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格正:心理諮商中的禁忌之愛

2017/02/1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日前傳出某體大學生與該校專任諮商心理師的情殺事件,根據校方與警方的敘述,兩人因諮商而認識,進而在私底下交往,最後導致悲劇收場。需強調的是,我們並非當事人,不見得知道事實真相。然而本文的目的不在論定是非對錯,而是希望能讓更多人認識心理諮商這份專業的特殊性。

在許多電影當中,治療師與個案間的戀愛常被視為浪漫佳話,例如在《無間道》裡,扮演治療師的陳慧琳就與梁朝偉大談戀愛,在兩人耳鬢廝磨之際,或許觀眾覺得畫面唯美浪漫,但看在我們心理師眼裡卻是冷汗直流,因為與病人談戀愛在這行是大忌中的大忌,違反了心理治療專業倫理。說白一點,一旦曝光,大概就不用在這行混了。這自有其道理,在本文中將娓娓道來。

心理諮商與心理治療在定義上雖然有些許差異,在本文中暫且將兩者混用,可視為同樣透過談話及與病人關係來達到助人功效的一種醫療方式。

▋諮商師?心理師?心理醫師?

在台灣法律上能夠進行心理治療或諮商的包含精神科醫師與心理師,並沒有「心理醫師」這個職位。精神科(又稱身心科)醫師與其它專科醫師較為類似,為醫學系畢業,經過住院醫師訓練後取得專科醫師資格。在多數的醫院或診所中,精神科醫師由於看診時間壓力,主要工作為正確做出診斷並開立適合的藥物,若醫師行有餘力,或者個人對心理治療特別有興趣才比較有機會與病人進行諮商。然而,許多病人期待的不只是藥物的幫助,「心理師」這份專業也因而孕育而生。

心理師在我國是相對年輕的專業,在2001年才正式通過心理師法,成為國家認可與管理的醫療人員。心理師又分為「臨床心理師」與「諮商心理師」兩類,前者多為心理系(常被歸類於第三類組)畢業,以醫院為主要的訓練及工作場域;後者傳統上與學校諮商輔導淵源較深,大多在社區及學校服務。然而隨著心理師人數增加與工作的多樣性,臨床與諮商心理師間的差異不再那麼絕對。但共同之處在於,兩者都需要取得碩士學位,包含一年的駐地實習才能得到考照資格,門檻之高為專技高考之冠,因為助人工作是一種特別的專業,需要比較長的訓練時間。

▋為什麼當事人容易愛上心理師?

過去常有朋友問我,如果心理師這麼懂人性,是不是對追求親密伴侶特別有幫助?起初我總是抱著嗤之以鼻的態度回應這種偏見,但隨著經驗增加,我開始發現,真誠的關心、支持與同理一個人,真的容易讓他人對自己也產生好感,說不定我應該對此開班授課(當然是開玩笑的)。

或許正是因為與案主發展親密關係是種禁忌,在我碩士班及博士班長達近10年的受訓過程中,幾乎沒有課程或老師對此議題做過深入的討論。無怪乎許多年輕的心理師在面對當事人的告白時手足無措,急忙地把倫理規章拿出來當擋箭牌了。

然而在實務工作中,當事人對治療師有戀愛的感覺相當常見,專有名詞稱作是「移情」。

姑且不談深奧的概念,其實諮商關係本身就容易使人陷入其中,怎麼說呢?想像一下,當你陷入低潮無助時,有一個人全心全意地關心你、溫暖地傾聽、試著了解你的感受,並看到你身上別人所沒看到的努力與優點,此時很容易把自己的心給交出去,對這個人有喜歡的感覺,甚至需要時常見到對方。

寫到這邊,大家能「嗅到」危險的味道嗎?的確,這是一段不平等的關係,人脆弱無助時特別容易依賴對自己伸出援手的人(無怪乎時常聽到有壞人利用宗教來騙財騙色)。因此,心理諮商需要清楚的「架構」,為了保持諮商關係的純粹與專業,雙方在專業的場地,約定好時間與收費進行,而不是像朋友般,隨時都可以見面。畢竟親近溫暖的諮商關係只是助人的媒介,而非當事人生活中人際關係的替代品。 

▋心理師終生的承諾與功課

新任衛服部長陳時中曾脫口而出,表示醫療業也是服務業。我認為或許醫療的過程是一種服務,但與「商業」仍有本質上的差異;商業的目的在於賺錢,而醫療業的目的在於幫助病人,心理治療也不例外。也就是說,在諮商關係中心理師需要以當事人的福祉為依歸,而不是以自己的私利為優先。

舉例來說,假設有一位當事人,一有需要就想要臨時找我諮商,若為了賺錢,我理當來者不拒,如此一來便可促使當事人的依賴、讓他變成我的提款機;但如果我真心為當事人著想,希望鼓勵對方成長與獨立,此時我就得將錢往外推,就算再缺錢也一樣。

從事心理諮商是個神聖的承諾,要永遠以案主的福祉為依歸。話雖如此,心理師也只是凡夫俗子,也會有私人的情感與需求,此乃人之常情,但我們需要對此有所覺察,並照顧好自己的私生活,這是一輩子的功課。

例如,假設有位有魅力的當事人對我產生好感,而我又在親密關係層面中缺乏自信與滿足,很容易因此沖昏頭,進而產生私下邀約。所以首先,我需要提醒自己:她所喜歡的只是我助人者的「角色」、被人關心了解的感覺,而非私底下身為男性的我。另一方面,我也應該在生活中去嘗試滿足我的親密需求,而非在諮商中尋找情人,因為這對當事人來說並不公平、甚至可以說是「趁人之危」。

但萬一我真的對這位當事人產生情愫的話該怎麼辦呢?如果無法自拔,就應該將當事人轉介給其他的心理師進行諮商,並和其他信任的同儕討論、尋求幫助;倘若老是愛上自己的當事人,那麼我應該尋求督導的協助、甚至本身也需要接受心理治療。最後,假設我始終沒有辦法過得了這關,那我就應該轉行──當心理師受個人慾望所驅動,無法單純為案主著想,就無法勝任助人工作了。

心理治療是高度的專業,有其獨特的挑戰與困難;然而對於當事人願意把某部分的自己(往往是他人所不知道的一面)傾訴於我,我除了慎重以對、希望能對得這份託付之外,更覺得這是一份特權與殊榮。

我相信人生在世除了遊山玩水外,還需要其他更踏實的事情來定義自己究竟是誰。是什麼事情呢?或許正如佛洛伊德所說的──愛與工作。而心理諮商是難得兩者兼具的事情,我們需要足夠的大愛才能支撐這份工作;同樣的,在與每位案主的相會,尤其是在衝突困難中,我們學著如何替對方著想,提供所需要的照顧。每當我感覺自己幫助到了案主,心裡總是滿懷感激,自己暫且在世界上找到了一份依歸。

     

延伸閱讀:

醫院裡的桃色糾紛:如果病人愛上你怎麼辦?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