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很誠實的《蘋果日報》,以這兩天的捷運兇案報導,再次提醒我們,無論該報對其他公共議題如何認真窮追、如何對獨立媒體釋出善意、如何取代《中時》經營台灣最好的報紙論壇版,但在重要關鍵時刻,它永遠是一份關注自身利益、在乎報份銷售與網站點閱, 遠超過公共利益與社會責任的嗜血小報。

1997年4月29日,《中國時報》在頭版刊出白曉燕遺體的手部特寫照片,遭受各界撻伐,一天之內,中時編輯部接到八百多通抗議電話,迫使報社公開道歉,那是一次值得紀念的公民反制行動。

時隔十幾年,台灣社會已經「進化」到讓《蘋果日報》連日刊登捷運現場血腥照片(即使局部打了馬賽克),在報導中描繪案情細節、渲染犯罪心理、製造懼怖氣氛,並以「屠夫」、「人魔」等新聞標題,標籤化兇嫌。

最厲害的是,彷彿照片與文字描寫還不夠,《蘋果》網站的動新聞,以兩分半鐘的動畫「重建現場」,模擬嫌犯的犯案過程。另一方面,《蘋果》又自我打臉,刊出學者專家的投書,呼籲媒體克制報導,勿成為散布仇恨的幫兇,對受害者家屬及社會大眾造成二度傷害。

對了,最好《蘋果日報》有臉提到嫌犯「喜愛暴力電玩」,請報社高層看看自家的新聞報導與動畫吧。嘖嘖(鼻孔噴氣)。

以下是七先生推薦的七篇相關文章:

不要重複播放捷運喋血影像

(註釋)《蘋果日報》最愛的自我打臉,學者投書是你的事,爺們就要報導血腥故事。

(引述內文)事實上,挪威當時甚至有一家報紙,長達四個禮拜、每天都以頭版頭報導這項凶殺案,同時刊登兇手的照片,這也導致了閱聽眾發起拒看該報的運動。有些商店則將這家八卦報倒放、背面朝上,為的是不讓頭版照片和故事持續冒犯店裡來來往往的顧客。

挪威新聞業昔日遭遇的困難、反省和公眾的作為,都是台灣值得參考的部分。因為新聞媒體對於災難、重大意外事件的報導,若不能維持自律和關注倫理,那恐怕很容易造成第二波的傷害。如此一來,扮演社會公器的媒體,可能反倒成為一途製造動亂的犯罪者幫兇,或者觸犯人權的社會凶器。

【相關連結】

媒體有責勿使社會恐慌: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媒體改造學社對「台北捷運隨機殺人事件」聲明

撕下標籤,才能阻止暴力

(註釋)兇案第一時間,精神科醫師吳易澄的呼籲,被網友大量轉推。可惜,《蘋果》社長與總編輯,大概都不看自家的論壇投書。

(引述內文)其實這個社會的多數人,包括你我,若沒有足夠的自省,我們散佈恐懼、製造仇恨的方式,跟犯案者其實沒有什麼不同。唯一的不同在於我們擁有較多的內在與外在的資源,來遏止我們做出不理性的事。

我們要謹慎的事情包括,避免第一時間對犯案者與精神病患過度的連結。一來我們不確定他是不是有病的,也許心理學當然可以解釋其動機,可是這與心理疾病是有所距離。將個人病態化、妖魔化,其實是解釋一個社會現象最不負責任的方式。這樣不但加深了對所有的精神病人的歧視,同時也縮限了社會進一步理解社會問題的空間。

第二個令人擔心的是,將一個人的惡給無限上綱,並且又將解決方式導向一種對個人的處決,那其實無助於社會對問題的理解。

他奪走我們最美的玫瑰,可是帶不走一整個春天

(註釋)公共電視PNN去年的文章,從挪威的殺人悲劇,談社會的集體反思。

(引述內文)2011年7月22日以後,挪威人最常被問到的問題,也許就是他們是否恨爆炸案和屠殺案兇手,奪走77條生命和數百名年輕人未來的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

(中略)史維勒的母親,畢爾卡維格夫人的答案與許多被害者家屬如出一轍,也與挪威首相延斯•史托騰伯格(Jens Stoltenberg)的再三承諾不謀而合。

憤怒是兇手帶給我們的,我相信,我們所失去的這些充滿理想的年輕孩子留給我們的,是別的東西。

讓挪威成為一個更好的國家,是這些孩子們的遺願。

張鐵志專欄:不要被恐懼綁架了我們

(註釋)張鐵志從媒體角色與公權力介入的角度,談悲劇之後的隱形紅線。

(引述內文)所以更多死刑,更多警察,更多安檢儀器,台灣就會更安全了。

這就是我們對於重大悲劇的反應嗎?

