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剛結束在北京大學的交換學生生涯返回台灣,甫返台遂聽到一個跟著國內某研究機構的外國學者做研究的同學,提及這位外國學者在台灣的處境。這位教授是法國人,在歐洲是該領域的頂尖學者,跟歐洲該領域主要的研究機構和大學都有合作關係,也在許多期刊有研究發表。幾年前他決定到亞洲來,落腳台灣某國立大學擔任助理教授,也在研究機構兼任研究員,但是今年國科會的研究經費預算下來,他拿到0元。一毛錢都沒有拿到,連奶粉錢都沒有的那種處境。所有他的同事、他的學生都非常驚訝。 

然後對岸某九八五名校馬上提出待遇極佳的OFFER,月薪是在台灣的數倍不說,研究經費幾乎是一個只要他開口就給的狀況,並且答應全額補助,讓跟隨這位教授的研究生,可以每幾個月就飛過去上海跟他Meeting,並成為該校的訪問學生,直到這些研究生順利畢業。 

於是我同學的法國教授決定攜家帶眷,放下在台灣這幾年的努力成果,到新學校展開在亞洲新的學術生涯。這位教授的出走,幾乎是被逼的,一個身在異國的研究人員的年度經費掛零,連發PAPER投稿的經費都沒有,實在難以為繼,只好遠走他方。

看著台灣的高等教育和研究一直希冀國際化,卻是用這種方法對待國外來的研究人才。筆者入台大前,台大打出「八十台大,前進百大」的口號,花了很多錢給很多水平並不高的洋學生高額獎學金,來台大以增加大學評鑑國際化的程度,模仿百大內的名校的行政運行制度,等達到了預設目標的世界排名後,再往前找新的模仿對象。 

待過北大半年,筆者並不覺得台灣學生沒有競爭力,但部份短視近利的官僚永恆地在追求邁頂,追求邁入百大而後再讓排名往前,才是阻礙台灣高等教育和學術真正國際化的原因。

用體制的壓力來逼迫教授在國際期刊上發PAPER升等,卻不知道人文領域寫出一篇好論文、做出好的研究,需要一個研究者投入多少的心力,幾乎是畢生的本領全用上了,可能也發不了幾篇PAPER。有時候,當有心的老師要兼顧教學跟研究時,就只能搞得心力交瘁。

點數少就無法升等,點數制度的積分也很有問題,比方說翻譯好的學術著作不算積點、某某期刊比某期刊多一點、兩點,的確在各領域內有公認的期刊排名,但扣掉最頂尖的期刊不論,以論文發表的期刊排名來決定升等積點,還有各大學內部的人事因素,其中人為主觀性的主導作用自然可想而知。 

筆者和在美國某長春藤聯盟任教的台灣教授聊天時,問他為什麼當初拿到博士學位後選擇留在美國任教。他說,那時爭取他前往任教的學校,尊重他喜歡做研究的偏好,答應讓他一年中一學期只要教一門課,另一學期則可專心做研究,另有年休。和他同齡回台灣任教的學者們為體制所苦,平均一學期教三四門課的並不罕見,還要騰出時間做研究、發表論文、申請升等。平均薪資又遠低於國外,不要說不及歐美等國,台灣的大學教授薪資也遠不及香港和新加坡。 

北大、清華的學術國際化程度遠遠超過台灣,一方面和中國的日漸崛起有密切的關聯,另一方面也和中國不吝在高等教育和研究上投入巨額的經費有直接相關,部份系所拿到的經費,很有可能比台灣的一個大學加起來的總額更多。

我在北大的課堂上,左邊的同學下一年要去早稻田唸雙學位,右邊要去巴黎高等政治學院唸雙聯碩士,前面的剛申請上哈佛博士班,後面的去MIT。大家已經見怪不怪,出國幾乎在大陸的頂尖高校裡是常態。我問我的北大同學,你們這一級有多少人出國,他說不保研(直升研究所)的大概就通通都要出國了吧,幾乎是一個班裡的七八成。

全世界各地的大學樂於和北大、清華、復旦等名校簽雙學位合約,當然學生也不是省油的燈,晚上十一點斷電,大家紛紛拿出充電小檯燈、或去外頭刷夜苦讀,更有甚者,乾脆拿了書到不斷電的洗衣間、廁所、走廊讀書。並不是說出國唸書是唯一的出路,但確實,大部分我所遇見的大陸學生都比台灣學生珍惜他們所擁有的每一份資源和機會,並付出超乎常人所能想像的努力。 

當台灣一天到晚討論,下一個世代的年輕人是否具備競爭力和國際化視野的時候,或許應該反問,台灣的高教體制和升學篩選體制,是否有助於年輕的世代培養這樣的特質,是否給予教師和研究人員更友善的工作環境和資源,以及,台灣的大學如何能夠不短視近利的不斷追逐世界排名,而給學生更多的機會和建立國際性的常設合作管道,讓家庭經濟狀況不佳的學生也能有出國的機會,才能真正培養出具備國際性視野和能力的年輕人才。

(作者為台大歷史系學生,2013-14為北京大學、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交換學生)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