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行政院經建會主委管中閔說,「早就沒有亞洲四小龍了」,一語戳破台灣長久以來自欺欺人的假象,也一語道出台灣現況的淒涼!日升日落,地球依舊每天運轉,但台灣,早已不是一九八○年代那個經濟快速起飛、和新加坡、香港、韓國同時崛起的小龍了!

所有的社會現象都是結果,所有結果都來自於政府施政,而政府採行何種政策,則是基於主政者信仰的意識形態和思維,台灣從高峰走向崩壞,就是因為近三任主政者,從李登輝、陳水扁到馬英九這三任總統,都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就是跟著美國走!

三位總統政治思維各有不同,但對台灣的經濟發展卻一致採行美國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高度偏袒富人、貶抑勞動價值,台灣目前所有的問題,都是從這裡開始,長期採行錯誤的施政方向及方針,不但造成經濟出現大問題,讓台灣前進的方向轉了大彎,原本朝著均富的社會邁步,卻調頭走上貧富差距愈來愈大的歧途;環環相扣,進而影響其他層面,政治上,政商水乳交融、形成政黨、民代、財團共犯結構,台灣整體發展陷入泥淖。

● 李登輝自由開放  帶進黑金政治

1988年1月李登輝接任總統,意味台灣威權統治年代的結束,急於為台灣撕掉「威權」標籤、改貼「民主」標誌的李總統,在經濟發展上向新自由主義靠攏,高舉反壟斷大旗,將國營事業民營化、開放金融業、反對證券交易所得稅、反對都市平均地權等連串政策,將台灣原本不明顯的貧富界限劃出清楚的分隔,糟糕的是,為了拚經濟,帶進了「黑金政治」,成為台灣沉淪的開始。

最明顯的例子是廣設銀行,在兩蔣時代,銀行為特許行業,當時全台灣銀行家數為25家,李登輝繼任後,打著「金融自由化」的旗幟,為財團開銀行鋪設康莊大道:透過修改銀行法,台灣共核准增加16家新銀行。開放新銀行設立後,財政部後續同意多家信用合作社、信託公司改制成為商業銀行。對於這項金融開放措施,另有一說是李登輝就任總統後為鞏固自身勢力,對抗黨內的權力鬥爭,透過開放新銀行,換取本土大老闆政治上的支持,但無論是單純市場開放的考量,還是政治目的介入,這項開放政策,讓政商緊密結合,成為生命共同體,重傷台灣的分配正義。

1991年年底起,新銀行陸續開張營業,金融市場飽和、競爭激烈,為了爭取客戶,部分銀行或降低承作標準、或放寬授信條件,削價競爭,以致不良債權大增,金融業逾放比過高。1998年台灣爆發本土金融危機,中央票券公司跳票,連鎖反應是宏福票券、泛亞銀行、台中企銀都出現經營危機,引發金融業震盪。李登輝說台灣的銀行太多了,財政部也依銀行法「主管機關必要時可以暫停受理新銀行申請案」的規定,宣布暫不受理新商業銀行與工業銀行的申請。

雖然新設銀行喊卡,但已營業的新銀行一家家出狀況,民進黨執政後,2000年「南霸天」王玉雲創立的中興銀行爆發一百多億元的非法超貸弊案, 2001年10月中央存款保險公司接管中興銀行,自此中央存保公司一直接忙著接管出紕漏的銀行,2006年12月接管台東企銀、2007年1月接管花蓮企銀及力霸集團王又曾創辦的中華商銀、2007接管寶華銀行(前身為長億集團楊天生創辦的泛亞銀行)、2008年90月接管慶豐銀行…。

這一波金融危機中也有重量級政界人士落馬,李登輝時代的立法院長劉松藩,與前廣三集團總裁曾正仁共同向台中商銀超貸十五億元,抽佣一億五千萬元,涉及共同背信罪,曾經在立法院「喊水會結凍」的國民黨立院黨鞭廖福本,後因奇美假股票案入獄;李登輝的大掌櫃劉泰英則也因侵占政治獻金及國安密帳等案,觸犯侵占、背信、銀行法、稅捐稽徵法、公司法等罪而被判刑入監。

● 陳水扁的自由開放  貪贓枉法

陳水扁在李登輝之後當選總統,官商勾結充分印證了「青出於藍、更勝於藍」這句話,陳水扁的財經施政,可以用「亂」跟「貪」來總結!

