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本文上篇:吳媛媛:瑞典五十年前的歷史教科書

我在念東亞研究所的時候,曾經研究對照臺灣、中國和日本歷史教科書的內容。我想知道的是,為什麼在東亞各國間對教科書內容的爭議如此之大,相對的,歐美各國同樣經歷了不堪回首的二戰歷史,卻少有類似的問題?後來我發現問題的關鍵不是只在教科書,而是在我們對歷史這門學科根本的認識,還有教育的理念上。

在東亞,歷史教育以記誦為主,考題以教科書為正確答案,教科書以外的知識學生沒興趣也無暇學習。這讓教科書就像小叮噹的記憶土司一樣,對一段歷史加強著墨或是一筆帶過,決定了那段歷史將深深烙印在大家的腦海裡,或是從此從一代學子的認知中消失。臺灣、中國和日本的教科書課文對相同的歷史事件的描述,從強度到措辭上都有大大小小的出入,一國人民對歷史的認識,對自我的認同,就如此被調整操控著。東亞各國都知道我們的課本效力非同小可,對課文內容當然錙銖必較、爭吵不休。目前臺灣課綱微調的問題,其實也是類似的情況。

● 課綱理論與民主社會

最近我工作的大學開始提供中學漢語教師的教育學程,所以學校給中文系老師30個小時去上教育理論。我那時候看到這門課叫做「Didaktik」,想說大概是教學法之類的吧,開始上課以後才知道「Didaktik」源自德文,是一個歐陸體系的教育理論,和英美體系的課綱理論(Curriculum Theory)有點相似,旨在探討課綱內容。它有三個中心問題:What? How? Why?。學校要教什麼?怎麼教?為什麼?

第一堂課,教授介紹了幾個歐美史上課綱理論的代表學者,在一連串我沒聽說過的人名裡,出現了法國啟蒙思想家盧梭。盧梭跟課綱理論有什麼關係?原來他有一本叫《愛彌兒》的著作,描寫一位家庭教師如何用引導的教育方式,培養孩子自主思辯的能力。啟蒙時代追求的自由和理性,與思辯教育的理念就像是手心手背,主張一個有自由思想的人,才有能力去想像自由,並為自由負起責任。

當然,在盧梭的時代,教育還只是貴族和有錢人的特權。19世紀以降,歐美各國小學、中學的設立越來越普及,民眾的識字率越來越高。那時的課綱方針主要是讓人民能讀寫演算,培育更契合工業化時代的勞工,以提高國家生產力。沒想到教育的普及化也成為最佳的政治宣傳管道,在20世紀初,法西斯專政者用教育服務政治,輕易地就把持了一國上下的思想。

二次大戰以後,歐美各國痛定思痛,思考如何避免教育成為國家機器,又要如何向下一代詮釋戰爭中的新仇舊恨。德國的「艾克特國際教科書研究中心」從1951年開始致力於教科書和課綱的研究,提出歷史教育必須正視歷史,和跳脫國族意識的偏見;為了不讓歷史意識被當局把持,也必須避免只背誦不質疑的教育。除了歷史教育以外,現代教育學者也主張將思辯教育往下紮根,是促進民主運作的重要基石。而在課綱的制定上,目前大多西方民主國家的執政黨都不可能一意孤行地編撰課綱,必須和其他政黨和社會團體討論和妥協。

臺灣學校給孩子們的知識,就像是已經精心調配好的菜色,不要問是怎麼做的,吃下去就對了。而西方教育則多是給孩子料理前的素材,告訴他們有哪些料理的方式。也訓練孩子從一盤加油添醋的菜色中,去判斷料理人的心眼和目的,久而久之孩子們都變得更敏銳。我先生在教歐洲科學史的時候,話鋒一轉說你們知道嗎?從這位科學家和家人的通信中可以看出他妹妹的學養可能和他不相上下,但是我們都沒聽過她的名字,你們覺得是為什麼呢?這時候班上調皮的男同學就會發出警報聲說:「注意注意!女性主義時間又開始了!」

瑞典沒有公民課,公民教育落實在不同學科當中。學生在高一和高三的時候,都要進行模擬選舉和時事論壇。全年級學生被隨機分配代表不同政黨,不管他們本身政治立場如何,都需要站在該政黨的立場,和對方進行辯論。這個活動雖然是社會科老師主導,但是各科老師都需要配合。身為數學老師,我先生教代表左傾社民黨的學生們根據右傾溫和黨提出的教育經費,計算出每一位高中生得到的教育經費將會減少多少,並且用最顯眼直觀的統計圖表示出來。

