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群眾在布拉格溫徹拉斯廣場點燃燭光,紀念捷克前總統哈維爾逝世,感念他發動絲絨革命,帶捷克走入民主化。 圖片來源:鄭宇欽攝。

捷克國防部長史托斯基(Martin Stropnický)面對記者提問是否支持北約成員國有意強化烏克蘭武獲能力,他回答「Česko s největší pravděpodobností nebude dodávat zbraně ukrajinské armádě (捷克極有可能不會提供烏克蘭武器)。」,這答案令我一點也不訝異,雖然他長年負責藝術行政,但他的決策判斷卻顯現保護捷克國家安全的最好考量。第一次知道史托斯基這位政治人物,是我在布拉格「葡萄園歌劇院」(Divadlo na Vinohradech)的牆壁上懸掛的照片看到,這位捷克絲絨革命時期的靈魂人物之一,經歷過政治的洗禮,一路從國會議員、文化部長,至今出任國防部長。今年2月初北約舉辦防長會議,當一遍反俄救烏的聲音中,史托斯基的聲音雖微弱但最能反映出國際安全學者與官員的憂心。

烏克蘭危機反映出當年1989年蘇聯集團民主化的挑戰,縱然民主戰勝共產,但國與國之間不會因意識形態消逝放棄國家利益。1991年烏克蘭舉辦獨立公投,在主權議題取得百分之九十的共識,但在國家發展策略上,卻因親俄、親歐美路線造成矛盾,失控的矛盾進階成武力鬥爭。蘇聯時期,蘇俄為建構社會主義大家庭,推動混居移民、推廣俄文,蘇聯瓦解後,昔日僑民都落地成為公民,僑居公民成為後社會主義時期影響前社會主義國家最大的政治發展特色。2004年橙色革命,一場烏克蘭總統大選,卻是歐美與俄國政治影武者的角力,2010年親俄派當選總統旋即逮捕親歐美政治領袖,3年後亞努科維奇總統疏遠烏克蘭與歐盟經貿關係,反與俄國的合作加速。

亞努科維奇總統親俄立場激發親歐美烏克蘭人的抗議,從此大小不斷地抗議事件影響社會穩定,2014年2月可說是烏克蘭黑色二月,陸續爆發烏克蘭鎮暴警察狙擊手槍殺抗議人士、烏克蘭發佈通緝逃離的亞努科維奇總統、克理米亞首府被親俄民兵占據。2014年3月俄國會批准派兵,俄軍進入克理米亞保護俄國僑民,並暗中協助克理米亞舉行主權獨立與回歸俄羅斯聯邦的公投,歐美因此對俄國進行經濟與旅遊制裁,但此舉並未成功阻擋俄國私下暗助烏克蘭親俄民兵的策略,同年4月7日烏克蘭親俄民兵成功控制Donetsk、Luhansk與Kharkiv城市並舉行公投,烏克蘭發動反恐行動打擊親俄民兵,政府軍與民兵戰火激烈甚至波及民航空難(MH-17),為避免戰火擴大,歐、美、俄、烏展開停火談判,甚至中國在聯合國駐點研究學者趙雲龍對筆者表示,中國都擔心自身捲入第三次世界大戰。


▲布拉格KGB博物館,展出俄國勞改營(Gulag)中囚犯的衣服與草鞋。(攝影/鄭宇欽)

● 俄國的考量與堅持

自烏克蘭親俄民兵發動攻勢,俄國從情報到軍品,明幫暗助不曾少過,對俄國來說這不是烏克蘭自己的衝突,這更是維護俄國家利益的重要戰役,2014年10月俄普欽總統命駐兵烏克蘭邊境,烏克蘭衝突已從原本內部政府軍與民兵對決,上升為烏克蘭與俄國重兵對制。為甚麼俄國堅持介入烏克蘭衝突,俄國圖烏克蘭甚麼?

