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志凱:與其追趕人工智慧,不如擁抱開源軟件

2017/05/3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當今世界圍棋第一高手柯潔與AlphaGo對弈三盤皆輸,柯潔在第一局小輸1/4子後滿懷敬畏地說:「去年覺得AlphaGo還像個人,現在覺得它有點像神。」等到第三局棄子認輸後,柯潔說話更像站在神面前一名謙卑的凡人:「這輩子超越AlphaGo沒有可能,將來只能期望超越自己」。

相較之下,AlphaGo在戰勝人類第一棋士後,也隨即展現了神的高度,宣布未來不再參加跟人類的對奕,而將精力用在如何治療疾病、減少能源消耗、和發明新材料這些對人類民生經濟有實質貢獻的領域上。

這次人機對奕將大眾對人工智慧的關切推擠到一個新高點。就在同時,李開復對台灣在AI領域機會的看法,引發了許多人的討論,有台灣網民回嗆開復:「台灣可以成為人工智慧領跑者」。持這樣看法的人,應該讀一下紐約時報最近的一篇報導:〈人工智慧的競賽,中國超越美國?〉文中提到美國大幅刪減對人工智慧的研發經費,中國卻不斷加碼,從國家、省級到縣市都將人工智慧列為重點技術,僅僅一個三級城市湖南湘潭,便承諾拿出20億美金發展機械人與人工智慧,其他北京、上海、深圳投入的資源更不在話下。

人工智慧這種兵家必爭之地,人才、資金、市場,缺一不可,美國和中國在這三者的優勢無可撼動,像台灣這樣的小國,先天不足後天有限,只有智取,不可力搏。

▋當開源軟件成為時尚

人工智慧對科技的衝擊正在證明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2011年的預測,「軟件即將吞噬世界」(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只是現在更精準的說法應該是「開源軟件即將吞噬軟件世界」。

開源軟件(Open Source Software)原本是一個反智慧財產權的運動,而不是商業模式。它秉持「聯合世界幼小民族,以對抗邪惡企業帝國」的精神,不計其數的優秀工程師自願將腦力結晶無償公諸於世,由人類共享,以杜絕少數企業獨佔,造成弱勢企業無法競爭的壟斷狀況。從Linux到Android,從Apache到NGINX,及其他數以千計常用的軟件,都是開源軟件運動下的產物。

根據2016年第10屆Future of Open Source Survey的報導,78%的受訪公司已經採用開源軟件,64% 的受訪者甚至於直接參與開源社群,開放內部開發的軟件。開源軟件從一場左派的智財運動,逐漸轉變成右派的、潮尚的科技趨勢。

▋是什麼讓開源軟件迅速成長?

春江水暖鴨先知,創投業者對趨勢的嗅覺最為敏銳。根據VentureBeat 2015年的一篇報導,以開源軟件為商業模式的新創公司在過去5年家數迅速增加,成立稍早的,有些已經進入10億美金估值的獨角獸俱樂部,例如GitHubMongoDB,Mulesoft,或是Docker

許多大型企業如IBM或Morgan Stanley甚至公開宣示,未來企業使用的軟件非開源不用。為什麼企業對開源軟件會張開雙手熱情擁抱呢?主要有下面三個原因。

1.避免被軟件廠商鎖死。原始碼如果不開放,一切技術支援、版本升級都得聽任原廠商擺佈,甚至原廠商倒閉、產品線結束的威脅,也不罕見。

2.軟件品質提高。開源軟件原始碼全部公開,比較流行的開源軟件動輒擁有成百上千的一流軟件工程師日以繼夜地除蟲、維護,其產品可靠度比封閉軟件更高。遇到問題時,也比較容易從社群中徵求支援人才,改善後的版本又重新回到開源社群,由公眾分享。

3.使用成本總價(Total Ownership Cost)較低。大多數開源軟件不收軟件授權費(因為智慧財產權屬於公眾),企業只需要負擔諮詢專家或客戶支援費用,加以容易轉換廠商及軟件品質高,企業採用開源軟件的總體成本自然較低。

這是來自企業需求面的拉力。更重要的,開源軟件之所以盛行,還有來自軟件開發工程師社群的推力。

1.軟件工程師普遍年輕,許多都是千禧族,他們遠比上一世代具有利他傾向,對於開源軟件社群共享人類腦力結晶的理想完全認同,對據IP為己有的傳統商業手段反而嗤之以鼻。

2.千禧世代每兩三年換一個工作,在公司任職裡的資歷不重要,在開源社群中的貢獻才值得誇耀,可以隨身攜帶,到任何企業或新創公司求職。相形之下,在封閉軟件企業中的資歷,就業市場便受到許多侷限。

3.許多企業的軟件開發策略的制定已經從資訊長(CIO)下放到第一線軟件開發和執行團隊(所謂的DevOp, development and operations),由於科技進步太快,現代的DevOp團隊越來越傾向使用開源軟件,以便跟上市場的步調。

▋台灣可以思考的方向

軟件產業一向是台灣的軟肋,開源軟件這樣的趨勢因為削弱大型軟件企業或軟件大國的壟斷優勢,台灣應該大力擁抱,才能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加速軟件的開發和應用。但要鼓動這樣的思潮,至少需要從三個角度三管齊下。

首先,政府部門以及大型企業必須認清開源軟件這個不可阻擋的趨勢,在應用軟件開發上,降低對封閉軟件的依賴,逐步引進開源軟件的資源。在此過程中,當然必須招聘熟悉開源軟件社群的年輕軟件工程師。

其次在新創圈內,任何軟件、硬件、服務、新創的商業模式都必須依賴軟件來完成,因此必須審慎思考如何採用開源軟件增加企業競爭力,或加快產品開發速度。對於軟件新創公司而言,開源軟件的趨勢既是挑戰,也是機會。當軟件不再能夠賣錢,公司的價值如何能夠體現?當各式各樣的開源軟件有如免費建材,創業者有如深具創意的建築師,如何可以設計出最具巧思的建築?

最後則是教育。台灣不缺素質良好的軟件工程師,但是大專院校資訊教育必須即時跟上時代,將開源軟件全面引進學程,從工具的學習、社群的建立與參與、開源倫理的理解、到各種商業模式的探討,都必須考慮開源軟件造成的長遠衝擊,否則將與人才市場的需求嚴重脫節。

回頭再談人工智慧。根據中國烏鎮智庫發佈的《烏鎮指數:全球人工智慧發展報告2016》來看,中國有關人工智慧的申請數量總數為15,745件,居全球第二,僅次於美國的26,891件;而百度歷年來申請的專利,在人工智慧領域中便佔據了1,899件。在智慧財產權的角力場裡,台灣絕對遙遙落後。

反倒在開源軟件圈裡,無論機器人、機器學習、語音或圖像辨識、神經網路,各種人工智慧中的關鍵技術都有開源軟件社群不斷深耕。台灣既然不能單挑大象,一決勝負,是否應該儘早加入開源軟件螞蟻雄兵的陣容?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