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花開的聲音」是此次台中花博的精神地標,也是地域藝術創作焦點。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2018年台中花博(經國際園藝生產者協會AIPH指認為A2/B1級展覽)終於在11月3日隆重開幕了。這次花博以「G.N.P.」(Green Nature People,綠色、自然、人文)為主題,並透過花卉協會與藝術設計雙軌企劃,推動了三個不同子題的分區展覽。

其實,當年申請並於2013年獲得核可的展場,原本是在后里馬場及毗鄰的大面積軍營森林區。不過由於營區閒置多年,2014年發現已經成為石虎棲地。於是,展方毅然修正,改為后里、外埔加上豐原葫蘆墩水圳園區,尊重自然保育的決策,也受到AIPH的肯定。

來花博,你要看的不只是花

一個大型的國際花博,需要有天時地利人和以及充足經費支撐。之前的台北花博原本計畫在關渡平原開展,但因土地多為私有,徵收困難,乃移到圓山、北美館與大佳河濱公園,串連成一座都會型大展區。而歷年來國際知名的花博背後,亦有長期的研發定位,如荷蘭的世界園藝博覽會Floriade每10年才舉辦一次,但早已跳脫簡單的花海意象,反而是以城鄉再生、產業創新為遠程目標。

2012荷蘭Floriade除了傳統花卉展外,並以綠能循環為主題,結合可負擔的地景設計。

花博策劃者也有義務推動園藝材料的研發創新,此即為耐旱低維管觀賞草展示。

杜拜、中國大陸、韓國等的花博,多以展現城市魅力、城市經濟競爭力為標竿,而致力於光鮮亮麗的大面積花海佈置、人工水景及裝置性的地景藝術。德國的花博則以長年園藝產業與科技研發為基礎,清晰訂定園藝產業與現代化城鄉發展、綠色生態城市基盤建設的責任,並精準地與永續設計、生態城鄉、智慧農業園藝科技等議題緊密扣合。

2013韓國天順花卉博覽會,也將概念延伸到區外濕地保護區生態棲地的保育。

2015日本國際博覽會(EXPO)10週年,啟動了「自然低維護管理」(Wild Flower Landscape Design)措施。

2015日本國際博覽會10週年,引入園區智慧電動車接乘、可食地景、有機廚房培力平台等設計。

而這些花博的策展定位,尤其有賴場地選址的適切性與可持續性。原本選定的后里儘管與台灣花卉園藝聖地彰化田尾、永靖地區距離並不遠,但土質不佳又缺水,是園藝經營的最大障礙,如果再套用慣行的花卉地景展示,勢必先天不良、維管成本高。是以,原來花卉專業團隊所規劃的計畫,就顯得欠缺生氣。

誠然,園藝產業的範疇相當廣泛,除了花卉外,蔬菜、果樹、造園景觀、花藝以及相關民生農業經濟(如茶、米、雜糧等)均涵蓋在內,新的可食地景、永續農業、園藝治療、地景美學等新議題,也在不斷蛻變中。因此,新的設計力、科技研發與園藝產業的「再詮釋」,就成為新的翻轉契機。

以設計為基盤之花博策展人制度之突破

當土地條件、環境條件不再是利基時,傳統主題園區的策展規劃模式即顯出疲態、缺乏吸引力。台中市政府在短短近三年間重新思考定位,跳脫框架,找了一群年輕設計策展團隊,給予他們足夠的創意自主,並以G.N.P.概念來串連。於是,我們看到「聆聽花開的聲音」以創新機械科技來展現溫柔的花開過程,還有透過五感體驗融合土香、茶香、穀香的展覽空氣,確實是聰明的構思。

2018台中花博在台灣本土農業、園藝資材展示上,有更進一步的發想。

而結合既有森林區、重新詮釋不同海拔高度的台灣植被生態,在不用外來能源的展示技法上,確實另有一番動人的空間體驗。此外,相關藝術家參與的多元創作,也成功呈現了台灣天然建築媒材如竹、磚、土、漂流木等的魅力。而在年輕一代的創新中,又能邀請到享譽國際的光景設計大師周鍊老師親臨指導、傳承經驗,確實更提升了總體花博園區的人性溫度與氛圍。

