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志凱:世界啊,你為「阿法世代」準備好了嗎?

2017/05/0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1960年代,年輕人的結婚年齡約在20至25歲之間,隨即生兒育女。因此嬰兒潮、X、Y各世代的時間週期,大約也是20至25年。進入了21世紀,先進國家的年輕人平均結婚年齡延至30歲之後,生育年齡更為推遲;另一方面,科技變化速度加快,產業型態、資訊傳遞、族群認同連帶受其衝擊,五年一小變動,十年一大變動,因此世代週期不再跟生育同步,反而與科技發展較為掛鉤,週期顯著縮短。

接續Z世代之後的世代,該如何稱呼?Z是26個英文字母的最後一個字母,Z世代當然不會是人類最後一個世代。幸好英文字母用完還有希臘字母可用,何妨從Alpha、Beta、Gamma、Delta重新開始?於是有人將Z世代之後的世代命名為「阿法世代」(Generation Alpha)。

▋誰是「阿法世代」?

澳洲社會觀察者Mark McCrindle把Z世代定義為自1995至2009年出生的族群,從2010年之後,便是「阿法世代」的正式開始。這一年,正好也是蘋果平板電腦iPad問世的那年。依照這個定義,「阿法世代」的第一波現在才剛上小學,人格尚未完成,有必要給予特別的關注嗎?

從社會現象觀察的角度來看,阿法族群仍在成型之中,自然無從觀察他們的偏好或屬性,年齡又小,對社會人口結構影響無足輕重。但全球每天有35萬「阿法世代」誕生,2035年時,他們的人口將高達地球人口30%以上。那個時候,他們面對的是什麼樣的世界?有什麼樣的工作機會?這些工作需要什麼技能?2035年的社會是否仍然開放、多元、安全?全球化和本土化的拔河是否仍在較勁、還是達到了相對平衡?

2035年,最年長的「阿法世代」也不過25歲,正要進入社會。今年他們剛滿7歲,未來他們必需面對的世界,今天養育、教育他們的家庭、學校、社會、也就是我們這些年長的成年人,應該負擔多少責任?雖然我們沒有水晶球能預見未來,也沒有駛向未來的導航系統,但能夠袖手旁觀、不預作準備嗎?

▋當機器與人工智慧大量涉入職場

2035年,當α世代大軍開始進入職場的時候,人工智慧已經發展了20年。人類社會所有現知的非體力競賽,無論象棋、圍棋、橋牌,或是美術、音樂、小說創作等,由於多年人工智慧發展累積的成果,大概需要分成初、中、高三級。初級是人與人的競賽,不能動用任何人工智慧的協助;中級是機器與機器,人類只能坐壁上觀;高級則是人機組對人機組,參加者運用獨門的人工智慧,好比古時比武者配備著一把青龍寶劍,或是17世紀的油畫家發明了一種獨特的油彩配方。

在職場裡,如果用簡單的勞力和腦力階級來區分,過去50年的趨勢是勞心者比例逐漸加重,勞力者降低。原因是從資訊的收集、整理、分析、到決策,週期逐漸縮短,對市場變化的反應速度加快,加上非物質性產品(例如金融產業)的發達,自然需要更多的腦力提供者。不幸的是,所有這些有規則可循的大腦活動,正是目前人工智慧或是機器學習想要模擬、取代的對象。

因此2035年的職場彷彿也有初、中、高級三組。初級是複雜的勞力工作,需求複雜多變,更需要人的溫度,例如各種技能與人格的教育工作,精緻的餐飲或旅遊職業,幼兒、病患、老年人的看護,或是物理保健、復健等,冰冷的機器無法取而代之。中級組是製造業,無論少樣大量,或是多樣少量,一切重複性的組裝動作都將由機器人取代,那個時候,生產競爭力的關鍵因素不在人工的素質,而是資本的效率。

高級組則是今天所有的服務業。2035年的服務業若不能晉階到人機合作,便只有降級到初級的純人力組。在人機組裡,人的任務是訂定組織目標,對不同的價值觀做出取捨,排列優先順序,以及對突發狀況的應變。在執行這些任務時,機器是不可缺少的工具,從資訊收集、分析、歸納、到可以畫出決策樹的日常決策,都將逐一交付給人工智慧完成。

因此2035年的職場可以簡化成兩類工作,一是有溫度的勞力工作(沒有溫度的勞力工作都可以被機器取代),一是能設計機器、操作機器、運用機器來協助高級決策的勞心工作。今天我們所熟悉的許多工作內容都必需改變,會計不能只會作帳,還必需能夠規劃財務;教師不能只傳授知識,更需要知道如何激發每一位學生的潛能;醫師不能只會看門診開處方,也要熟悉如何處理病人心理上的惶恐不安。

▋面對未來改變,當前的教育準備好了嗎?

