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對大多數人來說,歧視是與生俱來的,就和比較心、差別心、嫉妒一樣。歧視在社會中是自然的存在,甚至很多時候讓人無法覺察。只要相對多數成為「主流」、「一般」、「正常」,就開始不自覺創造出許多偏見與框架。

例如,英國古代的人們認為養黑羊是一件倒楣的事。因為大部分羊毛是白色的,黑色羊毛則不值錢,所以black sheep被當成是無用之物,也是black sheep有「害群之馬」意思的原因。在17世紀之前的歐洲人認為天鵝都是白色的,一直到人們在澳大利亞發現了黑天鵝,才打破這個說法,但為了調適認知失調,黑天鵝就變成了不吉利的象徵!

歧視源於人性中與生俱來的偏見,而偏見prejudice的字義是「預先判斷」(prejudge),也就是在沒有深入瞭解前就做出評價。這種判斷往往沒有事實根據。此外,人是社會性的動物,親族朋友或是生活在一起的人(群體)會對個體的看法產生重大影響。曾有研究顯示,三歲的孩子就可能有種族偏見,我認為源於個體的歧視,在群居社會裡可能更容易被放大或根深蒂固。

心理學家榮格曾經提出集體潛意識的觀點。為什麼大多數人類生下來就會害怕蛇或者蜘蛛?對我來說,這樣的觀點可以用來思考人為什麼會存在歧視這件事。

▋我的「正常」孩子,能不能不要和「特殊」孩子在一起?

這幾年來,我每年寒暑假我都會舉辦營隊活動。這樣的初衷很單純,就是讓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可以和一般孩子一樣離開家過團體生活。早期我遇過不少孩子,被一般營隊排除在外,因為很多人認為帶有特殊需要的孩子參加活動是危險的,不安全的。

站在經營的角度來思考,這的確會增加許多人力成本,但我從這幾年來的活動和孩子的表現,我也清楚知道這對孩子們來說有很大的幫助。不管是在生活自理、群體生活(社交刺激、情緒管理)、甚至是實際解決問題的能力都是如此。而今年我們營隊的訴求,是希望更主動邀請所謂「普通」的孩子來參加這個營隊,不全然是有特殊需求的孩子。

我曾經遇到一些家長,會提出疑問:如果「一般」的孩子參加營隊,會不會收費比較便宜?如果「一般」的孩子參加營隊,會不會學習到比較少?我的答案是這樣的:所謂「一般」的孩子參加這樣的營隊,費用不會比較便宜,而是跟大家一樣。因為對我來說,所有的孩子都一樣,收費上當然也沒必要有什麼不同。另外,「一般」的孩子參加這個營隊的收穫,我認為不會比較少,在這樣的環境學習對他來說是人生難忘的經驗,我也希望他能在這個營隊學會認識自己,理解同伴,甚至學會愛別人。

在這個過程中,曾經有家長說他不願意讓孩子參加這種營隊,因為他擔心孩子跟其他有特殊需求的小朋友一起活動,會有「不好的影響」。甚至本身是特教老師的家長,也曾經說過這樣的話。剛開始聽到這樣的訊息,我很氣憤,但靜下心來想一想就理解了:恐懼「不一樣」的人事物,是人性的一部份,我應該要能同理這些家長的擔心,因為這樣的聲音就潛藏在我們的心中,只是他們把真話說了出來。

▋解開心中的偏見

在融合教育的現場,有許多特殊需求孩子被安置在普通班級,只有部分時間會特別到資源班進行個別化的學習。但我常聽到孩子抱怨不願意去資源班上課,因為容易遭受同儕異樣的眼光。曾有和孩子和我分享自己的成長經驗,他從小二就開始上「資源班」,這件事讓他很痛苦,因為同學都會拿這件事嘲笑他。

我問他:「難道你沒有告訴老師嗎?」孩子說:「有啊!講了兩次,但是完全沒有用,老師跟同學說了以後更慘。後來我就放棄了!」

我問孩子,所以他不喜歡去資源班嗎?孩子說,他覺得去資源班上課本身還好,但真的應該把這個名字換掉,不然同學都笑我要去做資源回收……。我對他說,有些資源班也叫作學習輔導中心、資源中心、個別學校中心、個別化教室等等。孩子認真的告訴我:「反正資源兩個字是一定不能出現的!我覺得叫作補課中心比較合適。」

有多少的孩子在承受這樣的壓力?我們可以做的還很多,創造環境友善的氛圍是重要的,我們要幫忙,而不是幫倒忙。教育的價值就是讓我們解構與跳脫,讓我們對於歧視產生抵抗力。不論同理或是接納,都應該是雙向的,不該是主流接納少數,因為這樣的接納,本質上就是一種上對下、高等憐憫低等的施捨。就因為歧視是與生俱來的,所以才更需要教育!

 

瀏覽次數:340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