台灣是蘭花王國,后里原本也是蔗田區,可惜蘭花的展示仍過於小格局,氣勢不足。

期待花博到綠色城市的「最後一哩路」

整體而言,此次台中花博開創了對藝術、美學、策展之重視,不同於都會型的台北花博,帶入了全新設計導向的空間配置與地景加值。尤其是最具動感的「聆聽花開的聲音」,融合音樂、藝術、機械與燈光設計的立體造型,是本次花博的視覺與聽覺地標,集結了聲、光、型、色等多元特質,也是各國藉花博展現國力中最具現代感的公共藝術作品。其它子題與場館的設計亦各具特色,並彰顯了台灣新一代設計師的跨界能量與光芒。

只是,當大多數人只觀看有形的空間美感設計,花博的真正意涵卻被稀釋掉了,而沒有想到:對園藝產業前端生產、資材、技術、研發、培育,以及後端行銷、消費者教育,乃至如何帶動「綠色城市」或「花園城市」的實踐,才是花博真正的宗旨。

只有消費端不斷需求、提昇品質與境界,才會再刺激生產端的研發創新動力。換言之,除了推廣可食地景、縮短各種園藝作物里程數、再發現各地鄉土植物、花卉種源,透過現代園藝育種篩選出最能適應氣候變遷、都市人工地盤及不同海拔高度環境限制的植物,建構出各國各地植物生態景觀的自明性,才是我們應更努力的「最後一哩路」。

葫蘆墩圳的活化與綠美化,有種反璞歸真的生活感。

也因此,AIPH在每次花博,都會與園藝、城市規劃、景觀及環境保育界合作,併行舉辦「Green City Forum」,邀請國際知名專家學者、業者進行經驗交流。尤其對於「後花博」場地活化、綠色城市與生活實踐的可持續性,實為關注焦點。

由此看來,花博並非只是一個放大的「花市」,也非單純的「地景藝術節」,它在各國發展歷程中,實有更深層的產業與發展策略。然而,此次台中花博三個展場除了展覽氛圍,卻看不到點到點、鄉與鄉、鎮與鎮、區與區間,社區民眾對「花園城市」或「綠色城市」的感染與擾動。台中市幾條大道,為何不趁勢加值為「景觀大道」?各城際間與展區的幹道,為何沒能成為「公園大道」?相關公共工程介面亦未看到與花博之接軌,欠缺更高層次對「花博」深層精神的詮釋與再現,更不用說與各城市推動中「國土計畫」的關聯了。這是很遺憾的事。

德國的「羅曼蒂克大道」全線就是各小鎮優美景觀的大串連,期待之後花博也能實踐這種「花園城市」或「綠色城市」的網路。

如果后里、外埔、豐原也得以和「浪漫台三線」巧妙接軌,以德國「羅曼蒂克大道」Romantic Road作為借鏡,其實每個小鎮都得以透過社區營造,開創出自己的「花博吸引力」。當每一個市民心中都能產生對美麗花朵的嚮往與需求,對自家、社區乃至城鄉的優質美感環境,自然而然會更殷切注意,而此正是荷蘭、德國、英國以不同尺度、不同規模、不同議題舉辦花博的精髓所在。

謹以本文感佩此次台中花博在藝術方面的創新,也殷切期待農委會等高層,正視「花博」與「園藝產業」的關係,繼全國農業會議後,有效盤點台灣的園藝產業發展課題與利基,研訂更清晰的發展方針,透過「花博」勇於宣示、引導、鼓勵,並躍昇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孵育平台。若此,則「聆聽花開的聲音」將不只是一種視覺與心靈印象,它將會更實務地激發出台灣園藝產業有利發展的「心跳」!

英國的花展更重視園藝產業界的「後場」,包括如何製作堆肥再生為有機土。

韓國順天花博的城市花園廊道與社區營造。舉辦花博不會只在「展場」,由社造帶動整體都市綠化與道路景觀活化,才是最高宗旨。

瀏覽次數:605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文化大學景觀學系系主任郭瓊瑩,曾在內政部營建署國家公園組擔任技正八年,並長期擔任國家公園計劃委員,熟知國家公園發展,也是國內研究國家公園的著名學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