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一位即將升大四的同學,在我的office hour裡,有禮貌地邀請我陪她思考該如何選擇她的研究所。

「老師,我是主修人力資源管理的學生,在系上上課覺得很符合自己興趣,之後也想申請人資管理碩士班。可是聽了一些學長姊分享,似乎人資碩士畢業後求職比較困難,請問老師我是不是轉讀熱門的行銷管理或國際商務管理比較好?」

「老師,我其實一直都很期待到歐洲去念書。可是我爸媽有很多美國回來的朋友,都說美國大學比較厲害,對我未來求職才有幫助,請問老師我是不是到美國讀書會比較好?」

「真的是滿擔心的,如果我選的主修不夠熱門,我怕未來會畢業卻找不到工作……」

「如果我現在的決定不對,我怕未來會生活不穩定。」

「如果我現在……我怕未來會……」

老師,請你建議我怎麼控制我的未來

這位學生雖然盡力保持禮貌與儀態,但言語中的確表露對未來濃濃的焦慮。聽完她目前的想法,我慢慢地這麼回應。

「妳剛剛連續問了我好多個問題,聽起來雖然跟我們的專業領域有關,可是我卻覺得,其實妳心裡好像是想說:『老師,請你建議我怎麼控制我的未來,讓我現在就確定未來生活會很穩定、很順利』。這聽起來像是妳心裡的聲音嗎?」

同學眉頭一皺,感受有點不單純,過了幾秒後點了點頭,還笑出聲音。我好奇地問她現在在笑什麼。

「就是……聽了老師的敘述覺得很可笑,怎麼會有人想要去控制未來,但是我卻正在想這件事,覺得自己有點好笑。」

求學與求職迷思

職業生涯心理學中,觀察到一個大多人皆有的迷思。我們容易認為求職是職業生涯的關鍵點,而求學的目的就是把這個關鍵點價值最大化。白話來說,我們普遍過度相信,只要畢業後能找到最佳工作,我們的職場生活就會隨著時間穩定成長(如下圖)。

然而,根據職涯心理學研究的整理,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底下這個圖才是比較貼近大家的職業生涯進展的。相較於上面理想化的穩定攀升圖,我們真實的職涯進程是有時起、有時落,而且可能有「空白期」(受傷休養、待產、育嬰、失業、轉業),以及一些「問號點」,象徵大環境難以預測的變遷因素,像是政府政策導致某產業冷凍、外交因素導致工作簽證取消等等。

換句話說,影響我們未來工作成就的因素真的太多,有些因素更是我們預料不到的社會事件。如果我們還認為做了某個決定,就能把未來控制在某個狀態,確實是對自己的控制能力有點太過樂觀。

可是,我們卻可以完全控制,自己願意努力的心。

能控制的,只有你那顆願意不停付出的心

和那位同學聊天過程中,我自己心裡是有很多感觸的。

「你今天一開始說,擔心選到不熱門科系會失敗,擔心歐洲念書會輸給美國的同學,我聽了也緊張了起來,因為照你說的,我本身就是一個選了不熱門科系還去歐洲念書的失敗者了呀……」

與其把問題放在怎麼順利、穩定、成功,我們其實應該想想,如果未來某個時間點,我們挫敗了,我們會不會願意再努力?當我們把自己的人生抉擇交給那些有經驗的學長姐,或是爸媽身邊看起來成功的阿姨叔叔,我們其實是在逃避未來受挫時自己需承擔的責任。我們以為,聽從身邊他人的建議去構築未來,在未來的生活中,好壞都會有人和我們共同承擔。

然而,有一天,我們受挫了,卻找不到任何一個人為我們承擔,我們還傻傻地、輕鬆地說:「唉,都是那些給建議的人害的,我也沒辦法」、「誰知道他們那時候說得太單純了」。於是,我們可能會忘了,自己是唯一一個會為自己人生負責的人。

「你已經非常難得了,在大三這個年紀,可以清楚地對我說出妳喜歡人資管理。找到這樣的興趣,其實妳已經贏得妳的未來。未來的妳,在自己喜歡的道路上跌倒時,妳會為了自己做的決定負責,妳會願意再努力、再找方法、再砍掉重練、再創造機會」

「也許我們控制不了未來的環境,但我們至少能為了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情,控制好那顆願意不停付出的心。」

瀏覽次數:1413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臨床心理師,管理學博士,畢業於倫敦政經學院管理學研究所、台大心理系與新竹高中,曾任倫敦政經學院兼任講師。專長領域為員工健康心理學,研究聚焦於組織行為、員工關係以及職場心理,教授課程包括領導心理、績效管理與人力資源管理。心中的遠大理想是提升大眾對心理健康的認識,鼓勵公司關注員工心理健康,讓大家可以開心工作、開心生活。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