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總統就職週年公開信三之三:經濟篇】陳長文:自由經濟示範區 關鍵在執行力

2013/05/20

馬英九總統2007年競選時,曾經仿效柯林頓總統的名言:「笨蛋,問題在經濟。」上任以來,他也的確將經濟政策視為當務之急。過去四年,台灣的平均經濟成長率在亞洲四小龍中排行第二,還不算太差,這是馬總統可以對人民交代的部分,但是薪水、青年就業都還有問題,卻也是難以迴避之處。

「自由經濟示範區」是馬總統最新的經濟政策,示範意味著,這是一個過渡、一個實驗。這個實驗要對抗的是台灣經濟遲滯的心態之結:不想付代價,又沒有魄力。

為了談這個題目,我特別請教了一個以台灣為基地,在大陸與歐洲都有廠的高科技代工上市公司。他說,他其實沒有注意過這個政策。我同他解釋了「前店後廠」、「境內關外」的概念,他說他聽起來覺得不怎麼有吸引力。他反而說,要小心示範區內的廠商會不會表面上跑得特別快,但其實是吃類固醇。

我在理律執業已經四十年,我跟這位董事長一樣,看過早期台灣的租稅減免,所以自由經濟示範區的這些誘因,跟那個時期比並不怎麼樣。其實,我們最需要的是那個時代官員的心態,如:李國鼎、孫運璿、趙耀東、李達海等(與他們的事務官)。那時的政務官很樂於也渴望接受新的觀念,提出解決方案,付諸行動。

雖然那時是管制的年代,但解決問題時都變成「開放是原則, 管制是例外」。政務官以及事務官同心協力,台灣那時候每一個人都會覺得好像很有目標。

現在自由經濟示範區提出要做物流、運籌、醫療美容、農業,似乎是以服務業為主,製造業為輔。我第一個想法是很好,表示政府要做了。馬總統上任以來,的確已創造了不少正面的因子,譬如:兩岸關係改善,美國與歐洲商會的白皮書不再要求要改善兩岸關係了;與紐西蘭、新加坡自由貿易協定都在談了。

但轉念一想,先前類似的法規,台灣自由港區條例通過到現在已經快十年了,又做了什麼?

台灣在面對自由港區、自由貿易協定與TPP議題上,最大的問題是沒有面對衝擊的心理準備。大家都知道目前的方向是對的,台灣一定要走出去,不走出去就會一直困在島裡。全世界都有FTA,如果我們走不出去,我們的東西就相對沒有競爭力。但我們要求別人低關稅,自己也得低關稅。自由經濟示範區政策,說穿了是因為現在政府有點進退維谷,所以想說來試試看,示範一下,看大家如果不吵,幾個港區都非常高興,後續自由化才能順勢去做。

所以我才說台灣經濟遲滯的關鍵是心態之結。我們明知開放的話才有競爭力,但又要開放又不想開放。沒有魄力的意思是,除了馬總統不斷地說:開放是原則,管制事例外。但我們整個政府官僚體制有沒有魄力去改變,有沒有決心去執行。從過去的經驗來看,真正影響投資意願的,不在於響亮的原則口號,而在於原則是否能落實到科層單位與個案中。

我曾經用「見林不見樹」形容台灣目前行政體系的問題,就是構想周延,但執行力讓人質疑。整體的政策都有,但是到了樹的層次,就會發現文官都不澆水。
以開放陸資為例,我們對陸資可投資與不可投資項目都有列表,但執行上還是猶豫。譬如:一些地方政府明明到大陸去招商推廣了,結果陸資真正來投標,地方政府又緊張了,猶豫要不要真正給接受陸資。這都是缺乏魄力與跟民粹妥協的問題,也讓被投資者覺得被「羞辱」。這樣的情境同時存在於中央與部分地方政府層級,對外資有時也如此。

不只外資,包括本地企業也都覺得政府管到一個程度,有些案子有道理,但有些案子簡直是荒謬到不行。現在政務官的風範跟品質,事務官的執行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如果不去好好處理他的話,任何示範區都沒指望(hopeless)。我必須強調,我真心希望我們的國家能夠修正上述的問題,「自由經濟示範區」計畫能夠成功。

馬總統面對政府再造的結構問題,他的確權力最大,但有些也沒辦法。加上他潔身自愛到某種程度,更不會直接處理這些個案問題,問題森林是樹組成的,當問題個案幾乎遍及各部會,所造成的痛苦綜效就可想而知。

馬總統的任期只剩下三年,我認為總統的領導力可以加強。總統本身作為一個人,我認為是完美,又清廉,又博學,有國際視野,非常非常辛苦。因為如此,他必須盡力尋找到與他個性互補的資深幕僚,而且人數越多越好。這些資深幕僚必須有他個性優質的部分—清廉,但其餘要能與他互補。總之,馬總統如果有更多優秀的資深幕僚分身幫他盯政策的整合與執行,三年可以做很多事情。我真心的期待,當馬總統2016年卸任,馬的歷史評價將是一個清廉、為兩岸帶來和平、經濟發展、年金、教育、司法改革都有建樹的總統。

天佑馬總統!天佑台灣!

(作者為理律律師事務所所長,本文為作者口述,陳一姍、劉光瑩整理)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