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總統就職週年公開信三之一:教改篇】小野:越改越糟 越比越壞

2013/05/20

【編按】馬英九總統第二屆任期就職週年即將到來,《天下雜誌》特別邀請小野、吳晟、陳長文等三位意見領袖,針對教育改革、年金改革、經濟發展等重要施政,以人文視野對馬總統提出建言,這三封公開信全文刊登於「獨立評論@天下」網站,精要版刊登於本期《天下雜誌》。

親愛的馬總統,上回為了呼籲政府立刻停建核四,我寫過一篇給台灣藝文界和影視界朋友連名簽署的文章「家園已毀,我們為什麼還要生孩子」,其中提到你在第一次就任總統時說的一段話,你說你尤其感念台灣社會對你這樣一個戰後新移民的包容之義、栽培之恩與擁抱之情。你說你義無反顧,別無懸念,只有勇往直前,全力以赴。你的那段話曾經使我流下慚愧的熱淚。

因為我也是戰後出生在台灣的新移民的後代,我總覺得我們這一代戰後出生成長有機會繼續升學讀書的人,相較於那些小學畢業就被迫當童工和女工的人,從社會得到的最多,付出的卻最少。偏偏從過去到現在,所有政府重大的決策又都是掌握在讀了很多書卻相對傲慢的知識份子手上,這些傲慢的知識份子往往又是最不了解真正社會底層的人,他們做出來的決策,往往荒腔走板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即將在明年就要上路的十二年國教的最新版本便是知識菁英的「經典」傑作。如果依照目前版本開始實施,簡直就像是將燃料棒放進核四的反應爐裡面開始運轉,一場可預期的大災難就此啟動,歷史上將會用台灣最黑暗的十年來形容。這套價值混亂模糊評鑑的制度,又是像核四一樣的拼裝雜牌貨,缺少了本身對教育的核心價值和中心思想,多元學習和升學減壓又淪為口號,完全違反了人之所以要受教育的最終目的,也將是社會價值混亂及大倒退的開始。

十二年國教和民國五十七年所推行的九年國教所面對的台灣大環境相當不同,那時候的台灣正逢經濟要起飛的時刻,國家急需提升整體國人的素質、提供更多技術人才,這都讓當時匆忙上路一切都不夠完備的制度還是達到了一定程度的功效。但是經過了快半個世紀的今天,台灣雖然稱得上是個自由民主的國家了,但是經濟由盛而衰,教育制度也經過三番兩次的改革,使得我們社會有了幾個不同的「實驗白老鼠世代」,像三十歲的「新教材世代」和二十歲的「教改世代」,家長們的評價都是越改越糟。目前這兩個世代的人都嘗盡了低新和失業的,苦頭,在這個時機一定要讓這個拼裝的十二年國教上路的理由是什麼?是為了減少城鄉差距以實踐社會的正義和公平?是為了降低學生們的升學壓力啟發更多元的教學?還只是為了實現總統的政策白皮書?如果按照這個版本其實真的是越改越糟,越比越壞。尤其是在超額比序這一項,正是一種價值混亂模糊評鑑的錯誤設計。

和九年國教不同的是,這個制度希望也能滿足家長們能讓孩子進到有優良傳統的明星高中就學,於是有了這樣一個更複雜的超額比序制度。其實有了這樣一個制度等於是宣判了十二年國教之後,升學壓力不減反升,等於宣判了城鄉差距不但不會減少,反而促成了M型社會劇烈加速度成型。將多元學習納入計算之後,品德表現、體適能表現、扶助弱勢表現、志工表現、班級幹部表現、綜合才能表現、藝文活動表現、各種比賽和證照等等,其實原本立意都很良善,企圖用多元能力來做評比標準,但是一但列入計分成為競爭的工具全都會產生質變。同儕之間為了爭取更好的多元學習分數,勾心鬥角彼此不信任的情況將變本加厲,有能力和權勢的家長也必然投入這場分數爭奪戰,可以預見各種歪風和投機現象都會發生。

教育的目的是什麼?教育的目的不就是希望透過教育,讓個人能摸索出自己未來的人生道路,讓個人所有好的潛能得到最好的發揮,也讓個人學習到互助、利他、誠實、社會關懷的基本公民素養嗎?可是這一些良善的行為和表現都被納入升學的評比後,我們的教育不是助長了一種功利、造假、虛偽、重形式和表面,失去了完整人格的下一代嗎?會考的成績用等第的方式,其實更是模糊了評鑑的目的,模糊的等第並不會減少學生們的讀書壓力,反而讓評鑑的結果無法反映學生原本的能力和實力。如果維持大約三成的明星學校是透過這樣的會考加多元學習的比序,加上並不勉強入學,請問這和過去半個世紀以來台灣的升學方式有什麼差別呢?

從九年國教跨越到十二年國教,的確是一個艱難而浩大的工程,從這一個起點,台灣又多了一個將影響台灣未來的「十二年國教世代」。作為決策者不應該用討好所有家長的心理來擬訂政策,這會變得四不像。我從來都相信學生們在學校要學習的不只有專業知識,也非常贊成學校能提供除了專業知識以外的各種學習,像一直被忽略的工藝、美術、音樂的基本素養和體育課。我也深信評斷一個孩子的特質應該包含了品德、體適能、扶助弱勢關懷社會的特質、生活能力、志工行為、領導能力、溝通能力等等,但是強烈反對將這些表現納入升學時的評鑑。

如果要將九年國民義務教育延長到十二年,除了全面免試升學外,我想不到還有更好的方法。請別告訴我少了考試就會降低台灣學生未來的競爭力,真正降低台灣年輕人競爭力的是原來那種缺乏思考和創意的填鴨式教學方式和刻板的筆試!至於原來的明星學校因此會變成什麼模樣,自然會隨著辦教育的人、師資和入學的學生漸漸形成了新的學校新的傳統。

我深信,最好的十二年國民義務教育,就是將不同背景和程度的學生放在一起學習,那正是打破階級和成見的教育環境!

(作者為知名作家)



關鍵字: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