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馬政府的年金改革雖以失敗告終,但年金改革的議題仍然會是新國會、新政府關注的重大政策,新科立委、「時代力量」執行主席黃國昌選後即宣示:馬上推動年金改革。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在選前辯論時也指出:如果不認真處理年金問題,無論是軍公教退撫基金、勞保年金都可能在我們這代手上走向破產,因此非改不可。又說:上任後會先組年金改革委員會,提具體方案,交年金國是會議討論,凝聚共識,再交國會修法;預計半年內,最多不超過一年會有結論。

無論在任何國家,改革退休制度都是高難度的挑戰,凝聚共識再修法,是落實年金改革的必經之路。然而,除了程序上循序漸進外,年金改革終究無法迴避「怎麼改」的問題,建議新國會、新政府總結扁政府、馬政府歷次年金改革與18%改革經驗,建立國家長久制度、落實世代正義。

一、不能只聚焦基金財務問題

朝野之所以宣示要推動年金改革,關鍵原因就是各公共退休基金確實都面臨嚴峻財務壓力,依據此前已公布的數據推估,勞保、勞退、公保、退撫等公共退休金的去年度經營績效都呈現虧損,再檢視官方歷次精算數據,勞工保險基金與軍公教退撫基金未來恐怕難逃破產命運。

這也是政府以「多繳、少領、延退」做為改革主軸的主因,然而,應該指出的是,年金制度只是老年經濟安全保障制度的一個環節,新政府未來必須同時建構長期照護及安養制度,並同步檢討向資本家傾斜的賦稅制度,不能只是聚焦退休基金的財務問題,才有機會根本解決台灣面臨的挑戰。

事實上,就算回到退休基金的財務面討論,也有必要進一步釐清。要知道,影響退休基金財務狀況的因素,除了收支比例,還有經營管理與操作績效問題,以「公務人員退撫基金」的經營績效為例,自基金成立以來之績效與銀行定存利率相去不遠(平均低於3%),其中的管理、操作問題,必須納入年金改革同步檢討。

再以「公務人員退撫基金」的收支比例來說,歷次基金精算結果顯示基金的「最適提撥率」遠遠高於現行的12%,而軍職人員在2011年、教育人員於2014年均已收支不足,預估公務人員部分自2015年起也將出現收支不足,究竟歷朝歷屆政府主事者為何不願意適度提高費率?究竟誰在反對?又為什麼反對?

二、改革應避免圖利特定人士

檢視扁政府、馬政府歷次18%改革與年金改革,最讓人不可思議的就是,主事者一邊高喊共體時艱、公平正義,一邊又公然圖利高階人員,試問,在改革過程中備受汙名化的基層人員,竟然還要面對向高階人員傾斜的改革方案,這樣的改革符合公平正義嗎?可能得到支持嗎?

為掩人耳目,此前歷次改革均以「所得替代率」合理化為名,無視公部門受雇者係以「2倍本俸」計算基金費率,而基層人員「2倍本俸」高於月薪,高階人員恰恰相反的事實,以至於歷次改革總難脫「肥高官、瘦小吏」的缺失。

再以馬政府3年前的教育人員年金改革為例,主事者無視公立學校教育人員之退撫新制年資均以「2倍本俸」計算退休基數,竟然創造出公立大學教授不變,副教授降至1.9倍、助理教授降至1.8倍、中小學教師純新制年資者降至1.7倍、中小學教師兼具新舊制年資者逐年降至1.6倍的計算方式,公然圖利大學教授之行徑,讓人瞠目結舌。

三、必須促成社會對話與團結

誠如所見,扁政府、馬政府的年金改革不僅以失敗告終,改革過程甚至出現嚴重社會對立,分析起來,台灣複雜分立的公、私部門退休制度固然給了主事者操作空間,但朝野以政治操作手法處理高度複雜的年金議題,才是改革不成反而撕裂國民情感的關鍵。

因此,新國會與新政府的年金改革,必須記取教訓,避免重蹈覆轍。我們支持蔡英文在選前的承諾,「年金改革是針對制度,不是針對個別族群」,期待新政府「在團結的基礎上推動改革」,更期待國民黨、時代力量、親民黨等立法院黨團共同面對年金問題與退休制度改革,讓改革成為促進社會對話、增進國民團結、落實世代正義的工程。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