身為歷史老師,他和代表溫和黨的學生說在歷史上人們都有一種嚮往「黃金時代」的非理性傾向,認為美好的時代和當時所有事物都有關聯。瑞典社民黨的忠實選民,往往把瑞典戰後的高度發展時期和社民黨當政畫上了等號。代表溫和黨的學生們可以分析在當時情勢下瑞典高度成長的必然性,質疑社民黨和「黃金時代」的關係。

有個學生被分配到瑞典民主黨,這個推崇種族主義的極右黨大力抨擊移民政策,黨內雖有少數欲檢視移民政策的理性選民,但是大部分的支持者都難免落入新納粹的刻板印象裡。這個學生就這些刻板印象,在政見草稿裡對瑞民黨盡嘲諷之能事。社會科老師看了,幫他整理了一些相對冷靜理性的瑞民黨文宣,說你不支持他們沒有關係,但是你必須試著站在他們的立場提出政見。

高一的時候這些學生還懵懵懂懂,跟著各科老師的建議進行這個活動。但到了高三很多同學都有了投票權,也各自發展了更強烈的政治傾向。他們設計的傳單、互相質詢的力道都和兩年前不可同日而語。

模擬選舉當天早上,代表瑞典民主黨的學生們發現他們做的傳單全部不見了,後來在學校食堂的垃圾桶裡面找到。一位平常很溫和的同學後來和老師自首,說她相信種族主義的言論就是不應該出現在校園裡面。老師費勁唇舌和她解釋為什麼必須給不同意見發表的空間。時事論壇進行的時候,辯論越演越烈,幾個落下風學生氣惱得哭了出來。老師在安撫他們的同時也提醒學生,辯論輸了,應該思考是否有更好的方法來說服對方,也必須重新審視自己的主張。

相信大家都看過許多台灣政治人物在談話和辯論中表現出的邏輯和整合能力,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我們的代議政治程序有模有樣,辯論、問政、質詢,能學的都學了,卻缺乏讓這些程序產生意義的軟實力。問問題的人常用情緒性字眼,回答問題的人要不鬼打牆,要不隨著挑釁起舞。很多所謂的「權威」、「名嘴」沒有紮實的學養,在媒體上滿口胡扯。瀏覽民眾留言時,也常看到缺乏理性邏輯思維的人。

自由總是伴隨著責任,當民主社會的公民很不輕鬆,沒有強人可以盲目跟隨,面對各種社會現象和報導,我們只能思辯再思辯。對於臺灣民主亂象,很多人說「就是太民主了」。這句話正好顯示了部分臺灣人對民主的天真和誤解。我們的民主還在學步期,說臺灣「太民主」,是哪來的自信?台灣要真正走進理性問政的民主時代,思辯教育真的不能再等。

我在本文上篇談到了思辯性教育在實踐上的一些現實問題。這樣的教育勢必要花去更多的精力和經費,而且經費必須用在尊重和協助教育者的專業上。臺灣的教育有兩個很矛盾的地方,第一是我們有尊師重道的傳統,見到老師就鞠躬哈腰,但同時又要求老師去做整理考試重點、和類似伴讀書僮的工作,這是對教育專業很大的不尊重。第二是臺灣政府投資在教育的經費不高,但是學生家長投資在補教產業的金額卻高得離譜,這是臺灣社會在教育上很可悲的隱藏成本。

僵化、威權的教育體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變,但是身為教育者,一定有些什麼是現在就能做起的。我知道很多在教育現場耕耘的教師,他們腦袋清楚又抱有教育熱忱,在為了填鴨應試教育疲於奔命之餘,也想辦法求新求變,引導學生思考。看了他們的努力,我真的不覺得有容我置喙的地方。以下我只以瑞典為例,提出一些可以借鏡的地方。

