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在突尼斯1月14日革命廣場的示威遊行,母親們尋找她們失蹤的孩子。 圖片來源:林深靖攝。

[編按]浩然基金會與國立成功大學台文系聯合邀請2015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團隊(Le quartet du dialogue national / Tunisian 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來台,本文作者梅沙悟德.荷穆達尼(Messaoud Romdhani)將作為團隊代表出席在台灣的活動。

長久以來,地中海就被視為是孕育不同文明的搖籃,連結不同的人與文化。然而現在,監控的系統持續增強,為的是阻止移民進入歐洲追求更好的生活,也不讓逃離戰爭與生態災難的難民尋求安全庇護。這套安全機制,已經讓這個「中土」變成成千上萬人的墳墓。[1]

即便歐洲簽證在1990年代開始限縮,同時也加強了邊境管制與武力海防[2],從北非與亞撒哈拉地區來的非常態移民與難民,還是一波波地嘗試找管道進入歐洲,通常是靠船運。但是很多人都忽略了,他們需要付出極高的代價,才能擠上這些極端擁擠的船隻──既冒著自己的生命安全,還要塞滿偷渡業者的荷包。這當中有個悖論:當歐洲採取更多保安措施管制,這些移民與難民就更加依賴偷渡,偷渡業者的勢力也就越加壯大。

本文將簡單討論兩項歐盟的主要政策──「歐盟—突尼西亞移動夥伴關係」與「歐盟移民議程」,並指出:過度強調針對移民的防衛措施,實際上只會導致偷渡增加,而非減少,並造成更多移民命喪地中海。

位於北非的突尼西亞有許多移民前往歐洲,也是下撒哈拉地區移民進入歐洲的途徑。圖片來源:Google map

他們逃往夢想中的「黃金國」,卻死在半路

在所謂「歐洲堡壘」的政策下[3],只有兩大贏家:提供防衛服務的大財團,以及常常提高偷渡價碼來躲避保安措施的偷渡業者。而兩大輸家則是:花了數十億歐元在失敗監控系統上的歐洲納稅人,以及人權價值。

我們必須牢牢記住,那些前來歐洲的移民與難民,是因為覺得歐洲大陸尊重人權、民主與弱勢者的權利。例如在北非,很多年輕人面臨失業[4]、得不到任何真正的尊重,歐洲就是他們眼中的「黃金國」(Eldorado)。以突尼西亞來說,超過10%的突尼西亞人在國外生活與工作,多數都在南歐[5]。2011年1月革命至今,當地生活條件並未有原本期望的改善,成千上萬失望的年輕人因此選擇出走,渡海到歐洲。

根據突尼西亞經濟社會權利論壇(Tunisian Forum for Economic and Social Rights,法文縮寫FTDES)的統計,光是2011年,就有將近4萬名突尼西亞移民橫渡西西里海峽到義大利。同年間,大約有1,500到2,000位移民在地中海死亡或失蹤。[6]

那一年,也正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軍隊向利比亞開戰的年份,超過100架戰鬥機、20艘驅逐艦與數艘補給艦正在該海域巡邏。如同海因德海斯(Hein de Haas)與南鐸斯葛納(Nando Sigona)在他們的調查中所提到的:「單單2011年,實際死亡人數預估就有2,000名,當時地中海正是全球最嚴苛的武力軍事管制區域。這個數據完全凸顯出歐盟主張發展與人權的說詞,和實際作為有重大落差。」[7]

突尼西亞自身的難民問題

突尼西亞是許多下撒哈拉地區人前往歐洲的途徑。由於它對許多下撒哈拉地區國家免簽,21世紀之交,越來越多人在透過義大利西西里島或蘭佩杜薩島進入歐洲之前,會利用這個政策合法地在突尼西亞住上3個月。

但是,對絕大多數曾待在利比亞工作的下撒哈拉地區移民來說,突尼西亞並非他們的終點站。許多人希望渡海抵達義大利海岸,卻往往面臨致命的結果。2013年10月發生了366位移民命喪地中海的船難悲劇後,歐盟內部事務委員會委員(European Commissioner for Home Affairs)的塞絲莉亞.馬爾姆斯特洛姆(Cecilia Malmström)主張:歐洲應該「加強力道打擊那些剝削利用絕望人心的犯罪網絡」,避免再「有人冒著生命安危搭乘狹小擁擠、不適合航行的小船」[8]

