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之前兩篇寫聖多美的長文,不知政府高官是否願意滑一滑手機,好歹看一下,難得我願意寫長長的評論文,認真有餘,誠意十足。

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寫寫半正經的短故事。既然我已連發兩文評論與外館有關之事,無三不成禮,寫完再下台一鞠躬。

話說有些外館人員的無能、無理與無為,讓我再加一筆。要是能藉此替廣大的留學生發聲,也不無功德。

▋外館官僚初體驗

我要說的是學歷認證的問題。

看到這行字,我相信有留學經驗的臉友一定眼睛發光,是吧?這是多少人在海外求學都經歷過的麻煩事。不少人即使回到台灣,仍得大費周章聯繫外館弄認證。這真是多數留洋博士返台投入高等教育之前,有如成年禮般的官僚形式主義第一站。

畢業前,台灣同學好心告訴我,回台前要去紐約下城的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TECO),辦理學歷和成績單認證,因為留洋博士在台灣的大學找教職,需要認證的文件。我在紐約上城的哥倫比亞大學讀書,占了地利之便,從上城到下城,當年一趟2.5美元的地鐵車資就可抵達。學校附近若沒有TECO的同學,得想別的辦法。

那天,我帶著我的畢業證書正本和數份成績單正本,到了TECO的認證處。一樣一樣來,一位工作人員拿了我的畢業證書,問我:「要幾份?」天曉得我得試幾家學校才能找到工作啊?多備幾份吧,免得日後麻煩。但是一份索價美金15元,花太多錢真是心有未甘,便回說:「5份。」她鼻子哼了一聲,按下影印鍵,出來5份A3的影本,然後只見她在上面黏貼一張認證專用的印花紙,蓋上TECO的章,認證就完成了!

我看得目瞪口呆,脫口問:「這樣就認證完了啊?」她說:「完了。還有什麼?」我鍥而不捨:「可是你連打電話去我們學校問是不是有我這個學生都沒有,你怎麼認證的?」她瞪我:「你這不是你們學校的畢業證書嗎?」我傻眼:「這證書就可以了,那用這不就好了,幹嘛要影印蓋章?」她翻了白眼,不理會我。

無奈,我已得罪她了。接下來的成績單認證,吃了我一點苦頭。好吧,凡事一體兩面,我才有機會見識外館認證人員的真本事。

▋鬼打牆的荒謬認證

我遞上成績單,她劈頭就問:「你這沒蓋學校的章,不行。」我說:「我們學校就是這樣,沒蓋印章。」她堅持沒蓋印不行認證。弄得我沒辦法,只好又花了美金2.5元,由下城返回上城的學校。還好我的學校是在紐約,真是。

到了學校註冊組,我問職員:「我的成績單要台灣政府的認證,他們說要有學校的蓋章才行。」那名高大的黑人女職員,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看著我:「我們從來不蓋章。你看,這成績單的紙是很昂貴的防偽紙(還拿在燈光下教我看防偽印記),這比蓋章還有效。」我說:「那怎麼辦?他們堅持要蓋章。」女職員:「你來自哪裡?」我說:「台灣。」女職員皺著眉頭:「我們學校有成千上萬的國際留學生,從來沒有人提出這要求。」

一時間,我生出「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之感,那別人是怎麼活的啊?

沒辦法,我又花了美金2.5元從上城去下城的TECO。那個剛才要我蓋章的中年女性認證人員,一聽我說沒有章,真的,她的反應就像是張愛玲筆下牌桌上的上海女人,挑眉斜眼看著我說:「沒見過你這樣的學生,還哥大的?別的學校的都不會那麼笨。」我沒騙你,她真的這樣說。我剛才忘了說,有朋友陪我一道去辦認證,好提前觀摩他未來的必走流程,所以我是有證人的。我問她:「那別校的台灣學生怎麼做?哥大的畢業生怎麼做?」她不理我,但見我堅持不走,一會才又冷淡地說:「你不會找個美國人幫你在信封上簽名啊?」我很驚嚇:「怎麼可能?美國人怎麼可能隨便幫你簽名,你在美國不知道嗎?不可能!」那要我自己簽名?我才不幹這偽造文書的事。她又一副覺得我很笨的表情,我一再詢問:「那其他台灣學生怎麼做的?」

拜託,有經驗的校友都離開了,一時間我去哪兒問?更何況,我也不願再為這蠢事跑回上城詢問了。我就在那沒有其他功能似的辦公室,不肯離去,一直詢問該怎麼辦?最後,從頭至尾坐在那位認證人員一旁的另一位工作人員,終於展現存在感了,吐出兩句真言:「那就丟到郵筒裡,就有章了。」

天才,我只能說,真是天才!瞞天過海的天才!我們不可置信地找到了解決辦法,離開了那個荒謬的TECO認證處。結果只花了美金3、40分的郵票,就成了。

▋那些丟到水裡的認證,後來都怎麼了?

胡適先生是我所知哥大最老的中華民國校友,還有沒有比他更早的,我就不知曉了。據說,胡適於1927年才真正拿到哥大博士文憑,但從他算起也夠久了,90年。這90年來,哥大的中華民國學生怎麼認證的?還是,這個認證作法是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產物?究竟是何時開始的形式主義?

一份認證費用美金15元,運氣好的話,我可以買3本大學出版社的二手原文書了。如果政府資訊公開,我們是否可以調閱資料來瞧一瞧,就當在檔案館裡埋首資料的史學者一樣:即使只看美國,每年外館的認證收入有多少?收入是進入國庫,還是有何他用?用到哪去了?單筆認證費用說多不多,但就蓋個章,說少也不少,累積起來該是相當可觀的收入,可千萬不能濫用,那可真會令多數省吃儉用的留學生捶胸頓足。

2007年,我來到中研院工作,報到時,居然沒人要求看我的畢業證書,那些辛苦獲得的學歷認證,多年來,就躺在箱裡餵蠹魚。當年我向媒體友人提到這事,希望媒體能追蹤外館的認證問題,因為這影響廣大的留學生。但友人說,這事太小,媒體沒興趣。無奈忘卻,一擱也十年過去。這篇小文要是如之前的認真評論文一般,對政策的影響是細沙扔水塘,只引起一秒鐘漣漪,就當與讀者說個笑話。對外館的無奈,無窮大加一還是無窮大,多一筆,沒差。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