從國際政治到國家利益,綜合彙析如下:

1. 杜絕親歐美烏克蘭政治領導控制政府。烏克蘭從橙色革命後,親歐美政治領導主導憲政、教育、政治、經濟、社會改革工程,一點一滴地去俄化,從語文到制度,俄國對烏克蘭的控制力如漏沙一樣,分分秒秒逝去。俄國為能有效控制烏克蘭政府,推出不少經濟援助政策,拉緊俄國與烏克蘭的關係,防止歐美再次建構防堵。

2. 防範後社會主義國家轉型範例影響俄國政局穩定。

1989年蘇聯瓦解,從捷克到保加利亞,接受歐美政經制度,紛紛加入北約與歐盟,尤其北約東擴一事,更讓俄國大動肝火。筆者年前至捷克外交部參加北約與國際安全研討會,當年在北約莫斯科辦公室工作的人在會議上表示,俄國至今很介意北約東擴,尤其擔心後社會主義國家的政經轉型會啟發俄國境內親歐美人士要求俄國進行政經革新,進而影響政局穩定。

3 .防堵歐美經貿影響力弱化俄國經貿機會。雖普欽在擔任總理時與德國梅克爾總理談及建立歐俄經濟體,但歐美與俄國在歐洲境內的競爭卻是零和賽局。歐美與俄國擅於經貿外交,透過貿易與援助的方式拉攏第三國,單純的生意蒙上不單純的政治考量,歐盟、美、俄三方走入外交紙牌屋。

4. 主導美、俄、歐盟、烏克蘭的零合賽局與紙牌屋。從烏克蘭脫離蘇聯後,俄國一直認為烏克蘭是零合賽局的問題,尤其烏克蘭獨立後經濟轉型一直是這國家長期發展的致命點,俄國更擅於操弄烏克蘭經濟阿基里斯腱。烏克蘭對俄經濟的依賴,讓歐美憂心會讓其他東歐國家臣服俄國,因此在里斯本條約通過後,更加大對新歐盟成員國的援助,並加速其他東歐國家加入歐盟的處理程序。2010年後,全球化雖成為各國追求的目標,但以國家發展現實層面來看,區域整合比較與各國息息相關,因此從捷克到烏克蘭都成為歐美與俄國拉攏區域夥伴的戰場。


▲布拉格KGB博物館,展出俄國KGB歷任局長的照片。(攝影/鄭宇欽)

● 北約的心塞與逆襲

俄國基於以上考量,因此對烏克蘭的控制不肯放鬆,面對來勢洶洶的俄國,北約成員國因為國防預算短缺、反恐行動入不敷出問題個個心塞,更因烏克蘭問題吵得不可開交,尤其北約剛換秘書長,北約各會員國的不滿與政治計算更讓新任秘書長疲於奔命。回顧北約2014年秘書長工作報告,篇幅滿滿外交辭令,就是看不到解決烏克蘭的有效方案,隨著烏克蘭局勢惡(俄)化,北約終批准成立「指揮管制」中心 於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波蘭、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等六國,部隊總部設在波蘭的史特丁(Szczecin),派遣先鋒部隊介入烏克蘭衝突面對俄國的強硬立場,北約的快速逆襲,越來越多國家擔心,烏克蘭內戰是不是冷戰延長賽?

● 結語

烏克蘭衝突會不會成為歐美俄新冷戰?會不會成為第三次世界大戰?

綜合分析指出,兩次大戰給各國領導一個教訓,秘密外交不會是解決問題的最佳途徑,反而透過國際組織的調解,讓衝突各方坐下來談出解決的模式,因此研判,烏克蘭衝突不會成為第三次世界大戰,但論及烏克蘭衝突會不會成為新冷戰,綜合分析認為,這答案是肯定的,其理由在於北約與俄國再次在對立,新舊冷戰的差別在於,舊冷戰是意識形態的對立,新冷戰是國家利益的對立。

(作者任職於歐洲情報研究院、任教於布拉格查理士大學政治經濟研究所)

瀏覽次數:4087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