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Mark Kens(CC BY 2.0)

photo credit:Mark Kens(CC BY 2.0)

在〈網路世代的選舉:民主政治的未來,好或壞?〉一文刊出之後,筆者私下收到不少讀者與朋友的回應指教。有人贊同,也有人反對。筆者對於贊同意見深表感謝,也很高興能夠就此議題提供新的思考方向。筆者也樂見批評的聲音,對於民主社會來說,這無疑是打開討論空間的起點。藉由此文,筆者希望一方面正式回應反對意見,一方面也深化和加強主要論點。

綜合來看,批評大致可以分為三種:(1)認為筆者支持傳統媒體,卻忽視傳統媒體的政治色彩與輿論操控,相反地,網路社群媒體能夠大量呈現相關資訊與評論,更有助公民意識的抬頭;(2)認定原文暗示一種精英民主,質疑「每個人都有發聲的權利」這種民主基本價值,連帶也對網路民主抱持否定態度;(3)否認原文論點具有意義,因為社群媒體本身只是一個中立或中性的技術工具,對於民主政治來說沒有什麼好壞影響可言。以上這些批評都觸及了民主理念與技術效果的核心關切,十分值得仔細回應與說明。

首先,必須澄清的是,筆者並未認為傳統媒體沒有問題。就像原文所指,已有學者(Neil Postman)討論過典型傳統媒體──電視──對於民主的副作用和負效果。筆者的論點是:社群媒體會放大和加劇這種壞處。筆者同意社群媒體確有好處,例如雙向傳播、呈現議題、資訊揭露,但當前的主要問題是:什麽樣的話題會被大量傳播和討論?顯而易見,如果我們仔細觀察Facebook(或Twitter、微博)發文和轉貼現況,就會發現那些「熱門訊息」經常不是真正嚴肅的議題,也很少帶來實質的討論(反而多是扣帽子式的相互叫囂)。

有個非常實際的例子可以說明這個現象。去年12月10日台灣發生三起重大事件:名廚阿基師疑似外遇、太陽花女王疑似援交、以及中國海協會長陳德銘訪問台灣。前兩者,是關於公眾人物的「私」新聞,但在 Facebook上快速而且大量流傳、討論熱度極高;反之,後者作為事關台灣前途的「公」消息,卻鮮少有人轉貼、討論,新聞點閱率也遠遠低於前者。少數有志的網友為了提高政治新聞能見度,只好把透過Google搜尋陳德銘獲得的新聞列表使用這樣的標題偽裝:「驚爆!阿基師與太陽花女神曾有交易紀錄!(新增照片)」是的,策略奏效,點擊率大幅升高。這個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實,無疑佐證了筆者在原文中的描述:唯有標題聳動、短小輕薄(有什麼會比照片更簡易?)才能在社群媒體上獲得注意、流傳開來,而這個現象反映出了社群媒體的多數用戶被制約在短閱讀、少思考、避討論的閱聽狀態。

有論者認為,政治新聞之所以未獲注意,主要是因為媒體並未(或者不夠努力)報導。然而,這並非實情,許多媒體都有做出相等份量的報導,有的甚至略過兩則八卦消息。換句話說,在網路社群平台上,政治新聞能見度遠低於八卦消息的原因,仍然是在新聞能否廣為流傳,而不在媒體報導與否。比較嚴厲的批評甚至宣稱,(台灣的)政治權力介入媒體報導以利轉移焦點或隱瞞真相。這也是許多人對於傳統媒體的擔心與排斥,認為傳統媒體常常不平衡報導,而社群媒體不會有這樣的問題。雖然傳統媒體確有這類問題,但我們已經看到,社群媒體實際上並未有效改善這種現象。何況,僅就傳統媒體而言,在新聞已達某種程度開放自由的情況下,儘管我們只能在某一報刊中找到A新聞,但我們一定可以在其他報刊中尋得B報導。同樣地,我們可以在C新聞網看到對於某事件的正面評論,一定也可以在D新聞網讀到對於同一事件的負面批評。因此,問題仍然在於閱聽大眾能否主動獲取重要和關鍵的新聞,而在這一點上,社群媒體並沒有比傳統媒體表現得更好,更何況社群網站正在走往相反的方向:塑造消極的閱聽習慣。 