而2011年的利比亞戰爭,也為突尼西亞帶來棘手的挑戰。成千上萬的移民由利比亞穿越邊境前來[9],需要提供食物、住宿、醫療等緊急救援措施。

雖然突尼西亞簽署批准了日內瓦公約,卻尚未建立起一套難民保護系統。突尼西亞南方的舒沙(Choucha)難民營曾庇護了上千人,卻於2013年關閉。其中4,000位獲得聯合國難民署(突尼西亞唯一處理庇護請求的正式機構)承認難民身分,其餘的移民則被迫遣返回各自的母國,因為他們沒有突尼西亞的居留許可。

移動夥伴關係──「促進移動」,卻反而給出更多限制?

處理非常態移民潮的其中一項努力,就是2014年3月成立的「歐盟—突尼西亞移動夥伴關係」。該政策「旨在促進人們在歐盟與突尼西亞之間的移動,並對既存移民潮提倡共同與負責任的管理措施,包括簡化簽證手續。」[10] 然而突尼西亞主要的公民社會團體譴責這種夥伴關係政策缺乏透明度,因為內容協商過程完全缺乏公民社會的參與。[11]

現在「移動夥伴關係」已經名不符實。雖然號稱要「促進移動」,實際上卻在提倡「更有效的遣返與再次入境許可」[12]。這個政策據稱「尊重人權與國際難民保護機制」[13],但具體如何落實卻並不明確──特別是突尼西亞一直都沒有制訂庇護法規來決定難民的身分,而且還將非常態移民關在拘留中心與一般的監獄裡[14]

除此之外,一般突尼西亞公民能夠透過這項政策取得歐盟合法入境簽證的機會,更是微乎其微。只有那些具備高資格的公民與專業人士才拿得到簽證,但是這些人實際上已經有入境歐洲的管道了。對於成千上萬夢想更好生活、希望在歐洲發展自身能力的失業青年來說,這個政策未能提供任何前景。結果他們只能繼續不顧一切危險、偷偷摸摸地橫渡地中海,而死亡的人數又因此不斷攀上新高。

「移動夥伴關係」的確失敗了,無法減少橫渡地中海的非常態移民人數。2015年的記錄達到新高:有1,015,078人渡海前往歐洲,其中,3,771人因此死於非命。[15]

歐盟移民議程──移民是人權問題,不是保安問題

為了要解決這個「人道悲劇」,歐盟決議「立即採取行動」,於2015年5月發佈「歐盟移民議程」[16]。然而,這項議程凸顯出歐盟依舊將移民議題視為是保安議題,而非人權議題。

例如,其短期目標是「避免更多移民命喪地中海」,當中的執行內容是在各個方面增加經費,包括資助歐盟邊境管理局(Frontext)持續監控地中海,以及資助歐洲刑警組織(Europol)建立情報中心,以便「逮捕與瓦解」在地中海經營偷渡的船家[17]。這樣的作法強調保安防衛的重要,而非以權利為基礎。

其長程計畫的4項核心原則也反映了相同的態度。過度強調「減少非常態移民的動機」與「確保外部邊境安全」的作法,反而忽略了提供進入歐洲合法途徑的重要。的確,大多數關於合法移民的討論都著重在「吸引歐盟經濟需要的勞工」[18]。但是持續緊縮合法入境管道,只會導致更多的偷渡。而強調「瓦解偷渡與人口販運網絡」的作法,只不過是把偷渡販運業者當成問題的代罪羔羊,歐盟便可以輕易從造成地中海冤魂的事實中卸責。

強化邊境管制與打擊偷渡網絡,其實並無法阻止移民、難民、尋求庇護者冒著生命危險渡海而來。這些作法只會逼著他們透過非常態的方式渡海,使他們更加依賴偷渡業者。位在布魯塞爾的智庫「歐洲政策研究中心」(CEPS)曾指出:「最有效處理偷渡的辦法,就是提供人們更為安全、更有彈性、更便宜的旅行方式。」[19] 因此關鍵在於:在地中海移民議題上,歐盟需要重新評估現有的「保安」作法,並改而注意「權利」。