● 自己的課綱自己救─交流分享輔助教案,深化現有課綱

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像我一樣的經驗。我在回想以前國高中的老師時,對於他們上課的內容,一概不記得,而那些和課本不太相干的餘興雜談,卻很神奇地一直留在腦海裡。不管這次我們能不能阻止執政黨操控課綱,臺灣目前的課綱其實也需要深化和補充,在按課綱趕進度之餘,我們也許能用餘興性質的輔助教案來達到這一點。當然要求每位老師都去準備這樣的教案是很強人所難的。其實在瑞典也是,就歷史科來說,不可能每位歷史老師都對每段歷史那麼有知識洞見,也不可能獨立製作一堆有趣的教案,所以瑞典有很多教師的交流平臺。在這些組織的網站或是FB粉絲專頁上,全國歷史老師互相分享教案和輔助資源,也有不少歷史學者參與討論。

前陣子有位歷史老師分享了這段影片:

這位老師建議大家用這個三分鐘不到的喜劇引導學生思考歷史上的「結構性失業」,比方說30年前瑞典造船工人面臨造船產業出走韓國的議題,討論有哪些可行的社會對策。在今天的臺灣也有計程車和Uber,國道收費員和ETC等實例。

現在在臺灣也有很多有趣的知識性網站和資源,如果老師、學者能以中學生為對象,編輯、分享這類能啟發思考又不占去太多課堂時間的輔助資源,會是臺灣學子很大的福分。

每一位的老師對怎麼去深化和補充現有課綱,一定都有獨到的見解。而我想提出以下三點:

1. 抽離盲目的國族虛榮和一元認同

我常感覺台灣文史科的課程一方面大力吹捧中華思想的博大精深,一方面也在粉飾任何比較和質疑的尷尬。這次課綱微調,又成功地膨脹了中國歷史文化,犧牲掉台灣學生了解台灣和世界的時間。只有份量膨脹也就罷了,這些文史教材裡只有背誦,沒有抽離國族情結,去分析中國史在各階段發達或是停滯的客觀因素;也沒有任何對中華思想和價值的質疑,正落入了文史教育最忌諱的國族偏見裡。

北歐位於歐洲邊陲,在歷史上無論思想或經濟都常常慢歐美半拍。瑞典有句玩笑話說:「我國對歐洲思想史最大的影響,就是法國思想家笛卡爾受邀到瑞典時,瑞典用嚴寒把他病死了。」這樣的自我解嘲,反映出的其實是一種成熟的心態。

以前瑞典的文史教育也極力膨脹瑞典國族的榮耀,例如對奠下瑞典強權時代的國王古斯塔夫阿道夫推崇備至,他打的每一場仗學生都要背得滾瓜爛熟。我公公說每次他的國中老師開始講述古斯塔夫阿道夫戰死沙場的故事時,所有同學都祈禱著這一次他們的國王不會被邪惡的敵方殺死。但是現在,瑞典中學生大多能分析古斯塔夫阿道夫以宗教改革作為南征號召背後的真實意圖,也能指出在歷史上瑞典的版圖越大,瑞典的民生也越慘這個事實。

他們之所以能自我解嘲,能去質疑曾引以為傲的歷史和偉人,是因為現在瑞典人的自我認同,並不是建立在昨日的輝煌,而是建立在瑞典的今天和未來。

臺灣的國族認同一直是我們心頭的一根刺,因此我相信台灣比其他國家都更需要加強在這方面的教育和思考。比方說,更深入地探討一個主權國家形成的根基和脈絡。外蒙古是如何爭取到主權?為什麼台灣到2002年才正式承認外蒙獨立?蘇聯解體之後獨立的東歐各國有什麼不同的背景?為什麼克里米亞想回歸俄國?蘇格蘭人支持或反對獨立的理由又有哪些?透過世界上在不同時空背景下的豐富先例,台灣的學生可以去思考「主權」的根基是什麼?血緣?語言?歷史?還是共同利益?失去主權會讓人民付出什麼代價?相反的,為了得到主權,又要付出什麼代價?

