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台灣社會觀念中有「三師」,即律師、會計師以及醫師。其中會計師已於98年11月1日、受雇律師亦在103年4月1日納入勞基法,唯獨醫師被討論18年,遲遲未能被納入勞基法的適用範圍。隨著87年醫事人員納入勞動基準法保障,但醫師卻因種種窒礙難行或難以啟齒的理由獨排在外,顯失公平。而明知醫師過勞的主管機關,政策延宕18年而未有進展,其責任何在?

在專業使命感與嚴峻醫療環境的壓力下,醫師無法獲得充分休息,進而直接影響醫療品質與病患安全,在社會與民眾要求醫師須有犧牲奉獻精神與醫療倫理的同時,已將醫德無限上綱而剝奪了其應有之基本權利。難道醫師連一個地板低的勞基法保障也不值?醫師勞動人權又何在?

日前衛福部長林奏延宣示,台灣全體受雇醫師(employed physicians)將於民國109年1月1日前全面納入勞基法。這是先進國家的表現,也是勢之所趨,個人樂觀其成。

醫師納入勞基法的法律作業,只要朝野達成共識,毋須修法,主管機關勞動部直接以行政命令公告醫師職業別自何時起適用就完成了。但在把醫師納入勞基法前,許多與醫師人力配置或勞動權益相關的法規制度,如《醫療機構設置標準》、《醫院評鑑基準》、《醫療法》、《醫師法》、《長期照護服務法》、《健保法》、《醫療糾紛處理及醫療事故補償法》(以上與衛生福利部相關);《性別工作平等法》、《醫療保健服務業勞動安全衛生規則草案》、《工會法》、《職業安全衛生法》(以上與勞動部相關)等,倒是不得不做一番增修調適,必須確定入法之後的法制,能因應對社會及醫療生態的衝擊。這麼多老舊且無勞動人權概念的法律待修,如同醫界受制約的陳腐思維猶待更新,無怪乎台灣醫師人權低落至此。醫界理應配合與協助政府單位研討嚴謹合理的配套措施,如此才會是多贏的局面。

台灣即將面對未來7到10年社會的快速老化,死亡、失能和依賴問題接踵而來,將會造成更多照護人力不足,這是台灣從未面對過的狀況。但台灣絕不是第一個面對少子老化的國家,況且有更嚴重人口問題的日本,他們的醫師早就有勞動保障了。醫師納入勞基法之後的人力缺口是一個不真的議題,在未落實健保法第43條的分級轉診前,台灣民眾目前的就醫方式形成許多假性醫療需求,如果需求下降,人力缺口還大不大?

另外,台灣醫師不患寡而患不均,醫師分布的科別差異、地區差異與院所差異,比缺人問題還嚴重,造成人力流失與不平衡的根源,在於血汗健保制度,在勞動環境改善後,海晏河清,鮭魚自然回流,人力自然補齊了。如果輕率加碼公費醫師制度,供應大量廉價人力到勞動市場,當醫療需求回到真實狀態,惡化與扭曲的醫療專業,就再也回不去了,大家該想想錯誤制度替台灣帶來的,是更多福祉或災難?

醫療有其「專屬性」,顧及病人安全之外,還得考慮醫療連續性。當醫師納入勞基法後,病患可能要面臨的問題是,誰才是他的主治醫師?當病情出現變化要找誰?這是所有保障醫師勞動人權國家所共同面對的問題,他們有很多配套措施值得借鏡。病情變化的特殊延長工時,給予高於加班費的特別補償與事後補休;長時手術有配對主治或雙主治共同分擔,交接班時間重疊,好好無縫接手,絕不會刀開一半下檯或下班前不接案的情形;但是重疊的人力,誰來埋單?

尤其國內的勞檢單位缺乏彈性,不會考量個別專業的工作特性,用同一把尺檢視各行各業的工時模式,已引起諸多行業反彈,所以勞檢制度未來要搭配醫療專業陪鑑員制度,以符合醫療現況。

醫界許多前輩曾提到,限縮工時可以減少醫師長時間工作造成的疲倦,降低誤診風險,對病人是好的;但醫師工時被切割後,連續性、可近性的照護模式會有很大改變,對於愈來愈緊張的醫病關係會是雪上加霜;然而,醫病關係需要時間與耐心去充分溝通與交流,戰鬥陀螺式的醫療,恐怕履霜堅冰至。人本來就須要休息,交接時若人力加倍,不但沒有工時切割問題,交班強度更是倍增;但是重疊的人力,誰來埋單?真正說不出口的,是問題在「錢」不在「人」。

另一個可能令人擔憂的問題是,住院醫師納入勞基法後,住院醫師受訓時間是否須延長?這也是所有保障醫師勞動人權國家所共同面對的問題,他們也有很多配套措施值得借鏡,以神經外科為例,實施工時限制後,住院醫師有體力與時間於下班後繼續進修學習,並利用網路數位學習省下去圖書館翻資料的時間,還利用虛擬手術模擬器練習開刀,整體學習效率多倍速,不增加受訓時間,他們比我們學得更好更快。因此,研發更有效益的教育訓練是醫界必須立刻做的問題,更別忘了,新世代醫師是電腦新人類,早已強過我們,反而是人文關懷,須要給他們更多的social time,而非work time。

醫師納入勞基法,讓醫師不超時工作,個人覺得只是基本人權,我們要何時才能真正體會,人不是人力,人是人性尊嚴的整體實現。但在執行之前,期待政府、醫界和民眾都能做好準備和相關的配套措施,特別是思想改造,才不會讓辛苦建立的醫療體系和醫病關係無法維繫下去。

在社會面臨重大改革時,無法跳脫舒適圈的保守人士,總是鬼撞牆地提出這三類反動修辭:「悖謬論」、「無效論」、「危害論」;「悖謬論」說,改革會帶來和目標相反的結果或反效果;「無效論」說,如此改革不會帶來什麼改變;「危害論」說,改革可能會摧毀以往的價值與成就。如今,醫師面對後勞基法時代的不確定性,許多矯情的言論真讓人耳目一新,但是人的價值,會因為思想的深度而閃耀。新一代勇敢正直的醫師人權鬥士,我為你們感到光榮。

(作者為醫師,管理學、法律碩士,目前就讀政大勞工所碩士班。)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