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最近台灣有位江小弟,以年僅13歲之姿錄取紐約大學,登上頭條版面。根據報導,江小弟在語言、美術,尤其是音樂等方面都有超齡的表現,更被國際認證為IQ160的天才兒童。

大多數人都很看重IQ,希望自己或孩子智商高人一等,就連台北市長柯文哲也不例外,時常以自己高達157分的智商自豪。但智商怎麼測的?真的那麼重要嗎?在這篇文章中將談到關於IQ的迷思,以及身為心理師的個人省思。

IQ的迷思

問題1:IQ就是智力嗎?

智力究竟是什麼?光是這個問題到目前為止心理學家們都還沒有共識。有些學者認為智力屬於單一個因素,也就是說聰明的人往往各種能力都很強;也有學者認為智力是多元的,例如在數理方面優秀的人不見得在語言上也同樣吃香。智力最廣泛的定義是「適應生活」的能力,而智力測驗則是測量的工具。所有的工具都有限制,不見得能準確測量到所有的能力。較保守的說法是,IQ只是智力測驗的分數,不等同於智力。就像國文考試的分數不見得能反映一個人所有的文學素養,可能考的是文言文,而這個人的專長則是在現代詩。

問題2:IQ是怎麼算出來的?滿分真的是180?

目前世界上較普及且具公信力的測量工具是「魏氏智力測驗」,台灣主要也採用該測驗來測量智商,過程需由經過訓練的專業人員一對一施測,歷時約90分鐘以上。該測驗主要的目標在於測量語言能力(如語文理解表達、數字運算)以及操作能力(如空間組織概念、手眼協調等)兩大層面。

測驗所得出來的IQ分眾並非絕對值,而是透過與同年齡層的人比較而來的,透過統計的方法,將同年齡層的平均得分設定為100,標準差為15。也就是說若IQ100分,代表智商剛好是在同年齡層的中間。魏氏智力測驗最低分為40,最高分為160,代表已經贏過99.9%的人。

問題3:IQ一出生就固定了嗎?

無論是智力或者智商都不是固定不變的,先天基因占了一部分變數,而後天的學習與訓練都有可能讓人變得更聰明,甚至改變大腦結構。近期研究顯示大腦充滿了可塑性,即便是成年人也不例外,老狗也能學會新把戲(但可能學比較慢)。

曾耳聞有些無良的補習班,會透過訓練孩子熟悉智力測驗的項目,以提升孩子的IQ分數,讓家長開心。但這並沒有任何意義,孩子並不會因此變得聰明,反倒是因為重複受測,讓IQ分數失準,不再具有參考價值(所以這也是違反心理測驗倫理的)。

問題4:IQ高就保證未來一定成功嗎?

心理測驗都有其預測的效果指標,而在智力領域中,最常被拿來當作校標的則是學業成就。因此保守地說,IQ分數所代表的,只不過是孩子未來在學業上表現好的機率罷了。而眾所周知的是,如果用收入當作是成功與否的狹隘標準,選對行往往更重要。

現在資訊流通以及時代變化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學校教育不見得都能涵蓋未來適應社會所需的能力,例如創造力、吸收新知的動機、人際合作等,有太多能力都是智力測驗所看不到、但在工作中極為重要的。更不要說音樂、體育、美術、電腦等術科能力,往往都不在智力測驗的範圍裡。周杰倫的IQ分數可能並非頂尖,但在流行音樂卻是天王;行行出狀元雖是老話,但至今仍很實在。

心理師的工作省思

在醫院工作的短暫日子裡,保守估計做了約300份的智力測驗,讓我印象深刻的的不是IQ分數的高低,而是人們對於分數的反應。由於大眾對於智力測驗的信仰與迷思,多數人對於分數仍很在意,撇除為了詐領殘障手冊或逃避兵役之流,在我「宣布」IQ分數的那刻,受測者屏息以待的表情總讓我感覺很複雜,我的手中似乎握有很大的決定權,儘管分數往往只反映了他們早已知道的事。其中最在意的,往往是帶孩子來受測的家長,她們的擔心讓告知實情成為難事,我不知道究竟幾分才能讓家長滿意,或至少安心。

儘管現在我知道這分數所代表的意義很有限,但在大學時期、自己當受測者時可沒那麼瀟灑。有很多測驗需要計時,而我不知道還剩下多少時間?還記得自己拚了命的想在時限內完成所有的項目(現在知道這幾乎不可能),因為當年的我同樣渴望擁有出類拔萃的智力,儘管大學聯考早已讓我知道,自己並非天才。

坦白說施測智力測驗是枯燥無聊的事情(這也是我離開醫院的原因之一),在300份的測驗中,至今我只記得三位受測者。第一位被診斷過動症的孩子,整個施測過程像是打仗,沒多久我就舉白旗,無法完成測驗。第二位是臉圓圓,長得很可愛的小朋友,因為上大號而暫停失測,回來後我問他順利嗎,他舒服地「啊~」了一聲,讓我笑翻了。

第三位則是一位年輕人,在施測結束後,我照例詢問他是否想知道自己的IQ分數?他說可以參考看看。由於他的IQ屬於中上的範圍,我很樂意和他分享這個結果,希望他聽了後也能高興。沒料到得知後,他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帶著淡淡的微笑說:

「正常就好。」

這句毫不做態的話擊中了我,在那瞬間,我反倒羨慕起他,因為我明白,他擁有比高智商還要來得珍貴許多的東西,也就是能允許自己平凡。

在這個高度競爭的時代,自然會期待自己,或者下一代能脫穎而出,但對於「輸別人」(其實更像是贏不了別人)的焦慮卻讓我們過得很辛苦,就心理分析學家荷妮的理論來說,過於期待自己的高人一等往往就是精神官能症的病因所在,因為人背棄了平凡卻真實的自己。

從結果來看,大多數的我們都很平凡(我是說不像周杰倫或林書豪之類的),接受這單純的事實就能快樂許多。但世界上很少有比自我接納更困難的事情,至今這仍是我學習,或者說人生修行的方向。

瀏覽次數:421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