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黃明堂攝。

「太陽花學運」行動延續多日,導火線雖是「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審查程序上的草率,然而,運動能夠得到持續支持、廣泛號召動員的關鍵,除了表面上政治、經濟的理由為各方多所議論之外,比較少見討論的因素,或許也更為重要的就是世代衝突。

「佔領立院」行動顯示,年輕一代對朝野在制度化場域審議服貿協議,表達了強烈的不信任。為什麼台灣與新加坡、紐西蘭的自由貿易協議不見這樣的反對聲浪?無疑,複雜的兩岸互動與歷史情結,加上大陸市場占台灣經貿的可觀比例,彼岸對此岸的磁吸作用及其長期意涵,引發年輕世代高度的不確定感及相當程度的憂慮。

兩岸經濟形勢消長之下,即使一樣面對不斷高漲的房價,對岸年輕人有較佳的創業環境和不斷上漲的薪資為後盾,台灣的年輕人卻面對非常不友善的經濟環境:節節攀高的學費、死寂不動的薪資、錄取率超低的公務員考試,流浪教師現象蔓延到流浪教授,高學歷失業怵目驚心……。

與之相比,台灣上一代人的成長環境卻非常不同──那些嬰兒潮世代大多是過去快速經濟成長的受益者,不管是科技新貴、影視藝人、中小企業老闆及高層、土地重劃開發的受益者、炒房炒股達人、公教人員、包租公婆……幾乎都有大量安穩的財富及政府補貼的社會保險與福利等待他們。然而,千禧年後經濟成長低迷,人口老化的退休潮即將來襲,政府財政赤字和舉債都在擴大,在藍綠兩黨僵持對抗的政治體系裡,年輕一代面對的經濟前景似乎難見突破的出口。

波士頓大學經濟系教授克里喀夫(Lawrence Kotlikoff)是鑽研世代會計的專家,他曾根據下面公式,計算出「享盡好處」的嬰兒潮世代,給未來的子孫帶來永遠難以償還的債務黑洞:

未來世代的負擔 = 政府支出現值 + 官方債務 + 隱性債務 - 當前世代應納稅款的現值

十年前,他在《世代風暴》(The Coming Generational Storm)書裡這樣描述2030年的美國:

 「如果我們可以穿越時空,進入2030年的美國,你將看到一個老態龍鍾的國家……。處於絕望中的政府把稅率加得像天一樣高,把退休及醫療福利削減得七零八落,國防、教育和其他的重要支出也面臨緊縮,並且還向外借了遠超過償付能力的巨額債務;此外,它還瘋狂地大量印鈔票,想要應付數不清的賬單。

「你看到了許多人逃稅,通貨膨脹攀高,並且還不斷往上飆升;地下經濟規模愈來愈龐大,貨幣以驚人的速度貶值;離開這個國家的人遠遠多於進來的,這些人離開,因為他們相信未來的情況還要更糟。

「你看到了政治動盪,失業問題嚴重,罷工不斷,犯罪行為猖獗。利率之高,史無前例,金融市場也是一片狼藉混亂。一言以蔽之,你看到了正走向第三世界國家處境的美國。」

在新近出版的《世代衝突》(The Clash of Generations)書中,克里喀夫教授也進一步提出更新的計算,數字顯示美國未來世代的負擔已經到了211兆美元的天文數字,相當美國GDP的14倍之譜!書裡提到:

「目前,年齡介乎18 歲至35 歲的美國人為數約7000萬。試想一下,7000萬人浩浩蕩蕩遊行到首都華盛頓將會如何?這一大批年輕人因不滿所受待遇而齊聲向長輩抗議又將如何?這一大批年輕人攜手組成世代正義黨(Generational Equity Party),投票支持代表新世代及未來世代利益的候選人又將如何?」

無獨有偶,英國匯豐控股的首席經濟學家金恩(Stephen King)也在去年新著《經濟成長的終結》(When the Money Runs Out: The End of Western Affluence)認為,過去六十年驚人的經濟成長,在歷史上並非常態,未來可能要面對長期的經濟停滯。當經濟不再成長,社會上瀰漫「不信任」的氛圍,將凸顯出三大斷裂,其中貧富差距、債權人與債務人斷裂都是過去存在的問題,但老年人與年輕人的斷裂(世代矛盾)卻是現有民主架構難以解決的問題。為數眾多的嬰兒潮世代即將退休,他們希望享受健康、無財務壓力的退休生活,並且期待後代子孫能幫他們埋單。

然而在高房價、高學費、低薪資、就業市場停滯的多重打壓下,年輕人失業率遠高過其他年齡層,許多人即使有工作,卻不幸淪為萬年實習生。如斐林(Ross Perlin)在《實習國度》(Intern Nation)書中所描述,眾多千禧年後接受高等教育的世代,出校門後被迫接受一份又一份的實習工作,看不見隧道盡頭的亮光。他們與傳統晉升管道無緣,成為苦哈哈的萬年實習生。

在論者眼裡,這種「上一代吃香喝辣、下一代打拼還錢」的剝削,不亞於地主對佃農,或資本家對勞動者的剝削。而在所謂民主體制裡,政治權力主要由人數最多、聲音最大的嬰兒潮世代把持,他們制訂各種看似公平正義的社會福利,其實是建立在寅吃卯糧的財政透支基礎上,為自己謀福。

這也就是為什麼千禧世代的年輕組織「羔羊反擊」(The Can Kicks Back)提出「跨代財務負擔改革法案」(Intergenerational Financial Obligations Reform Act, http://www.thecankicksback.org/informact)之後,得到跨黨派1000位以上經濟學家(包含15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簽署支持。他們要求執政當局披露國家財政失衡的真正規模及其跨代意涵,並對政府預算和重大法案進行世代影響評估。

回到台灣,「太陽花學運」的年輕人厭倦黑箱的政治過程,也厭倦兩黨無能的政治領袖。他們在高度緊張的對峙情境中,承受壓力與不解,希望國人和所有老年政客放手,讓千禧世代、後代子孫在決策過程中擁有更大代表權和發言權。除了藍綠之爭、兩岸之爭之外,他們也悄悄引燃了世代之爭的戰火!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