兩年前是抹黑蔡英文的謠言,兩年後卻是行政院風光的政策;改變的關鍵在哪裡?一個關鍵當然是人:賴清德在台南市已經雷聲大雨點小推動兩年多了他的野心與魄力都超過蔡英文。

另一個關鍵在事:假新聞。「多益成績慘輸大陸南韓,已是國安危機」,英檢業者的野心遠遠超過大學英語畢業門檻。下圖是教育部「英語推動會」的名單;聰明的你,判斷一下,裡面有沒有替多益代言的教授?想像一下推動英語為官方語所帶來的無限商機:英檢、參考書、補習班、顧問、外師、翻譯……

多益代理商在國慶日發佈2016年各國的多益成績,隔天,「台灣人菜英文」的說法鋪天蓋地。隔天,吳思瑤就以此質詢潘文忠:「菜英文成國安危機」Poor English ability is becoming national crisis.(6分47秒處),逼問潘文忠「教育部in or out?」隔天緊接著質詢賴清德,政策立即成形了。

這一切都是巧合嗎?In politics nothing happens 'by chance.' If something happens, then you can bet that it was planned that way.「政治上沒有巧合的事。事情發生了,你可以打賭是有人計畫好的。」政治家美國總統羅斯福說的。

如此重大的語言政策,教育部「英語推動會」裡卻沒有專精語言政策的語言學家,一個都沒有。你想是為什麼?

英語為官方語,台灣的自我殖民?

根據維基百科,以英語為法定官方語的國家有56個。請看其中有幾個是台灣人熟悉的?其中又有幾個是在政治經濟上令我們稱羨的?我們找不到英國、美國、澳洲、紐西蘭,因為英語在這些國家都是一語獨大,跟華語在台灣一樣,早已是實際上的官方語,殖民者不覺得有必要予以法制化。

英語為法定官方語的國家

這56個國家全部都曾被英美帝國殖民,為什麼台灣要加入他們?香港不在列,因為香港不是國家,但是有些人卻很想把台灣變成香港、很想以英語為官方語、很想再度成為殖民地。

如果不是無知,那是為什麼?

吳思瑤質詢賴揆時,她知道台灣沒有官方語。但是她卻是這麼說的:

當然,台灣目前法定上並沒有官方語言,並沒有這樣的法制,所以精確的講,英語,第二官方語言,或者是說,推動為第二語文,其實在法制上是這樣,但是核心的價值是一樣的。(11:28:13

「法制上是這樣」,是哪樣?台灣在法制上沒有第一官方語,如何推動第二官方語?在法制上根本沒有「第一語文」的概念,所以法制上的「第二語文」是什麼碗糕?她卻說這是「精確的講」。

更耐人尋味的是,吳思瑤說以「英語為第二官方語言」和以「英語為第二語文」的「核心價值是一樣的」。這個「核心價值」是什麼?華語第一,英語第二,本土語言都擺在後面,是這樣嗎?還是英語擺第一?

什麼是「台灣價值」,這一陣子吵的沸沸揚揚,正凸顯了台灣的價值危機。但是賴揆的價值並不含糊,他明確的指示:

教育部要先成立一個讓英語成為第二官方語言的推動委員會,讓這個委員會進行調查、研究、規劃,最後提出一個計畫,這個計畫內容包括期程、作法等等。

賴清德身為行政院長不可能不知道台灣沒有第一官方語,更何況吳思瑤還提醒他了。所以他不會是無知,那他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呢?

星條旗在我的腦海裡閃過,我「不敢再想下去」……

瀏覽次數:820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政治大學語言學研究所與心智大腦與學習研究中心特聘教授,2013-2015科技部語言學門召集人;兩次獲得科技部傑出研究獎。喜歡「平平是人」的價值觀、喜歡求真求簡、喜歡用理性的論證探求現象表面底層的真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