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行政院年改會公布年改備選方案後爭議不斷,分析起來,一大原因是官方對部分關鍵問題並沒有一致與明確的說法,加上各行政單位不同時間點出現的文稿、說明確實不一,以致造成許多誤解。

在諸多不確定爭議中,最為嚴重的無疑是:年金改革上路後,現職公教人員退休時,在公保養老給付部分,是否僅能選擇年金給付,不得擇領一次養老給付?

檢視政府原備選方案,原先確實有此規劃,但在教師組織代表於國是會議中多次發言反對之後,銓敘部於2月10日更新的「公務人員年金改革方案草案簡報(106.2)」中,已明確指出:現職公教人員退休時,若不選擇年金給付,仍可擇領一次養老給付,如選擇年金給付,則須併入替代率上限。

這也證實政策設計者原先確有僅能領取公保年金、且須計入退休人員所得替代率分子的構想,還好此一方案業已修正,否則勢必嚴重傷害現職公教人員權益。

年金改革是極為複雜的重大政策,唯有盡可能揭露相關資訊,加強公共對話,才能降低方案的錯誤,是以,究竟政策設計者背後的思維是什麼?仍有釐清之必要。

依目前規定,公、私部門受僱者的退休金各有兩種制度。公教人員為「公教人員保險」、「公務人員退撫」,勞工則為「勞工保險」、「勞工退休金」。就給付型態而言,除了「勞工退休金」為確定提撥制外,其餘均為確定給付制。而除了「公教人員保險」為一次給付外,其餘三種均可由當事人選擇「一次給付」或「年金給付」。

為保障老年經濟安全,退休金多採「定期給付」方式辦理,只是看看過往歷史,政府在建構我國整體退休制度時,美其名是為保障老年經濟安全,但真正考量的層次卻只停留在如何延緩基金財務破產。2009年1月1日起實施的勞保年金,正是最典型的例子。

而此次爭議極大的公保年金化方案,則是另一種光景。其實,相較於勞保與退撫嚴峻的財務壓力,「公教人員保險」並無財務問題,那麼,改變公保養老給付型態,從目前的一次給付改為年金給付,並且與退撫月退休金併計為退休所得替代率分子,究竟想達成什麼目的呢?

▋移花接木,壓低公教人員實質退休所得

可以肯定,改革後退休公教人員僅能選擇年金給付,不得擇領一次養老給付,這樣的構想絕非出於佛心來著。

表面上,如按原方案規劃,未來退休人員看似可以同時領取月退休金(退撫)和公保年金,但實際上,由於年改上路後,退休人員的退休所得必須低於預定所得替代率,在替代率天花板限制下,勢必排擠純新制年資者的退撫月退休金。公保養老一次給付憑空消失,等於繳交兩筆保費(公保、退撫),實質上卻只能領取一筆月退休金,無異於移花接木,讓在職人員的公保養老一次給付充公。

以下舉薪額650之教育人員為例,介紹公保與退撫之費率與給付。

◎費率

1.公保費率:被保險人每月保險俸(薪)額7%-15%,現行費率8.83%;分攤比例:被保險人35%、政府65%。

依此,以薪額650之教育人員為例,被保險人每月繳交保費如下:48,415×8.83%×35%=1,496元,政府則相對提撥2,779元。

2.退撫費率:公教人員本薪×2×12%;分攤比例:公教人員35%、政府65%。

依此,以薪額650之教育人員為例,每月繳交退撫基金費用如下:(48,415×2)×12%×35%=4,067元,政府則相對提撥7,553元。

◎給付

1.公保養老一次給付(公務機關及公校):保險年資每滿1年,給付1.2個月;最高以給付42個月為限。

依此,以薪額650之教育人員為例,如任職年資為30年,退休時領取之公保一次養老給付為:48,415×30×1.2=1,742,940元。

2.退撫月退休金:以在職同薪級人員之本薪加一倍為基數,每任職一年,照基數2%給與,最高35年,給與70%為限。

依此,以薪額650之教育人員為例,如任職年資為30年,退休時領取之退撫月退休金如下:(48,415×2) ×30×2%=58,098元。

我們以為,公保、勞保屬社會保險,退撫、勞退則屬職業年金,兩筆退休金的性質、法源、費率、給付公式均不相同,原本就不應混為一談,更不應拼湊後再透過替代率上限壓低退撫給付。

▋偷天換日,規避政府在退撫基金應有的撥補責任

誠如前述,作為完全準備型態的公保基金並無財務問題,政府一方面宣傳公教人員退休所得替代率過高,一方面又要在此刻將公保年金化,且併計入退休所得,藉此墊高替代率、之後再來大砍的意圖,可謂昭然若揭。

除此之外,政府的另一目的也再明顯不過:依官版方案,如退休人員退休所得超過預定替代率天花板,被扣減的退休所得項目依序是公保優惠存款、月補償金、退撫月退休金。依此,公保年金將成為未來各種退休所得的最底層,這筆雖然可以領到,但屬於第二層的退撫月退休金將因此超過預定替代率天花板而被扣減。如果公保可以維持一次給付,就不會被計入分子,退撫就算被減,也減不了那麼多。

就此而言,政府等於是藉由公保年金化延緩退撫基金的財務壓力,讓沒有財務問題的公保去填補退撫基金的財務缺口,但政府應該面對的過往提撥不足責任反而被淡化了。對政府主事者來說,或許自以為得計,殊不知,此舉不僅充滿算計,還模糊了政府對退撫基金財務缺口的責任,缺乏年改應有的整體性思考。

公平正義是對改革最起碼的要求,主事者的私心作祟正是歷次年改評價不佳的關鍵,希望民進黨政府記取教訓,切勿重蹈覆轍。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