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今(西元1616)年6月6日,時代力量林昶佐立委在立院質詢太平島主權的依據為何,外交部李澄然副部長答言主要依據國際法,並未完全否定歷史為依據。林立委進一步認為清國的墓碑、游記等都是虛幻的,新政權不要偏離歷史來主張主權,貽笑國際。副部長表示贊同。這該是一條大新聞,可是只有《自由時報》曾韋禎記者進行報導

日本、美國方面可能都沒有注意到。聽副部長之意,大約可以理解為不再耍弄假歷史。這將成為蔡英文新政府一項重要決策,影響巨大。同是一個太平島主權,要耍弄假歷史和依據真歷史,其意義判若天淵。

▋南海諸島在古籍上由誰發現?

林立委不過籠統說虛幻而已,我們應分為兩種情況。第一種是早期民人在國外活動的記錄,法理上不足作為主權依據。太平島中有舊墓碑,上刻「皇清郭氏」,真假難辨。果真是清國遺物的話,那可能是海南島人留下的,十九世紀在南海活動的漁民以海南島人為主。依此為主權標準,太平島就須歸海南島。即使解放軍侵呑台灣,該島的行政區劃也屬於海南島,台灣將一無所獲。該島從日治時代以後才屬於台灣。

第二種情況則是斷章取義,歪解文字,以此虛構歷史,近乎詐騙。不管主權誰屬,編造假歷史才真正罪大惡極,人人痛憤。例如國共兩黨外交部共同主張南沙最早的記載見於漢國楊孚《異物志》,書中有「漲海崎頭」四字,漲海大約是南海,崎頭大約是島礁,認為漢人發現南沙群島。其實這是三國孫吳的萬震《南州異物志》,書中該條上文還有「外徼大舶皆以鐵葉錮之」等文字,西元1970年史學大師饒宗頤論文中已論及於此。

外徼即外國,顯示該條是外國人發現南海諸島的紀錄,與兩黨外交部的主張恰恰相反。

中華人民共和國南海研究院吳士存院長曾刊行《南沙爭端的起源與發展》一書(中國經濟出版社,西元2010年),理所當然地也徵引到漲海崎頭句,還出英譯本,將該條的「外徼大舶」譯成「boats used by foreigners」[1]。這不過是一位不具名譯者的最普通譯法,但吳士存院長如果親筆翻譯,也只能譯作foreigner(外國人)。他不會不知道「外徼」字義,專家明知故犯,屬於詐騙性質。中華民國馬前總統及其智囊也不會不明白這麼簡單的道理,他們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騙過一時便可,美國人也不會追究細節。

《海國圖志》引《南洋蠡測》,北京大學藏光緒元年序重刻本,archive.org。

▋「華夷中外之界」

明國清國最南界是海南島,由此而外即國外,有官修方志諸本為證,南沙諸島從未編入領土。除官修外,私人所撰地理著作中也有類似國界的記載。清國中晚期顏斯綜《南洋蠡測》內有「萬里石塘」的記載,云「以此塘分華夷中外之界」。九段線專家都認為就是指南沙群島。但細看原文,上半篇石塘之東為福建洋面,下半篇石塘之西為星嘉坡,南北偏差太遠。這的確屬於林立委所言虛幻的一類,依國際法的標準完全無效,依歴史的標準卻很值得玩味。

我們暫可將此石塘理解為一條南北方向的海底龍脈,在北露出海面為西沙群島,在南露出海面為星嘉坡東面的阿南巴斯群島,中間並不載及南沙群島。「華夷中外之界」屬於原文上半,當是最接近福建洋面的部份,亦即西沙群島,和官修方志的海南島國界位置相接近。九段線專家並不加考索,就認定是南沙群島,牽強附會,脫離原文。

追溯石塘的早期記載,元國汪大淵《島夷誌略》以萬里石塘為海底地脈,始於潮州,向南分三條,一脈東至汶萊及帝汶島,一脈西至西洋,一脈在中,貫至爪哇。顏斯綜《南洋蠡測》的石塘當源於汪大淵的地脈,可能指其向西一條,也可能是中間一條,不會是向東的一條。總之地脈最能說明南北偏差之大。

阿南巴斯群島。

《南洋蠡測》還緊承「華夷中外之界」之下就說:

