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紀岳良:安寧醫療,也許只是讓人錯認從此無須安樂死

2017/04/1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安寧醫療只能讓末期病人盡量「舒適」的走,但立即「不再忍受更多痛苦」,也應該是你我可以選擇的。

▋嗎啡止了痛,但同時讓人更痛苦

前陣子,我60多歲的父親發現肝癌末期併移轉淋巴。醫生開了口服短效型嗎啡給他止痛。開始服用後,他噁心嘔吐情況惡化,更出現昏睡及神智不清、便秘、口乾舌燥,反而讓他比沒服用時顯得更虛弱。最後的兩個多禮拜,他說吃嗎啡「欸困係(會睡死)」,從此拒絕嗎啡。所以他忍受劇烈的疼痛,忍受著「肚子像有顆火球」般,換來他作自己意識的主人。

本來天真的以為,癌末病人在嗎啡藥效下可以有尊嚴的過完餘日,但事實上是,我和家人只能看著父親,日復一日的忍受劇痛,意識清楚但無法表達,吃不下喝不下逐漸枯槁,而我們能做的,只是盡量的陪伴他。

最後的幾天,他拒絕我們每天帶他去打點滴,拒絕進食及喝水,應該說很幸運的,不到四天,他看起來像睡著了一樣離開人世。

▋讓親人尊嚴的走,可能不是你我負擔得起的

「怎麼看起來跟一般病房沒什麼不一樣?」

「安寧病房就是一般病房改的」。

「沒有單人的嗎?」

「只有兩人和四人病房,現在只剩一間兩人,或許你可以去問另一棟大樓的特殊病房。」

父親剛確診時,我曾提議如果狀況很不好照顧,可以考慮安寧病房。我母親強烈反對,堅持要在我父親身邊陪他,也希望他在家終老。而由於我在外地生活,姊姊又結婚有小孩,所以除了假日以外,照顧責任可以說是壓在我將近60歲的母親身上。但要一人獨自面對逐漸傾圮的另一半,對任何人來說,我想都是不可承受之重。一個多月後,我母親在勞累的身體還有哀痛的心情下,放棄堅持。

在動身前往醫院詢問安寧病房前,我想像安寧病房除了給予臨終者盡量舒適的照顧,也是提供臨終者的重要他人可以隨時陪伴的場所。但事實上,安寧病房不同的地方就是地板換上仿木色的貼皮、公共空間擺了沙發電視書櫃、一些溫馨的小標語,少了醫療儀器運作的聲音,還有親和的護理師。那陪伴的家人要在哪裡?就和一般病房沒什麼差別。

而所謂另外一棟大樓的「特殊病房」,主要是自費重症病房,最便宜一天接近10,000元,除了病床空間及衛浴,還有獨立空間放置沙發與電視,確實可以顧及陪伴者的需求。據現場護理師所說,雖然不是安寧病房,自費的話應該也是可以住進。

最後父親還是回家了。也許是我父親安排的吧,他在我母親身心還沒超出負荷前,看似安詳的走了。

原來,安寧病房離我想像的「尊嚴的走」很遠。當然,有錢的話還是可以辦到,但一個月30多萬的醫藥費,不是我們可以負擔的。

▋安寧醫療與安樂死,應該是同時存在的兩個選項

從小我們一直被教導生命無價,而當人們談論到自殺者時,難免會帶著負面角度看待,或沿用醫學病理化貼標籤,也許是說「抗壓力太差」、「精神分裂」等。但僅以一個癌末承受劇痛或毫無尊嚴的臨終病人而言,很容易可想像,當他們安樂死後,苦難終結了(以他死前存在的世界來看),問題就解決了。我看不出來有什麼理由去說他們決定安樂死是不對的。

而我們活在這世界,總是被許多「應該」、「不應該」給壓著,但所謂人說的應該、不應該,其實都是「說」者將自己的意欲加在別人身上,換句話說是「你認為他應該怎麼樣,他如果沒這樣,你就會覺得不舒服」。套在臨終尋求安樂死的患者身上,就成為「你認為人不能自主決定死亡,當他嘗試安樂死時,你覺得難以接受(便反對安樂死)」。當安樂死無法成為制度時,你的心裡舒適了,但有無數的人因此而承受著劇烈的痛苦邁向死亡,合理嗎?回想在我看著父親臨終前的痛苦,我真的說不出:「生命可貴,要堅持活下去」,太自私了。

安樂死挑戰著許多人的心理感受,但其實他只是還給人們應有的自由。我們決定了生育、節育,那為何不能決定自己生命的終結?醫療使很多自然中應該死亡的狀況治癒了,那為什麼不能讓註定將死的人,免除痛苦尊嚴的走呢?

有人說安樂死開放會有濫用的問題,但事實是從來沒有一個盡善盡美的制度,制度重點應在於現況問題的解決。我們現在可以確定的是,人們確實有需要,也有無端承受痛苦、無效醫療的問題,為那什麼僅以想像中實施後可能的問題,而漠視需求與痛苦的解決呢?如同同志婚姻,反對者有說不完的想像問題,但反對後,同志想要追求幸福的需求仍然在那裡,生活的困境仍然沒有解決。這樣反對,很冷酷。

我相信,自己決定生命的終結,才是個真正自由的人。

附註:

1. 上面提到了安寧醫療不足的地方,但要說明的是,我並不反對安寧醫療,這依然是個很有效的制度,至少免去無效醫療的折磨,同時也是信仰人的性命不該自主終結的人,在臨終前比較舒適的歸宿。

2. 我們對於詞語的選用,往往顯示出我們對於被描述物的態度。當我們用安寧「病房」這個字眼來代表給臨終者所受照顧之處,也許我們的重點仍然在於醫治臨終者,而非照顧臨終者。站在照顧臨終者的觀點,或許「安寧飯店」是安寧病房的替代描述。

(作者為執業律師及東華大學諮商與臨床心理學系碩士生。)

     

延伸閱讀:

安樂死合法化──法國進行式

別讓過度醫療延長痛苦──安樂死、安寧照護與自然衰老

為什麼瑞士人希望國家允許「老年自由死」?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