第一波的α世代即將進入小學,12年後進入大學。今日世界的教育系統,從小學、中學、大學、到研究所,從師資的素質、教學方法、教學態度,到教育主管單位的視野、求新求變的彈性,甚至於家長的心態、期望,本來不是為「阿法世代」所設計,更不知如何為他們在2035年所面臨的社會預作準備。

除了人格培育之外,教育的重點之一在培養一個人思考的能力,其中記憶、歸納、演繹都是重要的腦力活動。越是傳統的教育,越是偏重記憶,因為有標準答案,其次是歸納,因為有跡可尋,最難的是演繹,因為需要想像力。問題在2035年的職場,這三種腦力活動的重要性完全顛倒,記憶性的原始素材幾秒鐘便可以從互聯網取得,何須佔據寶貴的大腦容量;以歸納法推導出結論,正好是人工智慧的強項,人腦終將在這個領域裡節節落敗;只有演繹的能力、不受束縛的想像力、天馬行空的創造力,才是人與機器分工中,人類智力剩下少數的強項。

問題是:當今的教育生態(家長、教育者、主管機構)是否有這樣的認知?是否具有足夠的能量發動改變,徹底改變教育的目的和教學方法?開始摒棄記憶,鼓勵創造?

當前的企業組織對未來的「阿法世代」也可能不知所措。

嬰兒潮和X世代一生中大約為三家機構服務,超過三家,極有可能他的職場生涯並不十分順利。在這樣極為穩定的工作環境中,個人與組織對彼此的忠誠成為重要的績效考量因素,激勵制度也為此而設計,升遷、薪酬、在職教育都以減少人員流動性為目標。但對「阿法世代」而言,他們可能平均兩年半換一個工作,40年的職場生涯中,將為17家機構服務。流動如此頻繁,公司一方面必須在員工相對短暫的在職時間內,讓生產力得到最大的發揮,另一方面為了爭取人才,不得不提供良好的成長機會,結果反而增加了「阿法世代」的流動性。

對於相對年輕的新創公司,新觀念不難接受,又有足夠的彈性可以設計新制度。但對於具有30、50年歷史、頗具規模的公司而言,員工成員往往三代同堂,既要維持傳承,又要一視同仁,在接納α世代上,必然產生嚴重的調適困難。

▋更「全球連線」的世代

教育心理學者主張語言決定一個人的思考模式,使用科技工具也像操作一種語言,「阿法世代」自幼兒起在科技世界中自我探索,發展出來的共同思考模式屬於跳躍式、而不是連續,是影像、而不是文字,注意力只能持續8秒鐘,卻可以快速切換;對於空間的感受不受三維限制,而是因虛擬實境而變形的多維空間,因此也造成了對即身的物理世界缺乏足夠的情境認知(situational awareness deficiency)。

人類語言向來在世代之間傳遞,中文、英文、或任何語言,自成一聚落,擁有類似的思考模式、價值觀念。「阿法世代」隨科技而成長,學習科技語言不靠世代傳承,而依賴在世代之內相濡以沫。因此地球上美國、蒙古、日本、印尼、阿根廷、甚至於中東各個國家裡「阿法世代」的思考模式、價值觀的差異性,可能比同一個國家內各個不同的年齡世代間的差異為小。不同空間裡的「阿法世代」玩相同的電動遊戲,為相同的流行樂團而癡迷,衣著打扮相互影響,卻跟自己空間的年長世代產生嚴重異化。長久以往,傳統的民族國家觀念只能重新洗牌,逐漸從物理的國界疆域,轉換為心理的價值板塊。

這樣的變局,也許是彼得杜拉克「不連續世代」的真正到臨。

30年前,散文作家張曉風站在四樓公寓陽台上,心裡提掛著種種擔心,狠心看著6歲的兒子一人走路上學,筆下問出了天下一切父母心的憂慮:「學校啊,當我把我的孩子交給你,你保證給他怎樣的教育?今天清晨,我交給你一個歡欣、誠實又穎悟的小男孩。多年以後,你將還我一個怎樣的青年?」

今天,全世界每天有35萬嬰兒、台灣每年有20萬嬰兒進入「阿法世代」。世界啊世界,你準備好了嗎?你可知道如何迎接這些未來世界的主人?「你們將飲之以瓊漿,灌之以醍醐,還是哺之以糟粕?他會因而變得正直、忠信,還是學會奸滑、詭詐?當我把我的孩子交出來,當他向這世界求知若渴,世界啊,你給他的會是什麼呢?」

     

延伸閱讀:

Z世代來了!對抗的代間差距可能變小嗎?

誰說千禧世代是草莓族?

分心世代:你是多工處理還是多巴胺上癮?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