筆者十分同意網路社群媒體有助「覺醒」,正如臉書對於太陽花學運的貢獻,但對於民主社會來說,覺醒只是第一步。民眾醒來之後,大家要一起往什麼方向走,必須透過漫長和仔細討論,而這需要大眾花費精力和時間去閱讀、去思考、去對話。但是,如同筆者在原文中所言,網路社群媒體的技術特質並不鼓勵用戶養成這種習慣,而且它會突顯和放大那些依賴直覺認知與判斷的短小資訊。舉一個非常明顯的例子:懶人包。從太陽花學運開始,懶人包幾乎成了任何重大議題的「必需品」。為什麼在臉書上被大量轉貼和流傳是懶人包,而不是原版的會議紀錄、判決文書、或者研究報告?因為使用臉書時的我們正被框架成一個懶散的閱聽人,經常沒有耐性和時間去處理那些頗具長度的訊息。這種框架下的閱聽人,往往也讓思辨止於懶人包。問題在於,經過大幅簡化與刪改的懶人包很少正確無誤、沒有疑義。如果不把懶人包僅僅當成進一步追蹤原件與深化討論的起點,那麼我們往往容易因此做出偏誤的判斷。換句話說,懶人包本身並非問題,但當支撐懶人包存在的是網路社群媒體,那麼懶人包就很容易變成思考和討論的終點

實際上,正是因為社群媒體容易突出那些輕薄短小且訴諸直覺的訊息,所以謠言能夠像是病毒一樣快速擴散、流行。不過,把謠言比喻為病毒其實有待商榷,因為這種類比暗示了只有「壞話」才會在社群網路傳遞千里,例如就有論者認為,臉書謠言是導致馬英九盡失民心的關鍵。然而,筆者並不完全同意這種看法,因為臉書本身的機制並無法分辨什麼是好話、什麼是壞話,然後選擇突出和傳遞壞話。謠言之所以可以在社群媒體快速流傳,主要還是因為謠言的性質──簡單、快速、直覺。換句話說,你也可以造好的謠言,「神化」某個人就是明顯的例子。不管是好謠或壞謠,關鍵都在臉書本身的技術特質會讓謠言傳遞遠遠多於也快於真相傳遞。這就是為什麼神化 A 和妖化 B 常常同時發生:因為好謠或壞謠同時在臉書快速與大量流傳。相反地,真相從來都不會像謠言這麼輕薄短小,光就一個長期政策來說,它可能歷經數年規劃、經手數個處室,其中的轉折與決定都不是三言兩語就可清楚解釋。這就是為何人們常說「造謠出張嘴、闢謠跑斷腿」──而且即使腿已跑斷,闢謠文也不會流傳開來。

筆者贊同每個人都有發聲的權利(這也是民主投票的基礎假設),也認同社群媒體對於擴大參與的貢獻,但我們不能忘記「數量」只是民主的其中一個面向──形式。民主在形式上的數量常常成為檢視一個國家是否民主的標準,最鮮明的例子就是「能否普選」──這正是香港佔中運動的主軸。然而,過於強調形式/數量的評估,卻和台灣高等教育政策中「五年五百億」的經費邏輯相去不遠:砸錢衝高各類可以計算的指標,特別是期刊論文數與引用率。這個政策不能說完全無效,但長期來說對於台灣學術生產卻有不好的效果,正如許多學者的批評和反省:「重量不重質」。同樣地,民主也不能忽視實質上的品質問題,而這與選民素質息息相關。然而,由於當前台灣社會氣氛強調「公民的勝利」「選民的智慧」…等,竟使得人民變成最難被討論和檢視的一個群體。就筆者來看,臉書雖然可以增進民主的數量,卻不易增進民主的品質,因為網路社群媒體並不鼓勵人們追求成為公民必須具備的素質。

台灣從選後至今,許多監督與反省已經開始,但對於網路世代與社群媒體的肯定與稱讚卻從未間斷、也幾無異議。然而,假如我們都同意「民主選舉是決定國家重要職位與政策的必經之途,而其結果好壞很大程度依賴選民品質」,那麼我們就必須重新審視這種過度樂觀的態度。社群媒體的技術特性一方面並不鼓勵選民提昇自身的思辯能力與討論習慣,另一方面也重複突出並餵養某種特定類型的資訊給閱聽大眾。在這樣的情況下,選民能不能變成公民,是一個必須被追問與質疑的問題。我們必須一再小心,不能把科技視為「端看如何使用」的中性工具,而要注意到科技產品的技術性特實際上會鼓勵某些特定用法,同時形塑用戶成為某種特定樣態。可惜的是,台灣社會仍然沉迷在「網路公民」的神聖想像、歌頌社群媒體對於打倒國民黨的貢獻,卻嚴重忽視依賴社群媒體的民主(與公民)可能造就什麽樣的未來。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