阿扁上任後宣示,經濟是台灣的生命線,如果經濟垮了,台灣也完了,因此要暫緩社會福利,經濟優先!延續新自由經濟的主張,以「發展經濟」為理由,扁政府發揚光大李登輝的黑金政治,重建執政黨的政商關係,熱烈擁抱親綠財團,紅頂商人「世代交替」。民進黨執政後所作所為完全與黨綱背道而馳,和國民黨一個半斤一個八兩,台灣焉能不繼續向下沉淪?

具體施政上,阿扁任內不斷「改改改」,扁政府曾召開兩次全國稅改會議,但在財團運作下,立法院財委會及財政部對結論卻束之高閣,一無作為。但最糟糕的改革是金改,2001 年推動第一次金融改革,2004 年推動第二次金融改革,但兩次金改只更讓台灣社會愈來愈遠離分配正義。

一次金改又稱二五八金融改革方案」,扁政府的目標是兩年內將金融機構壞帳比率降到5%以下,銀行資本充足率提高到8%以上,以強健金融市場體質。而新銀行管理不佳經營不善,理應由股東負責,但陳水扁政府卻以「金融改革」為名,立法設置金融重建基金,用全體納稅人的錢為新銀行補破網,以中興銀行為例,中央接管四年後,終於將這個燙手山芋拍賣出去,但金融重建基金必須填補641億元,這筆錢的每一分一毫,都來自普羅大眾繳的稅! 

二次金改宣示為擴大規模、提升金融業國際競爭力,金控公司兩年內要創造三家市佔率超過10%的銀行、公股金融機構家數由12家減至6家、金控家數由14家減至7家、至少一家金控到海外掛牌或引進外資。理由冠冕堂皇,但實際情況卻是阿扁藉「二次金改」為財團打開併吞公營金融機構的後門,將公營行庫以低價賤賣給特定的民營金控公司。

李登輝有大掌櫃劉泰英,陳水扁不遑多讓,也有一忠心耿耿的大掌櫃鄭深池,在二次金改中穿針引線並擔任金融業者行賄扁家輸送賄款的白手套,協助陳水扁上下其手賤賣國產、掏空國庫;陳水扁也在卸任後被查出多項弊案,包括龍潭購地案、二次金改元大併復華案、國務機要費案、機密外交案、海外洗錢案等多案,官司纏身,其中他和妻子吳淑珍在二次金改時收受元大集團創辦人馬志玲兩億元賄賂,協助元大證券購併復華金控,扁、珍各依貪污罪被判刑10年及8年。

● 馬英九的自由開放  忽視分配議題

馬英九的政治不沾鍋個性,他個人沒有貪腐問題,他帶領行政團隊卯足勁拚經濟,但卻忘了拚經濟的目的是什麼!

馬政府的經濟學博士、院士一堆,但這些經濟專家,包括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台灣經濟研究院,永遠只在研究產業如何把餅做大致富(包括 WTO、TPP、RCEP 及服貿),讓資本家更富有,卻忽略經濟學中「分配」這個重大議題,一般百姓能否分享經濟成長的果實,甚至收入倒退的問題,似乎從來不在這些專家關切及研究的範圍;馬政府雖嘗試解決軍公教退休金及勞保年金不公不義的情況,以及實施房地產實價登錄(實價徵收仍遙遙無期),但改革還是太少、太慢,對改善貧富差距於事無補。

可以說,從李登輝總統開始的三任總統及財經內閣,全部不及格!而立法院財政及經濟委員會的立委,絕大多數本身就是財閥,不然就是財閥的代言人,國民黨早已遠離三民主義,改為信仰「錢有、錢治、錢享」,但每週召開中常會時,黨主席仍然默念〈國父遺囑〉,真是笑話。

從國家領導人選擇信仰新自由主義起,就注定台灣走下坡的命運,因為國家的命脈完完全全掐在資本家手裡,讓唯利是圖的資本家治國,台灣還有前途嗎?

【編輯推薦延伸】

朱敬一:鸚鵡是台灣經濟政策的「害蟲」

辛翠玲:新數位經濟時代、民主制度與經濟價值

蘇慧君:貧富差距的擴大,並非發展經濟的必要之惡

photot credit:Lemuel Cantos  (CC BY 2.0)

瀏覽次數:23055

延伸閱讀

楊志良為公共衛生學者、前行政院衛生署署長。目前為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兼任教授、亞洲大學教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