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受邀到台中女中演講,討論了一個挺嚴肅的議題:言論自由與媒體壟斷。也許有人會問,這麼「艱澀」的主題,高中生會有興趣嗎?

我一度也有這個疑問,過去的經驗告訴我,高中生經常是被老師「動員」來聽講,未必會對講題有興趣,更何況這個議題似乎已經退燒,媒體也很少關注,會有人來聽嗎?不過,讓我有點訝異的是,近百位聽講的學生都是主動報名參加,還有同學特地從曉明女中趕過來。

隨著壹傳媒併購案的破局與反壟斷運動進入立法階段,社會關注的聲音似乎不像去年九月一日萬人反壟斷大遊行時的熱烈。但其實這些關注的力量並未消失,在校園、在社區、在廟口、在街頭,仍然有許多人關心這件事的後續發展。

事實上,「反壟斷運動」一直遭到不少質疑,除了有人懷疑是否真有壟斷?或者,徜若立法嚴苛會不會因此妨礙媒體產業發展外,也有不少人以為「反媒體壟斷」只是為了「反旺中」、「反蔡衍明」,或者是「反中」?「反媒體壟斷」根本是玩假的,其實另有所圖。

社會運動參與者的組成本來就是複雜且多元,各有各的原因,也有不同的目的,但若就這樣以為反壟斷是玩假的,恐怕是大大的誤解。這幾個月,反媒體壟斷的學者、學生及公民團體,花了不少時間研究各國反媒體壟斷的法例,分析NCC及兩黨提出的版本,認真地想解決媒體集團過度膨脹造成言論集中的問題。

然而,相對於民間社會的投入,擁有更多行政資源與立法權力的NCC及朝野政黨,這段時間又作了什麼? 

今年一月,國民黨原本表態要支持民進黨提出的廣電三法修正案,一起加入反媒體壟斷的行列。不過,卻在會期結束前,情勢出現大逆轉。原本說要支持的國民黨急踩煞車,立法委員吳育昇改口表示,先前支持修法是議事策略靈活運用,要凸顯民進黨版本的盲點;立院副院長洪秀柱也說,她並不希望媒體被壟斷,不過,修法得考量週延,不要以民粹方式來達到目的。 

不只立法委員表態,馬英九總統也在中山會報明確表示,「反媒體壟斷、保障言論自由,但不要隨民進黨起舞」,而是應另訂「媒體獨占防制法」,下會期與NCC提出的草案併案審查。 

為了表示反媒體壟斷的決心,在這會期開議前,國民黨政策委員會執行長林鴻池就明確表示,這會期議案焦點在年金改革修法、反媒體壟斷立法及核四議題,將加強溝通,希望順利推動。 

只是,時光飛逝如電,立法院從二月開議到現在,將近兩個月的時間,並未進行反壟斷法的審議。再過幾天,會期就要結束,交通委員會直到5月16日才開始審查法案,但當天卻只通過專法名稱,修正為「媒體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以第1章章名「總則」,其他條文得擇日再審。 

其實,說要將反壟斷法列為優先法案的並不只國民黨,上會期末,民進黨眼見大勢已去,於是強烈呼籲NCC及公平會,相關法案三讀通過前,不應通過壹傳媒及所有媒體併購案。當時,民進黨團幹事長潘孟安也強調,廣電三法是民進黨下會期優先法案,即便NCC未如期將法案送入立法院,黨團仍會堅持處理。 

兩黨雖然信誓旦旦,但5月16日中午兩黨委員就已確定只通過法案名稱及第一條的條文,該法不僅未能成為「優先」法案,反而進度相當緩慢。事實上,在審查前一天,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坦言,反壟斷法要在本會期過關固然重要,但明天(16日)能否在立院交通委員會進行逐條審查並「沒把握」,還說,就算是送出委員會,也很難在本會期完成。柯總召的說法,讓人看不到民進黨改革媒體壟斷問題的「雄心壯志」與誠意,反壟斷法是否會在這會期通過,也充滿變數。 

不過,最離譜的還是NCC,雖然早已提出《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即「反壟斷法」)草案,但卻無法明確說明法案中防止媒體壟斷的關鍵紅線:收視率、收聽率、閱讀率等指標的計算標準與方式為何?雖然民間團體及立法院多次要求NCC應盡快說明,但一直到了交通委員會審查當天,才提出了一個計算方式的「草案」。也難怪國民黨立委羅淑蕾會直接批評,NCC的專法紅線計算方式,大家很早就在討論了,但到現在細節都還沒弄出來,如果NCC反壟斷專法過關,後續再來訂定計算公式的細節,結果和反壟斷法母法的原則不同,大家要如何接受? 

嚴格、審慎地審查法案,當然是行政及立法部門必要的責任,然而,立法院從去年5月開始,就有機會針對反壟斷法認真討論,提出完善、有效的規範,NCC也應早早提出反壟斷紅線的計算標準。但令人遺憾的是,口口聲聲要將反壟斷列為優先法案的國、民兩黨,卻在這會期院會結束前才開始審查法案,實在讓人不得不懷疑這些立委諸公究竟會不會信守承諾?還是只是在做戲打假球?這會期剩下不到十天了,請不要再唬弄人民。再拖下去,不只會讓人民憤怒,也會延宕台灣媒體產業與民主政治的正常發展。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