突尼西亞的公民社會將保持警醒,持續向地中海兩岸的政府施壓,使我們與歐洲能形成公平公正的夥伴關係,同時我們也呼籲歐洲的公民社會與我們採取一樣的行動。任何歐盟-突尼西亞的夥伴關係,都必須尊重國際公約,保護移民、難民、尋求庇護者的基本權利,並且能夠改善移民進入歐洲的管道,提供真正有別於偷渡業者的選擇。

(譯者鄭亘良為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博士、《新國際》執編。)

     

諾貝爾和平獎國際論壇: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
Nobel Peace Prize International Forum: Tunisian 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

高雄場/沒有社會正義的民主,可能嗎?
時間:2017年12月19日(週二), 14:00-16:30
地點:中山大學社科院一樓小劇場
活動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478729698906780/

台南場/突尼西亞青年:希望與挑戰
時間:2017年12月20日(週三),18:30-21:30(18:00開放入場)
地點:成功大學 成杏校區成杏廳
活動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nckunobel2017

台北場/和平的力量  尊嚴的追尋
時間:2017年12月23日(週六),14:00-17:00
地點:台北創新中心(CIT)大廳(台北市玉門街一號,捷運圓山站1號出口)

     

[1] "Watery deathtrap: Mediterranean migration routes to EU killing 10s of 1,000s over decades," RT News, September 13, 2015, accessed May 23, 2016.

[2] Katharina Natter, "Revolution and Political Transition in Tunisia: A Migration Game Changer?" 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 May 28, 2015, accessed May 23, 2016.

[3] 「歐洲堡壘」是口語的用法,而且通常帶有貶意,指責歐盟的移民政策。

[4] 根據OECD的統計數據,2015年青年失業率達到40%。可參見Jeremy Fryd, "OECD Report: Youth Unemployment in Tunisia 'A True Social Tragedy'," Tunisia Live, March 12, 2015, accessed May 23, 2016.

[5] Stéphanie Pouessel, "Report on Tunisian Legal Emigration to the EU Modes of Integration, Policy, Institutional Frameworks and Engagement of Non- State Actors," European University Institute, Robert Schuman Centre for Advanced Studies, accessed May 23, 2016.

[6] "Appel À Soutiens! La Mobilisation A Commencé! Première Action Du 1er Au 19 Juillet Dans Le Canal De Sicile," Lacimade, April 2012, accessed May 23, 2016.

[7] Hein de Haas and Nando Sigona, "Migration and revolution," Forced Migration Review, no. 39 (June 2012):4.

[8] Cecilia Malmström, "Tragic accident outside Lampedusa: Statement by European Commissioner for Home Affairs," European Commission, October 3, 2013, accessed May 23, 2016.

[9] Natter, "Revolution and Political Transition in Tunisia," May 28, 2015.

[10] "EU and Tunisia establish their Mobility Partnership," European Commission, March 3, 2014, accessed May 23, 2016.

[11] "Tunisia-EU Mobility Partnership," EuroMed Rights, March 17, 2014, accessed May 23, 2016.

[12] "Déclaration conjointe pour le Partenariat de Mobilité entre la Tunisie, l’Union Européenne et ses Etats Membres Participants," preamble, page 2, European Commission, accessed May 23, 2016.

[13] "Déclaration conjointe," European Commission, preamble, page 2.

[14] "A/HRC/23/46/Add.1 para. 60-65," United Nations, May 3, 2013, accessed May 23, 2016.

[15] "Refugees/Migrants Emergency Response – Mediterranean," The UN Refugee Agency, accessed May 23, 2016.

[16] "Communication From The Commission To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The Council, The European Economic And Social Committee And The Committee Of The Regions - A European Agenda On Migration - COM(2015) 240," European Commission, May 13, 2015, accessed May 23, 2016.

[17] "European Agenda on Migration - Why a new European Agenda on Migration?" European Commission, October 29, 2015, accessed May 23, 2016.

[18] "COM(2015) 240 final," May 13, 2015, p.14; and "European Agenda on Migration," October 29, 2015.

[19] Sergio Carrera, "Whose European Agenda on Migration?" CEPS, May 28, 2015, accessed May 23, 2016.

瀏覽次數:220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