「唐船單薄,舵工不諳天文,……不能走外大洋。塘之北為七洲洋。」

唐船單薄,不會測星,反襯出外國船堅厚,熟於測星。能否走大洋取決於此。這樣的外大洋當指西沙之南汪洋一片的海域,不是指星嘉坡東面靠近婆羅洲的多島海域。既然如此,此處石塘也當指西沙群島,位於外大洋之北,而七洲洋當指更北的海南島附近海域。現在的七洲洋位於海南島東北側,與此相符。至於南沙群島,則遠在外大洋之外,不屬於清國。

《小琉球漫誌》卷六引《吧遊紀略》,日本國會圖書館藏乾隆三十一年序刻本。

▋民間遊記這樣說

民間遊記也有「中外之界」的記載。乾隆年間陳洪照《吧遊紀略》云:

「廈門至咬留吧,海道二百四十更。初放洋,舟西南行三十六更,至七洲洋。茫無島嶼,為通西洋必經之道。……中外之界,自此分矣。」

此處七洲洋位於何處呢?咬留吧是雅加達港口,「更」是古人海洋計程單位,約等於六十里。廈門到海南島沿岸海道多直線,海南島到雅加達多曲線,試將曲線二百四十更折半,算一百二十更,拿來對比三十六更,比率是十分之三,符合現代地圖中廈門、海南島、雅加達直線距離的比率。可知《吧游紀略》的七洲洋也大約在海南島附近。

「中外」在文言中僅指內外,不是專指清國和外國。陳洪照單言中外,未言華夷,然而其位置和海南島的國界相符,可知陳洪照的中外之界就是國界內外,恰宜借以補證《南洋蠡測》中外之界的位置。附帶講一下,東海釣魚台東面也有一條中外之界,那是琉球的內外,以琉球王宮為中,與《吧游紀略》相反,我已考證過。

陳洪照《吧游紀略》原書已佚,該條佚文見於朱仕玠《小琉球漫誌》中。《小琉球漫誌》收於西元1957年的《臺灣文獻叢刊》中,五十年來流傳很廣。九段線專家避談《吧游紀略》的中外之界,只利用《南洋蠡測》南北偏差之大,將中外之界的位置強移至南沙群島,混淆視聽。

《吧游紀略》是一本雅加達游記,依林昶佐立委的說法該屬於虛幻一類。若嚴格依國際法來講,西元十九世紀以前大部份史料都是虛幻的,但若把標準放寛一點,就有真實有虛幻,不能一概而論。《吧游紀略》的中外分界符合歷代方志的海南島國界,比較真實。

以上僅是個別例子,就已可知九段線不難就史論史來反駁。誠然我們不能將這些史料套用於現代國際事務,但若完全避談歷史,就無法揭露九段線的史學詐騙。其結果會令到世界輿論覺得說,「九段線雖然違背國際法,但那也是歷史,不得不尊重。」這就壞大事了。對岸彼國的目的恰在於此。

▋不談假歷史,新政府該如何談判?

最後聲明一下,我身為日本人,討論南沙,投稿台灣媒體的目的為何。人人都知道南沙爭議攸關世界形勢,但對我來講更重要的一點,在於新政府如何處理東海釣魚台。太平島在實效控制下,放棄假歷史不要緊,但釣魚台不在控制下,若放棄假歷史,輿論會覺得台灣人得不償失。我在此建議兩點。

第一,日本收歸釣魚台後的管轄過程不無瑕疵,新政府可以抓住它作為籌碼。但希望不要拿釣魚台假歷史,纏住日本不放。若新政府繼續使用假歷史,那就是和對岸站在同一線上。猶如一家賣假古董的黑店,一個老闆,一個店小二。黑店自有生意,利潤可觀。台灣人除非受騙入夥外,相信不會自願為此。

第二,台灣漁民前進釣魚台海域,始於西元1915年左右,至今百年,而二百海里專屬水域的劃設晩於漁民約半個世紀。憑這段歷史,可以和日本談判漁權。漁權和主權不是同一條國際法所規定的,日本損失一點漁權,不會損及主權。2013年日本政府已在漁權上讓步,今後有待敲定細節。謹此建議台灣新政府在這方面下功夫。

提起漁權,所謂西元1944年東京法院判決,將釣魚台漁權判歸台北州之說,大前輩丘宏達教授早就揭露它是烏龍謠言,然而現在李登輝前總統還信此舊說,本人竊謂不可。只要日本、台灣都認真研究史料,相信最終結論不會走得太遠的。

(作者為長崎純心大學副教授,兼任笹川平和財團島嶼資料中心調查委員)

     

[1] 見Wu Shicun "Solving disputes for regional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in the South China Sea : a Chinese perspective",第18頁,Chandos Publishing,西元2013年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