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台灣的老年經濟安全制度紛亂複雜,不僅不同行業別的受雇者互不理解,公、私部門員工相互指責,制度複雜的程度,就連公教人員其實也不甚清楚。

不少人羨慕公教人員擁有較高的所得替代率,但是多數人不知道的是,一樣是公教人員,退休所得卻是大不相同。長期以來,基層公教人員背負高所得替代率的原罪,反而忽略了看似替代率較低的政府高階文官,其實才擁有超過台灣所有公私部門受僱者的高額退休給付。蔡英文政府要通盤檢討年金制度,不能只拿基層軍公教人員替代率做文章,卻以低替代率掩飾高階官員的實質高退休所得。

按照現行制度,無論公保一次給付、退撫舊制、或是新制月退休金,都與公教人員的實質月所得無關,也與他們是否擔任主管無關。決定公教人員退休所得高低的,其實主要是任職年資、舊制年資長短、以及職等俸點。

在這些因素的綜合影響下,只具有舊制年資、以及純新制年資者,其所得替代率都不高。跨越新舊制年資的退休人員之所以會有高替代率,主要原因則是20年前在新、舊制度轉換時,被當時的政府決策人員不當增加、放大給付所致。現在既然要進行年金改革,理應同步公布當時的決策過程與主事官員,接受社會公評,還基層人員公道。

▋不同世代公教人員 退休給付不一樣

制度遞嬗造成不同世代公教人員有不同的退休給付,而另外一個影響退休給付的則是公教人員的職等。簡單來說,如果任職年資等長,職等高的公敎人員會有較高的退休給付。例如12職等以上的高階公務員退休給付高於基層公教人員,公立大學教授退休給付則高於中小學教育人員。

高階人員退休給付高於基層人員,道理不難理解,然而,在計算公教人員退休所得替代率時,卻呈現出完全相反的結果:由於在計算所得替代率時計入「主管加給」等原本與退休給付無關的參數,使得領取較高給付的高職等人員因此有較低的替代率,而領取較低給付的基層人員反而呈現出高替代率。許多人不解所以,還誤以為高替率等於高給付,殊不知,正中了高官集團的下懷。

表1:所得替代率成肥高官巧門

現職月薪現行退休所得以投保薪資(本薪2倍)為替代率分母以現職月薪為替代率分母
常務次長(舊制年資10年、新制年資20年;薪額800;主管)129,965元(本薪53,075、專業加給40,630、主管加給36,260)約10.5萬98.90%80.79%
大專教授(舊制年資10年、新制年資20年;薪額700;非主管)107,525(本薪53,075、學術研究費54,450)90,22785%83.91%
中小學教師(舊制年資10年、新制年資20年;薪額625;非主管)73,370(本薪47,080、學術研究費26,290)70,15974.50%95.62%
中小學教師(純新年資;薪額625;非主管)73,370(本薪47,080、學術研究費26,290)56,49660%77%

製表:羅德水

根據表1數據,以最高職等常任文官、公立大學教授、兼具新舊年資的中小學教師、純新制年資的中小學教師等為例做一說明。如果這幾位公教人員的任職年資一樣,則退休金高低依序為:次長 >教授>中小學教師兼具新舊年資 >中小學教師純新制年資。

然而,同一筆退休給付,依不同的替代率定義,卻呈現出不同的比率。

▋以哪個數字做分母  很重要!

如以「現職月薪」為替代率為分母,替代率最高的,反而是兼具新舊年資的中小學教師。次長雖然領取超過10萬的月退俸,但替代率(以現職月薪為替代率分母)僅約8成;相反地,如果回到投保薪資(本薪2倍)為替代率分母,次長的替代率幾乎接近100%,而完全新年資的中小學教育人員(包括校長),替代率則只有6成,這正是高官主張以月薪做為所得替代率分母的關鍵。

至於大學教授,由於投保薪資(本薪2倍)幾乎等於現職待遇,因此,無論以投保薪資(本薪2倍)為替代率分母,或者以現職月薪為替代率分母,呈現的替代率數字都大同小異;不過,擔任大學校長、院長的大學教授,因為主管加給的因素,其所得替代率的特性就與次長沒有兩樣。

▋高官挾案自肥  小民權益何在?

自2006年扁政府發動18%改革方案(退休所得合理化方案)以來,扁、馬至少進行4次18%改革措施,其中3次,包括目前正在實施的方案,都是順著這個所得替代率的陷阱,毫不掩飾也毫無顧忌的玩起「肥高官、瘦小吏」的勾當,一般人不明所以,竟然也普遍支持這個拿基層祭旗以平息公憤的爛案。

除此之外,2013年的馬政府年金改革方案,也是不折不扣的砍基層方案,在自私自利學者與高階文官精心設計下,為迎合虛擬的所得替代率,竟然提出教授維持「本俸x2」給付,公教人員打8折(本俸x1.6)的給付方式,也由於方案嚴重不公,顛覆基本保險原理,連當時的國民黨立委都不表支持,馬政府年金改革終以失敗收場。

歷史總是以驚人的相似程度反覆出現,回顧十年來的年金改革方案,無論方案名稱為何,核心價值都是如何維護高階人員的利益,然而,無論再怎麼精心包裝,也都無法掩飾主事者師心自用、利益薫心的算計。

▋年金改革,不該成為勞動基層間的戰爭

筆者再三強調,年金改革不該成為軍公教勞之間的戰爭,因為看似鐵板一塊的軍公教,本身就有非常嚴重的階級矛盾,公平合理是改革最基本的價值,繳費、給付一致方符合保險原理,我們不容許用同一標準繳費,到了計算替代率與領取給付時,卻以一個對高官有利的公式重新計算,如果小英政府再次掉入繳、領不一的替代率陷阱,必定重蹈「肥高官、瘦小吏」覆轍,也必然遭致基層人員唾棄。

自筆者比較以「本俸2倍」、「實質月薪」作為替代率計算基準的差異後,已有越來越多基層公教人員認同繳費、給付一致的保險原理,但也仍然有人不知道詳情,簡而言之,若您的2倍本俸高於月薪,就是錯誤方案(以實質月薪計算替代率)的受害者,可以確定,若依此方案,全體中小學教育人員(包括校長)、以及未兼主管的公務人員都會成為犧牲者。

年金改革涉及一定專業知識,未來實質改革方案更將直接影響全體受僱者,再次正告掌握話語權、有權參與改革方案研議的高官,不要輕忽基層人員捍衛尊嚴的決心。

瀏覽次數:280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