我當然也對無辜逝去的生命感到悲傷,也擔憂那些目睹慘劇的受傷者和其他乘客未來心理會蒙上的憂鬱(這是昨晚廢死聯盟的朋友非常關心的問題),也自己對未來可能的人身安全感到擔憂與恐懼。但是我知道,我們不能用國家暴力來解決我們的恐懼。

(中略)媒體不應該只是製造恐懼、仇恨與歧視(如果該嫌犯被證實是精神病患),而是應該增進我們的彼此理解。畢竟,每一次的悲劇與災難,都是這個社會的傷口,也都是試煉著我們如何認識這個社會,如何建立我們的社會信任,並且考驗著我們的文明尺度。

犯罪者的標籤 跟你一樣嗎?

(註釋)談犯罪者的標籤化,懶惰、分化、灌輸仇恨,這正是傳播媒體慣常的事。

(引述內文)如果今天兇手是個遊民、兇手是個同性戀、兇手只有國中學歷、兇手家庭是低收入戶、兇手來自東部、兇手有憂鬱症、兇手有吃檳榔習慣、兇手小時候是過動兒...那也通通都結案了,因為這些理由太容易歸因。接著就是各式各樣的專家出來討論我們該如何「輔導」、「改變」、「關懷」這些人,然後媒體、名嘴、教育繼續助長這些「本來就已經被視為社會問題」的污名,繼續複製下去。

這不只是「發生社會問題時,先找個人問題」的思考模式而已,身為受過高等教育、多數生長在「正常」家庭的中產階級,當有一個跟我們同樣出身背景、甚至可能來自我們身邊的人,犯下社會案件時,在主流媒體的助長之下,我們去做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想辦法找鼻屎大的理由,切割這個人。

我們習慣了電影電視漫畫劇情裡,灌輸我們的「世界上有分好人和壞人」的二元思考模式:做壞事的一定是壞人,壞人一定有原因,他跟我不一樣,所以他是壞人。於是人人都變偵探、都變推理專家、都會讀心術。我們無法理解、也拒絕接受,那些案件可能來自我們身邊「跟我們一樣的人」手上。

【京都想想】日本社會為什麼會出現「通り魔」?

(註釋)很好的提醒,從日本的案例,談妖魔化犯罪人及其家屬,可能發生的第二波悲劇。

(引述內文)2008年秋葉原事件兇嫌加藤智大的弟弟,上個月自殺了,這個消息再度震驚了日本社會,加藤的弟弟在自殺前的遺書中作出了沉痛的告白,他說哥哥作案後,整個家所面對的是接踵而來的、來自媒體和輿論每日近於拷問的批判與追殺,他曾經努力的要活出被社會標籤為「兇手的弟弟」的陰影,但媒體的追殺與社會排除的效應讓他一次又一次的失去工作,原本論及婚嫁的女友,也因為女方家人極力反對而分手。

在加藤弟弟最後的人生歲月裡,走投無路的他選擇自我孤立、逃避一切再與社會接觸的可能性,加藤弟弟的遺書寫著「無論如何努力想要向社會證明我不會成為哥哥那樣的殺人犯,但經過了六年,我卻仍然是『犯人的弟弟』…」、「然後我發現,因為作為加害人的家屬,我這輩子已經注定被剝奪追求『幸福』的權利了,這就是現實,所以,我決定放棄活著…」

521捷運意外  討論文章整理

(註釋)台大新聞所學生李映昕,利用網路共筆平台,整理此次悲劇的各種討論面向,網友也能加入新增或編輯。

(引述內文)5/21下午發生的捷運殺人事件,臉書上出現很多相關的討論文,因為臉書是一個很難回顧跟編輯的平台,所以我用hackpad整理、分類了一下,歡迎大家一起來編輯、補充。基本上沒什麼規則,只要附上作者姓名、連結並簡單摘要即可。也可以隨時增加新的分類。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