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楢山節考:4K修復版》劇照。 圖片來源:本文圖片皆為双喜電影提供。

第71屆坎城影展最大獎金棕櫚獎剛剛頒發給是枝裕和導演的新片《 小偷家族 》。至今曾榮獲坎城最大獎肯定的總共四位日本大導演,在是枝裕和外還包含1954年衣笠貞之助導演《地獄門》(當時最大獎尚未稱為金棕櫚獎,這是1955年後才有的名稱)、1980年黑澤明導演《影武者》、1983年今村昌平導演的《楢山節考 》,1997年一樣由今村昌平執導的《鰻魚》再度榮獲金棕櫚獎,讓他成為少數曾二度奪此大獎的亞洲導演,也奠定今村昌平導演在國際影壇的大師地位。

《楢山節考:4K修復版》現正在台熱映中。在本片問世35週年之際上映,讓影迷有機會在大銀幕上觀看影壇經典,深具意義。修復版從原始拍攝的35厘米負片膠卷、正片拷貝與錄影帶等擷取修復素材,一秒24格,每格逐步用數位4K掃描儲存與音畫修復,力求還原膠卷拷貝的真實面貌。

故事發生在日本古代信州,深山偏鄉貧困農村裡有著「上楢山」的棄老習俗,子女要將家中年滿70歲的老人揹至山裡自生自滅。69歲的阿玲婆婆(坂本壽美子飾)上山時間已到,身體健康的她還故意敲掉門牙,塑造自己已老邁的形象。她擔心長子辰平(緒形拳飾)像他父親那樣,不敢揹她上山,招致村民嘲笑;又掛念兒子跟孫子的婚姻與生計,在上山前為家安排妥當,鞠躬盡瘁付出,直到最後一刻……

阿玲婆婆怕惹來浪費糧食的閒話,自己敲斷牙齒。

電影改編自日本作家深澤七郎的同名小說,書名大意為楢山民謠的考證,有三個改編版本,分別由不同的導演執導:1958年版木下惠介、1983年版今村昌平、1999年版新藤兼人。他曾是小津安二郎的副導,去年坎城影展70週年,更特別安排《楢山節考:4K修復版》世界首映在坎城放映,更可見導演在國際影壇的重量級份量。

以人類學家的踏查精神拍電影,直指農村殘酷生活

「日本新浪潮四大導演」之一的今村昌平,被喻為導演中的人類學家。他的影像力求寫實,早年編寫劇本時長時間泡在圖書館,大量閱讀社會學家、人類學家的書籍,累積深厚的社會科學素養,透過拍片來實現自己對人類與日本社會的觀察。他擅長從生與死、性與愛等人性需求的基本層面出發,挖掘深藏於日本文化中的神聖與世俗、上流和下流,透過影像挖掘出大和民族靈魂的深刻內在。

今村昌平注重農村場景的真實性,特別在日本長野縣北安曇郡小谷村一處廢棄村莊搭實景,當年拍攝期超過一年,用超過5億日幣預算完成,才拍出片頭鏡頭俯拍、與世隔絕的農村裡,大雪紛飛的合掌構造茅草屋中,人們勉力求生存的生活樣貌。

荒地裡人與飛禽走獸為了生存同樣奮力掙扎。

導演拍下農人們不同的性愛場面,如辰平和新妻子的肉慾交歡、次子利助因體臭沒有女人願意跟他做愛只好找村中動物人獸交、孫子介左吉和未婚妻阿松在野地媾合,這些畫面和動物交配與獵捕吞食的景象交替呈現。導演也拍下未婚妻阿松一家因飢寒偷盜村民糧食,村民決議一起將全家人活埋的殘忍經過,貧窮農村裡發生的一切,傳達人類與萬物都一樣,在大自然法則下面對生存與淘汰的殘酷過程,寫實拍出農村和諧表象背後的殘酷面貌。現在看來觀點依然銳利,影像生猛,深具震撼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45歲的坂本壽美子,扮老演出緒形拳69歲的母親阿玲婆婆。為讓角色更寫實,她削去4顆門牙,減重10公斤,令人敬佩。當年在坎城頒獎典禮上,由坂本壽美子代表領獎,從《大國民》(Citizen Kane)傳奇大導奧森威爾斯(Orson Welles)手中接過獎座,對坂本壽美子的敬業,奧森威爾斯還特別獻吻向她致意。

