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srtock

年金改革影響層面廣大,受雇者除了要多繳、少領,還要延後退休年齡。對制度設計者而言,不外想藉此改善各退休基金財務狀況,然而,年金改革並非只是單純的基金財務問題。例如大幅延後教育人員退休年齡,就將衍生諸多問題,如果改革方案不僅無法讓基金永續,還出現更多其他問題,這樣的改革難道不值得主事者再做斟酌?

此次年改有一個核心思維,就是想要讓受雇者可以開始領月退的年齡一致,因此,除了警消等危勞職務外,官方原本規畫所有職業都是65歲起支。後來經過教師組織大聲疾呼,年改會同意中小學教師可以提前至60歲起支,並設計10年過渡期,到民國117年,將採取單一年齡60歲請領,一律從60歲開始領退休金。

儘管如此,由於教育人員60歲起支的方案牽涉層面複雜,仍有不少疑慮亟待釐清。

一、延退是否會影響教師新陳代謝?是否衝擊教學現場?

師資是影響教育品質的關鍵指標,倘若教育人員真的延後至60歲才能退休,勢必造成教育現場人力老化,並導致師資培育停滯,影響教育品質與進步,代價極大。

從1982年以來,台灣出生數就呈逐年下降趨勢,少子女化成為常態。根據教育部統計處推估,未來16年(104~119 學年度)各教育階段學生人數推估結果如下:

國小階段:119學年,國小1年級新生人數減為18.4萬人,較103學年減少 1.4萬人;全體國小在校學生總數則為112.3萬人,比103學年度少了13萬人,減少超過1/10。

國中階段:119學年,國中7年級新生人數減為19.5萬人,較103學年減少4.7萬人;全體國中在校學生總數則是59.6萬人,比103學年減少20.8萬人,減少26%。

高中階段:119學年,高中1年級新生將減為21.6萬人,較103學年減少6.8萬人,全體高中職學生總數則是61.6萬人,比103學年減少25.8萬人,幅度近3成。


90-119學年度各教育階段1年級新生人數變化趨勢。虛線右側(104學年起)為推估數;大專校院採中推估。資料來源:教育部統計處

依此趨勢,除非大幅改善生師比結構,否則當在學人數逐年遞減、又同步大幅延後教師退休年齡,將直接導致在職教師平均年齡逐漸提高,並進一步壓縮原本稀少的教師職缺,對已然吃緊的教師新陳代謝更是雪上加霜,連中小學師資培育機構都將受到嚴重影響。看似單純的教師延退,如果真的連帶衝擊教育現場與師資新陳代謝,豈不因小失大?

二、教師延退符合家長期待嗎?利於建構優質校園文化嗎?

雖說工作熱忱不是由年齡決定的,但社會對每一種職業的最適年齡卻也都有一定的認知與看法。以幼兒園、中小學為例,如果可以選擇,相信年輕有活力的教師才是多數家長的首選,檢視當前中小學教育現場實際情況,一般來說,資深教師的體力也越來越難以負荷教學現場繁雜的工作。

這絕非是反改革的話術,早在2013年1月間,全教總即曾委託「山水民意研究公司」對全國20歲以上國人進行民調,在1,007位有效樣本中,有高達85%的受訪者希望中小學導師小於55歲,73%的受訪者認為中小學教師最佳工作年齡是55歲以下,相當程度反映國人對中小學教師工作狀態的認知,值得主事者設計年改方案時參酌。


2013年1月,全教總委託「山水民意研究公司」對全國20歲以上國人進行「中小學教師最適工作年齡」民調。資料來源:全教總


2013年1月,全教總委託「山水民意研究公司」對全國20 歲以上國人進行「最喜歡的中小學導師年齡」民調。資料來源:全教總

除此之外,在日益重視專業的教學現場,校園不僅需要不同年齡層的教師相互砥礪,優質教學團隊更需要不同世代的教師彼此傳承。教師大幅延後退休年齡,也不利於建構優質校園文化,強推教師延退方案明顯弊大於利,確實應該重新思考。

三、教師延退是否反而增加總體人事成本?

政府之所以大幅延後教師退休年齡,主因是認為有助於縮短退休金請領年限,從而可以達成節省退休基金支出的目的。這個假設看似有理,但中小學資深教師的薪資約為新進教師的一倍,教師延退,意味著資深教師比例將大幅上升,進而增加政府人事成本。

根據全教總推估,若教育人員延後到60歲退休,政府總體人事成本支出會不減反增,值得制度設計者再作考量。

四、退休給付縮減後,教師自然願意待久一點,有必要再大幅延退嗎?

此次年改方案,已經大幅減少公教人員退休所得。簡單估算,年改方案上路後,未來退休人員的退休所得恐怕只會有在職時的一半,有不少原本已申請退休的教育人員因此抽單。畢竟對大多數人而言,如果早早退休只能領到一半薪水,那還不如多工作幾年。

事實上,歷來統計數據也顯示,教育人員未必在達到年齡門檻後就立刻申請退休。過去十年,教育人員的平均退休年齡約為54歲,在未來大幅降低退休所得替代率後,如果將教師退休年齡從60歲再提前至55歲,相信還是有相當比例教師不會在55歲當年申請退休。平均退休年齡可能逐漸往60歲挪移,接近政府設定的政策目標,卻能保有5年緩衝空間,讓已經不適合教育現場的教師順利離開,而不是被迫留下。這不僅符合家長期待,也有助於教師新陳代謝。

例如一位大學畢業開始執教的教師,到了55歲時其實也已經任教超過30年,如果當事人明知退休所得將大減,卻還堅持退休,強留他到60歲才能離開,究竟有什麼意義呢?

年改方案公布至今,面對來自各界質疑,政府決策單位總說會納入方案研議時參採,期待主事者嚴肅面對質疑並做出回應,否則所稱社會對話不過只是過場的話術而已。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