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吳翠松:粉紅色、台南菜,還有那些我們被「養成」的差異

2016/11/21

photo credit: Shuttertsock

前幾天看到一則新聞,是公視《有話好說》主持人陳信聰的徵求文。他提到,自己「其實很恐同」。他認為,反同志婚姻的論述很難說服他,但他同時也清楚看到這些反同者的憂慮與恐懼,是真實明確和深沉的。他希望能夠徵求一兩個口條清楚、論理清晰、說服得了自己,而又反對同性婚姻的來賓,上節目好好談談。

我想,這個節目主持人的恐懼和憂慮,是很真實的,他也勇敢的面對了自己的感受。他表明,自己理智上雖然贊同同志族群的論述,但不知為什麼,心底還是會有這些生理和心理的恐懼和憂慮。

▋為什麼粉紅色就是「娘娘腔」?

看到這則新聞,我想討論一下「感受」和「感覺」這種東西。

我想,大多數人應該都曾在路上或展覽館內看到幼稚園的小朋友們,因為害怕走失,就自己手牽手走在一起。在看的當時,我們可能會覺得兩個小男生手牽手好可愛;但15年後,當我們走在路上看著兩個20歲的男人手牽手,卻不知為何會覺得噁心。為什麼?這種感覺,就跟我們覺得男生穿粉紅色很娘娘腔、覺得某些國家的人吃鴨仔蛋很噁心一樣,對我們而言,是真實存在的。

但是為什麼一樣兩個男生手牽手,在5歲的時候是純真,長大後卻覺得很噁心?為什麼男生穿粉紅色就會讓人覺得很娘娘腔和女性化?手牽手和顏色明明是件和性別無關的事,但為什麼現在會讓我覺得不舒服?是我天生就不喜歡這件事,還是什麼機制讓我受到影響?

我自己的家庭早期是做學校文具生意的。每一年,我們都要拿著書包的樣本到學校給老師選擇。我印象最深的是,老師們也許會隨時間而選了不同的圖案和款式,但顏色永遠是一樣的:男生是藍色,女生是粉紅色。好幾次我們因為藍色的書包不夠,多送了幾個粉紅色的書包給叫貨的幼稚園,結果老師特別拜託我們把它換掉──因為男生絕對不能拿粉紅色的,這樣真的很娘娘腔,會害這些小男生被歧視。

因為常遇到這樣的反應,弄得我們每年要開學時都很焦慮,怕藍色書包不夠交不出貨,反而害這些拿粉紅色書包的小男生被貼上「娘娘腔」的標籤。也因為這樣,男生永遠遠離粉紅色,小男生的爸媽則是對於自己愛穿著粉紅色衣服的兒子充滿焦慮,因為害怕自己的兒子「太像女孩」,更會導致繼之而來自己需面對的壓力和厭惡眼光。

我想,在日常生活中,不只是父母、老師,還包括我們每一個人、甚至整個社會,都可能在不知不覺中自然的循著社會既定的期待和選擇,實踐著某些事,讓男生不要手牽手和穿粉紅色衣服。所以我們才會對兩個大男生手牽手才會感到這麼不舒服。這不只是一種認知的連結,還是一種真實的感受。

▋討厭台南食物的客家女孩

這種文化影響感受的真實性,不只是存在於性別知覺層次上,也影響了我們最基本的生理感官。

我是住在台南地區的閩南族群,目前任教於客家庄,教導的大半是客家族群的學生。由於媒體再加上地方自我標榜的建構,我從以前就一直認為台南的食物最好吃。直到有次嫁到閩南地區的一個女同學告訴我她對台南食物的感受,我才恍然意識到自己受文化的影響有多深。

那次我們談到各自不適應的事,那位女同學在課堂上抱怨台南的食物。她覺得閩南人喜歡在食物裡面加肉燥非常怪,而且台南的料理好甜,吃起來實在很噁心!

她對台南食物的感受,完全顛覆了我對台南食物的想像與感受。我從小一直覺得台南的食物最好吃,從來沒有覺得它太甜。在我記憶中,食物本來就該長這樣。但她一說,我開始回想起自己初到客家庄的時候,其實有著跟她一樣的困擾。我一直無法理解,為什麼客家食物都這麼油、這麼重口味?為什麼每種東西都要放油葱酥?甚至連魚丸裡都有!對我來說魚丸裡面本來就應該只有魚漿,不該有其他東西啊!但對於客家人來說,這就是客家味,好吃得不得了。

我忽然發現,我以為一樣都是舌頭,應該對於食物有相同的感覺,但現實卻是因為生長在不同的文化,我們不只是有不同的文化認知,甚至在生理上還有不同的味覺感受。這些感受的差異是真實存在的。

我很想告訴她,台南的食物真的比較好吃,因為你們的食物太油太怪了。但我知道,這不是舌頭也不是食物的問題,而是在文化涵養的過程中,我們的口味已經不一樣了。對於她來說,台南的食物真的太甜太噁心,就像對於反同者來說,男生手牽手和穿粉紅色衣服也真的太噁心了──因為,他們的文化從小就這樣涵養他們。

▋即使不喜歡,我們還是樂於看見選擇

但是我也知道,即使我們的舌頭感受如此不同,即便我們活在不同的文化世界裡、我們是不同的人,我也不會硬是要這個客家女同學承認並改變自己的舌頭感官,只因為我覺得在台灣閩南人是多數、大多數的人都覺得閩南的食物最好吃、所以閩南的食物是真的好吃,客家人應該改變自己烹調的方式;甚至認為他們對於食物的處理和品味傷害或威脅了閩南的飲食文化。因為我清楚的知道,不同食物文化的共存不但不會造成主流文化的傷害,反而能壯大及延伸主流文化的美。

就如同異性戀者也許是大多數,也許對於他們來說,同性戀真的很噁心,但不意謂著異性戀者就有權利去要求同性戀者照著自己對生命進程和婚姻的要求行事,只因為他們覺得生命就該如此進行,或認為同志婚姻對他們的世界可能造成傷害或威脅。而不同婚姻伴侶選擇制度的共存,不但不會造成主流文化的傷害,反而還能壯大及延伸主流文化的美。

我想,同志和異性戀者在某些部份雖然活在不同的文化世界,但每個文化都有它的美好。我們應該要尊重彼此、去看見彼此的美。而這個世界之所以如此美好,正是因為有這麼多美好的人事物文化共存於世上,我們尊重、也希望它們是一直存在的。

就如同客家、閩南菜和原住民菜,還有世界各地的菜共存於台灣,它讓我們有更多的選擇,可以在眾多的美食中找到自己喜歡和合適的;而我們也很驕傲,我們的社會可以提供這麼多的選擇和環境。畢竟,想幫助更多人、創造幸福和快樂,不只是宗教的希望,相信也是大部份台灣人所樂見的吧。

(作者為聯合大學客傳所教授)

     

延伸閱讀:

「性經濟」如何形塑恐同心理?
如果改變現狀,可以讓更多人擁有獲得幸福的機會......
同志的權益,豈止是婚姻而已!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