傳奇導演奧森威爾斯頒贈坎城金棕櫚獎給予坂本壽美子。圖片來源:坎城影展官網。

上山面對死亡,接受無情的輪迴

電影花大半篇幅鋪陳阿玲婆婆上山前安頓家裡的過程,她為喪妻的辰平找到新老婆、拜託鄰居村婦替次子利助解決生理需求,避免他再去人獸交被全村瞧不起,教新媳婦勤儉持家、捕捉溪魚為家裡增加糧食,孫子在未婚妻全家被活埋後很快找到新妻子,代表家裡又多一個吃飯的人,她理解上山的時刻終究到來,主動向村中耆老表達她該上山了,讓長子辰平從猶豫不捨,到最後背母親上山。

電影後半段,辰平背母親上山,一路上遵循習俗,母子沒有交談。到了山頂,辰平看到村中先人骸骨散落各地怵目驚心,忍不住擁抱母親,捨不得離開,但阿玲婆婆卻甩他巴掌,催他趕快回家,同時向天合掌坦然面對死亡。辰平下山時飄起冬天第一場雪,回家看見太太阿玉,介左吉新妻子坐在火爐邊,鏡頭帶到母親的腰帶被家中兩位新成員纏在腰間,次子利助唱著死亡的歌謠,辰平終於體悟生命無情的輪迴,他也會像母親一樣上楢山,面對死亡的最終時刻。

緒形拳將坂本壽美子帶至深山拋棄。

導演安排對照組,對比阿玲婆婆的豁達坦然和鄰居老爺爺臨死前的掙扎。同樣面臨「上楢山」的70大限,阿玲婆婆積極安排後事並說服兒子辰平坦然面對,鄰居老爺爺卻展現「好死不如賴活」的真實人性,結果他兒子狠心將父親綁住推落懸崖摔死,任由禿鷹啃食。辰平在回程目睹這一切,但他沒有阻止鄰居,因為他也做了一樣的事情,為了讓家人能活下去,他們都以不同形式維持棄老的習俗。

不願上山的老人甚至被綑綁拋棄。

在天道循環中,探究人生的意義

導演今村昌平說:「阿玲婆婆明白上山自我了斷生命,是為下一代的生活著想。主動赴死延續他人的生命,等同為他人而死,這就是她生命的意義。當死亡等於『活著的意義』,讓她在臨死前充實了自己的生命。」她相信在下雪時上楢山,是她最好也是最終的歸宿,她接受死亡才能讓下一代生存下去,無情的天道,就這樣在一代代中循環下去。

最後以今村昌平導演在1983年的話作結:「改編自棄老傳說(楢山節考)的本作品,乍看之下很殘酷,其實只要回頭檢視現代,人類早已化為制度社會的小齒輪之一,這樣還能說作品的設定很殘酷嗎?長照社會的恩惠會帶給人類真正的幸福,充實生命的意義嗎?比起開設老人安養院,棄老是否更適合做為人生劃下句點的方式呢?面臨全球性的環境汙染及人口爆炸問題……這跟有人誕生就要有人死亡的小村子有何不同?我想藉由探究阿玲婆婆的生死觀,去了解人生最核心的意義。」

35年後再回頭看,不論電影或導演的思想都超越時間與空間的限制,在台灣進入高齡化社會的當下,重看這部雋永的經典,更能引發省思。

瀏覽次數:1614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政大歷史畢,白天為廣告文案、晚上寫電影、做電影導演、演員、藝文人物專訪與評論,曾擔任台北電影節媒體評審、電影雜誌駐紐約特派,曾任職於多家片商多年。現文章散見於獨立評論@天下、壹週刊、兩廳院藝文指南針、報導者、雅虎電影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