與其讓學生被動地接納那些不時被當局操控的國族解釋,不如授予他們解讀「國家」這個詞彙的工具,讓每一個臺灣人能自己去思考和打算我們的今天和未來。

2. 瞭解左右之分,理性審視歷史

我們都說臺灣人要有國際觀,要關心世界,但是如果不理解左右概念,就算英語外語再好,也很難看懂海外媒體對當地政治局勢的報導和評論。左右在不同語境裡的用法,也很容易帶來混淆和誤會。東亞國家對左右觀念普遍不重視,但是這些詞彙還是不時出現在我們的周圍。在日本有所謂的「網路右翼」,是指在網上要外國人都滾出日本的種族主義者,類似現在歐洲反移民的極右分子。在香港,「左派」常被解讀為親共人士。而和中國人談左右更危險,目前中國共產黨以左派之名行右派之實,自己發展了一套山寨左右理論,我到現在還不太理解。

如果不釐清這些用法,很容易對一般討論社會政策走向的左和右產生誤解。比方說現代民主制度裡所謂的偏左,並不是共產主義的極左,而是一種以市場經濟為前提,落實社會平等的政治理念。又比方說,在西北歐相對右傾的政策,在東亞可能會被視為左傾。

某天我在瑞典高中歷史課綱裡看到中國共產黨的建國神話「長征」,把我驚呆了。萬惡共產黨的長征怎麼可以教?!不過看了教法的描述後,我稍稍冷靜下來。首先長征不可否認是中國近代史上的重要事件,而且瑞典老師也必須引導學生去思考這個建國神話的建構過程。

共產經濟和政體已經失敗了20餘年,我們不用再把自己侷限在對共產黨深惡痛絕的黨國格局裡面,大可以開始理性地審視這一段歷史。曾把人類送上太空的共產經濟,它的瓶頸是什麼?為什麼民主制很難在共產社會紮根?在共產極權釀下悲劇的同時,較溫和的社會主義理念又是如何被整合到歐美的民主制度裡?

與其恐左,不如知左。如果不理解左和右的過去,學生很難去理解左和右在現代民主政體中的意義;也更難理解臺灣一直只有偏右政策的現象,和所謂第三勢力興起的經緯。當然,老師也必須公正持平,不忘說明現代左右理念各自的潛力和極限。 

3. 培養學術寫作

瑞典高中瑞典語有三級,對文學、影劇作品的鑒賞和分析多集中在第一、二級,而整個第三年都把重心放在學術寫作的訓練。我自己在上瑞典語第三級的時候寫過一道作文題目,題目提供了瑞典各階層薪資近20年來的演變,和幾種代表性職業在歐洲各國薪資的比較列表,要求學生申論一個職業的薪資應該用什麼基準來決定。我知道我的老師是左派黨黨員(左派黨是比社民黨又更左傾一點的瑞典小黨),所以我大力歌頌平等,主張所有工作的薪水差距越小越好。結果這篇文章沒有及格,老師說我的立論沒有以事實為基礎,正反兩面的分析也不足夠。

順帶一提,今年瑞典語第三級的全國統一考題,是讓學生先閱讀幾段文本,描述活字印刷術在歐洲帶來的革新和意義。請學生根據文本,申論Ipad、Kindle等數位閱讀科技,是否能被評價為和活字印刷術有同等意義的技術革新?

其實,瑞典高中生也不見得能寫出非常精彩的學術文章,但是嚴謹引用和分析資訊的過程,對一個孩子的邏輯和批判能力都是非常重要的訓練。

我知道臺灣的國文老師必須培養學生去應付像「獨享」、「圓一個夢」這類空靈的作文考題。但是國文科是目前臺灣學校裡唯一讓學生練習寫作的科目,國文老師任重而道遠,如果能偶爾穿插對思辨能力更有挑戰性的作文練習,學生一定會受益匪淺。

我自己在上學的時候,把課綱的內容視作空氣一樣理所當然。現在因為課綱微調的爭議,臺灣的學子開始察覺和抵抗在課綱幕後的那一雙手,令人感到十分欣慰。

課綱,就好像一個公民的建造藍圖。在關心課綱微調的同時,建議大家也試著在心裡描繪一個理想公民的特質樣貌,然後一步步往回推。什麼樣的建材,什麼樣的建築程序,能育成這樣的公民?我們目前的課綱,有這些必要的建材嗎?

【繼續閱讀】

吳媛媛:翻轉教育,從翻轉社會開始──福利政策的反思系列二(下) 

【延伸閱讀】

吳媛媛:為什麼臺灣急需左右輪替?

蔡慶樺:德國如何面對歷史傷口

【讀者投書】珊和子:真實、歷史和記憶 紀錄我出生的那一年

【福利政策反思系列文章回顧】

福利政策的反思系列一:我的瑞典工會初體驗

福利政策的反思系列二(上):瑞典五十年前的歷史教科書

瀏覽次數:17346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