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船上的人】難民營中的19歲生日,與永生難忘的救命恩人

2017/01/01

南越華僑黃光慧女士,一家九口自頭頓出海,於1978年抵達澎湖西嶼越南難民營。在澎湖難民營營運全期(1977-1988)中,他們是早期抵達的船民。作者提供。

[前言]《例外之地:台灣海峽之澎湖越南難民營》是一項緣起長達20年、目前仍持續拍攝與追尋線索的紀錄片計畫。拍攝場景在台灣海峽的澎湖西嶼及白沙講美村的越南難民營。

1975年西貢淪陷/解放,越南統一/獨立,經濟破敗和政治迫害導致許多越南人出逃,其中大部分的人乘船出海漂流,因而有「船民」的稱呼。1977~1988年間,澎湖越南難民營曾經收容過46艘難民船、超過2,000名難民。

紀錄片勞動者劉吉雄因為1995年與2003年的三個夢境,趕在2003年春天難民營完全拆除之前,使用16mm電影底片前往拍攝,呈現一段幾乎淹沒的台灣「漂流近代史」。《例外之地》8分鐘節錄版v1.0目前正在鳳甲美術館2016TIVA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負地平線》展出,展期至2017年1月8日。本系列文字,是剪輯中部份受訪者的簡介檔案及口述節錄。

▋受訪人檔案:黃光慧

黃光慧女士,1959年生,是澎湖越南難民營的早期難民之一,與家人在1978年7月31日抵達澎湖。同船難民共計444人,在澎湖越南難民營全程營運期間,是難民人數最多的一艘船。

黃女士是越南華僑,生於越南東南平順省藩切市,在頭頓的軍眷村長大,是當地華僑學校育民中學第一屆學生。父黃色榮(1925年生)是福建汀州人,於法殖時期畢業於河內法農師範學院,在南越共和政府少生軍校擔任教職。母嚴志英(1935年生)是廣東防城人。黃光慧在家中排行老大,底下有四個妹妹、兩個弟弟,自小就同時接受北方及南方的越語教育。

1954年南北分治,黃家舉家搬到南方。1975年4月越南「解放」/「淪陷」之後,黃光慧回到育民中學所改制的團結中小學教書三年。期間歷經幾次「打資產」與「500塊換一塊」的經濟改革之後,舉家生活困難。因父親曾任共和政府軍校教職背景,為免家人遭受迫害,她積極參加越共青年團及婦女團等組織活動。親友因此很不諒解,甚至曾指稱她是「共產婆」。

18歲時,在校方安排下,她與父母及弟妹一家共9人,搭乘已被越共扣留3個多月的台籍漁船群元2號,在頭頓阿拉斯加港出發,並且由大批越共幹部「歡送」出海。事前,他們並不知道這是否是個政治圈套。[1] 漁船途經泰國海域、新加坡、馬來西亞 Pulau Tengah難民營等地,在海上漂流16天後抵達高雄,8月16日被收容在澎湖越南難民營。

▋從澎湖到台灣

她說明,搭乘的這艘遠洋漁船上,總計有難民437人,是官方編號第15批難民(官方記載444人)。這批船民抵達不久,先安置在澎湖越南難民營早期階段的西嶼難民營(1977年6月16日至1979年左右,關閉時間未確認)。同年12月1日,澎湖講美難民營開始營運。過不到幾天,《南海血淚》報導中「吃人肉」的清風號漁船,就在12月5日抵達馬公港。

黃光慧因在澎湖海軍醫院照顧弟弟時幫忙越南語翻譯,當時曾與清風號難民有過近身互動。1979年初,美國與中共北京政府建交。黃光慧在西嶼難民營的福利社中度過她難忘的19歲生日。

在澎湖近8個月期間,她的父親堅持到台灣。她和家人共有5戶37人因是華僑身份,經華僑委員會安排,於1979年3月27日搭機來台,是第一批來台定居的澎湖越南華僑難民。1979至1982年間,黃光慧同船的400多位難民陸續轉往美國歐洲等地。

來到台灣本島之後,黃光慧與家人與同批來台的越華難民,先暫住在台大僑光堂(現鹿鳴堂)。離開澎湖後約3個月,一家人取得台灣的中華民國身份證,父親考慮到方便子女就讀華僑中學,舉家落戶在板橋。


黃女士所提供的澎湖越南難民營早期證件。就目前所知,推測在澎湖難民營的營運中期,證件開始增加了「難民證」字樣。

▋指揮家郭美貞與《人蛇大戰》

同樣在1979年初,西貢出生的著名青年指揮家郭美貞(1940-2013)受國泰集團邀請,回到台灣成立台北愛樂交響樂團擔任團長及指揮。其間黃光慧因會講廣東話及越南語,擔任郭指揮的私人特別助理,同住在現址為台北市阿波羅大樓的樂團基金會內。

在樂團的持續解散危機中,郭美貞接任台灣省交響樂團指揮(前任指揮為李泰祥先生)。她們指揮一起前往台中霧峰工作,直到1983年間郭美貞離開台灣。

離開樂團後,她在永昇電影公司工作,跟拍的第一部電影是《人蛇大戰》(1983,羅璧玲主演),擔任服裝指導徐燕女士的助理工作。第二部電影《糊塗女司機》(1983,陸小芬主演)擔任梳化助理,並與該片擔任場記的男星林瑞陽一起共事。

1984年間,在郭指揮最愛吃的忠孝東路某燒臘店老闆介紹下,黃光慧與出身黑手轉習廚藝的李金蒼先生結婚。婚後,夫妻一起在台北市士林區德行東路經營廣東燒臘店,至今超過30年。

▋尋人啟事:台東太麻里大溪村潘新發

黃光慧表示,當年的群元2號船長及所有原住民船員,在導航設備全部被拆除一空的情況下,卻能憑藉直覺的體感經驗,渡過巴士海峽颱風夏季的險惡海象,最後安然抵達台灣,因此特別讓她感念這艘台灣漁船對同船難友及她一家9人的救命恩情。

她說,群元2號船員全部都是跑船的台灣原住民青年,說的全是母語,只有一位潘新發先生可用國語跟他們溝通。她只知道潘新發是太麻里大溪村人,最大願望是希望能夠和潘先生與船長聯繫上,也懇請有相關消息的讀者不吝提供線索。

(黃光慧女士於2015年7~8月間口述於台北士林德行東路。提問、整稿、撰文:劉吉雄。特別感謝商周集團王文靜執行長引介受訪人)

澎湖越南難民營臉書:http://bit.ly/boatpeople_penghu 

例外之地v1.0:http://bit.ly/place-of-exception-v1

難民船上的人系列文章:http://opinion.cw.com.tw/blog/keyword/9862

     

[1] 推測可能是越共官方在毛澤東死後的「排華」作為之一、或是被默許的「難民貿易」,仍待多方確認。關於「發難民財」的其中一種說法,例如趙曉生《澎湖「越南難民營」實錄》中就記載:「凡要求出境者,須提交黃金十兩左右,然後派出炮艇在公海濫捕外國漁船,強制船主載運難民出海。」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