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過去十年,「年金改革」稱得上是最受社會關注的公共議題之一,朝野言必稱改革,改革者也成為朗朗上口的政治口號。

然而,這個被扁政府稱為具有高度正當性、被馬政府說成是「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的改革,幾年下來,除了增加社會對立,撕裂國民情感,竟然毫無具體進展。

隨著「行政院年金改革小組」停止運作,隨著12月18日第八屆國會休會,朝野信誓旦旦非做不可的年金改革,至此,正式劃上失敗的句點。

照理說,就算年金改革確定失敗,歷來公眾討論與社會對話所累積的成果,至少應有助於充實未來的改革能量才是。遺憾的是,迄今為止,多數公、私部門受僱者甚至不清楚自身的退休金種類、性質與計算方式,不少公教人員對於在職時每月提撥多少退撫基金?公保保費?年資如何採計?退休金如何計算?退休金給予之項目?亦感到十分生疏,不客氣地說,對年金制度與年金改革的公共討論品質,十年來幾乎原地踏步。

誠如所見,朝野政黨除了將改革失敗歸責於彼此的杯葛,也不約而同將矛頭指向各工會、受僱者團體,以及被改革者的反對,一時之間,受僱者不由分說地成了改革失敗的代罪羔羊。

於是,竟然出現類似「目前軍公教所得替代率的退休金基數為本俸2倍,若該公務員的薪資10萬、本俸7萬,退休後可領到14萬元」的報導。

事實上,依中華民國公教人員相關制度,找不到任何一位本俸7萬的常任文官,公務員中最高職等的常任文官是簡任第十四職等的常務次長,其本俸就是53075元,公立大學教授、公立醫院醫師、軍職人員除上將以外,最高本俸也都是53075元,何來本俸7萬的公教人員?可這樣完全錯誤的報導,不僅未見澄清,甚至還被其他媒體廣為轉載、引用,隨著錯誤資訊的傳播,已然對立的社會氛圍更難化解,僅此一端,當知台灣年金改革的難度。

進一步看,台灣的老年經濟安全制度錯綜複雜,不僅公私互異,就連同為公部門受僱者,由於舊制、新制退休金計算各有基準,個別受僱者也因其任職年資涵蓋新、舊年資的長短,而有不同的退休俸計算方式。

以軍公教人員新制退撫為例,係以本俸2倍為基數,再按每1年給與2%的月退休金,如以薪資6萬元、本俸4萬元計算,平均退休年資30年者,其每月退休金為40,000x2x60%,可領金額為48,000元,絕不是把本俸2倍直接當作月退休金的額數,無論如何,也不至於出現新聞報導所稱「本俸7萬,退休後可領到14萬元」的公教人員。

也正因為一般人難以理解年金制度變革,給了手握改革話語權的官員、學者上下其手的空間,從2006年2月16日,扁政府發起「公務人員退休所得合理化方案」,到2012年11月21日馬政府成立「行政院年金改革小組」,並且提出「年金制度改革」二階段改革方案,民進黨政府、國民黨政府所提出的改革方案,就是透過「所得替代率」的話術包裝,進行「肥高官、瘦小吏」的勾當。

依此前官版改革方案,係以所有退休所得當分子、月在職所得當分母,計算所謂退休所得替代率上限。問題是,目前公教人員之退撫提撥、退休金計算均以「本俸×2」為基準,前揭算法明顯與現制不同。

對職等較高之公教人員來說,月在職所得遠超過2倍的本俸,若以實質月所得為替代率分母,其替代率即大幅降低,從而可以減少在年金改革中的損失,基層公教人員則恰恰相反,在向高官利益傾斜的所得替代率計算公式中,很容易超過官版替代率上限,從而大減退休給付,這是扁、馬歷次公教年金改革共同的罩門,這樣明顯獨厚高層的改革方案,如何可能得到基層支持?

官方曾經宣稱年金制度改革方案以「財務健全、社會公平、世代包容、務實穩健」為原則,馬英九總統甚至視之為歷史定位,稱政府的年金制度改革方案,「可安心保用30年」,「至少到民國133年都不用擔心年金破產」,然而,檢視官版改革方案,實嚴重違背公平正義,至少存在違反退休學理、規避雇主責任、缺乏中心思想、擴大階級矛盾、加速跨代剝奪、不談組織再造、未見如何提升績效等問題。

我們不禁要問,年金改革既然獲得朝野高度支持,只要主政者大公無私、推出的改革方案公平合理,難道還怕什麼既得利益者的反彈?說到底,主事者千方百計想要在改革中盡量減少損失,以致於整套改革方案矛盾重重、漏洞百出,才是年金改革功敗垂成的真正原因。

雖然馬政府的年金改革以失敗告終,但2016新國會、新政府勢必仍會將年金改革做為重大國政,可以預見,「肥高官、瘦小吏」的版本在未來還是極有可能以不同的形式重新出現,如何記取教訓、避免重蹈覆轍,又如何增進對話、促進社會團結,將是未來年金改革是否成功的關鍵。

瀏覽次數:104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