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吳文炎、周江杰:從部落開出的花──培育課輔媽媽,成為在地最溫柔穩健的力量

2017/09/2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民國2003年1月開始,博幼基金會就在南投縣信義鄉,提供弱勢學童免費的課業輔導。2006年8月增加新竹縣尖石鄉及五峰鄉,時至今日已經14個年頭。

協助弱勢者脫離弱勢,一直都是社會工作的目標。在師資缺乏的偏遠地區,要執行課業輔導是一件難度很高的工程。原因是偏遠地區的居民,教育水準普遍較都會區低,而資本主義的社會環境造成就業人口向都市集中,偏遠地區青壯人口大量外移,能力越好的尤其如此。結果就是留在偏鄉的居民普遍就業能力不佳,年齡結構趨向兩極,大多是老人與小孩,或是沒有辦法到外地工作的婦女。而且因為地處偏遠,交通不便,因此也很少外地人移居進來,連學校也經常徵不到合格教師。

當居民教育水準普遍不高、外面的人又不願意進去,學校老師白天上了整天課,也沒有多餘的心力在課後繼續輔導。可是課輔工作又需要大量師資才能推動,怎麼辦呢?博幼基金會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進入偏遠地區執行課輔工作。

▍既然要燒錢,就要看到效果

我們的想法是:既然外面的人進不來,那就只能找當地人:男人大多數去外地工作、老人要訓練很困難、小孩就是學生,因此只剩下婦女了。雖然學歷與能力不好,但是至少比較有時間,而且到外地工作的機率也較低,因此若以長期來看,未必不是好人選。

於是,我們開始招募當地的婦女來擔任課輔老師。初期因為基金會的編制都是社工人員,並非教師,沒有教學的專業,因此無法培訓這些課輔媽媽。雖然課輔可以穩定進行,但是學生的進步一直無法跟上以大學生為課輔老師的地區。2007年董事會在檢討信義中心的學習成效不彰時,就有董事提出:既然是因為課輔媽媽的教學能力不佳,導致學童學習成就無法達到預期的進步,那就應該針對問題解決;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增聘專業英文師資進入部落、培訓社區課輔老師。

但是,這個提案在會議上並沒有獲得大部分董事的支持,主要是因為這樣經費會大幅增加。這個問題又延宕了一年多,這位董事終於說服了其他人,從2008年9月開始試辦增聘英文老師進駐部落。畢竟,所有能檢討的都檢討了,能調整的都調整了,但是問題依舊存在,也確定最終影響課輔成效的關鍵因素就是師資問題。若博幼基金會執行課輔的目的就是要讓參加課輔的學童課業進步,只要不能達到這個目的,做再多都是白費工夫,都是浪費!這位董事曾說:「信義鄉一年花700萬做課輔,可是沒有成效,我願意一年花1,400萬,我就是要課輔有成效。在部落做課輔就像是在燒錢,但是我要燒完之後可以看到效果!」

試辦專業英文老師進駐部落的效果出奇的好,英文老師除了可以直接教學童英文之外,同時還可以培訓課輔媽媽,讓她們的程度與教學能力快速提升。因此2009年我們開始擴大辦理,在英文之外,也加入全職數學教師。

▍在地的培訓,才能有最長遠的效益

培訓課輔媽媽的過程,是長期且密集的抗戰。每科的培訓是每週2小時,課輔媽媽跟學生一樣要做前測,從個人程度開始培訓。多數課輔媽媽的英文都是從字母開始培訓,看上去很像是愚公移山,不過我們的想法是:也許一個課輔媽媽需要培訓3-5年,才能將國小的英文或數學教得很好,但是她可以在當地教10年、20年,這樣的效益其實是很划算的。就算之後博幼基金會離開了,具有教學能力的課輔媽媽也不會被基金會帶走,這樣的社區工作,才能在偏遠地區生根。

另外,聘用當地居民擔任課輔老師還有一項意外的收穫,那就是讓偏遠地區弱勢學童在這些課輔媽媽身上找到認同。因為多數老師都是外面進來的平地人,即使少數原住民老師,也多半是在都市長大求學,與住在偏遠部落地區的原住民學童生活環境不一樣,因此當地的孩子很難認為自己長大可以跟老師一樣,自然也就不會讓老師成為典範,對他們來說,成為父母的機率畢竟遠遠大於老師。但是如果課輔老師是自己的媽媽或隔壁的親戚,對學童的意義就會有很大的不同,因為他們是生活在同一個地方,吃同樣的東西,講同樣的話,呼吸一樣的空氣,是同一種人,沒有道理會有多大差異。

同時,擔任課輔老師會讓這些社區課輔媽媽需要讀書備課,以前這些媽媽根本不可能讀書,但是現在卻常常有這種需要;孩子看到媽媽阿姨都在讀書了,自然而然也會被影響,這就是身教大於言教的效果。而這項浩大工程的最關鍵人物,就是偏遠地區這一群「素人課輔老師」。

如果課輔的對象只有學童,要在偏遠地區看到補救教學課輔的成效,恐怕需要10-20年的時間。但是,如果目標是連偏遠地區居民一起提升程度,時間就可以大幅縮短,同時提升偏遠地區的人口素質,才有機會徹底解決偏鄉的教育問題。

最後,在培訓課輔老師同時,可以在偏遠地區創造典型工作受僱者(typical employee)的就業機會。在新竹縣尖石鄉服務超過6年的一位單親媽媽,就是在社區中一路擔任課輔老師、接受基金會的培訓成為種籽教師,最後成為基金會的正職人員。

而站在「同村教養」經營策略下,博幼基金會在偏遠部落中的原住民課輔老師比例,都明顯高於機構的平均數(平均37.5%)。就個別中心來看,以南投縣信義中心、新竹縣尖石前山中心為例:原住民課輔老師的比例分別是全部課輔老師的73%、75%,而基金會在這兩個偏遠部落的工作人員中,原住民比例亦達45%、23%。相信只要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同村教養」的策略選擇下,偏遠部落的課輔老師人數、基金會的工作人員,當地人比例會逐漸上升,直到課輔能力在社區生根、完全自主為止。

(作者吳文炎為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副執行長,周江杰曾任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外展專員、現任新竹縣議員。本文由「光明之路:台灣偏鄉單親母親脫離貧窮的非營利組織策略初探」論文改寫)

下篇請見:讓部落媽媽成為「素人老師」!偏鄉課輔,為她們找到光明之路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