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於以往新任教長表現出傾聽各方意見的態度,吳思華部長上任前就對重大教育政策發表明確看法,以爭議多年的大學學費為例,吳似乎準備延續政大校長任內調漲學費的政策,觀其此前作為與近日發言,吳部長的教育觀點顯然偏向「新自由主義」。

不過,大學學費政策的鬆綁,其實只是教育逐漸去公共化的一個表徵,未來一旦將教育領域納入「自由經濟示範區」,台灣高等教育恐將面臨完全市場化的挑戰,在政大校長任內曾經主持「自由經濟示範區推動教育創新論壇」的吳思華部長,對高等教育納入自經區的立場,不言可喻。

「自由經濟示範區」以「高附加價值的服務業為主,促進服務業發展的製造業為輔」為原則,是馬政府因應製造業與服務業全球化所提出的經濟對策,除了原本的「智慧物流」、「國際健康」、「農業加值」、「金融服務」外,後來又加入爭議極大的「教育創新」。

主事者在「自由經濟示範區」中納入高等教育,原意是希望透過鬆綁既有法規,給予學校自主辦學空間,以鼓勵國內大學與國外大學合作辦學,期能達成擴大招收境外學生、拓展國內學生視野、提升國際競爭力的政策目標。

令人憂心的是,檢視目前正在國會審議的「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以及教育部所提「自由經濟示範區推動教育創新實施計畫」,能否達成政策目標猶未可知,但官方提出的措施已然出現許多爭議:

首先,教育自經區預設正面成果:「自由經濟示範區」希望藉由解除各種管制,加速經濟的自由化與全球化,其基本思維是去管制化、擴大自由化有助提升經濟成長,然而,即便是經濟領域,這樣的說法也備受挑戰。簡單來說,如果自由化可以促進經濟成長,也極有可能是以更加向資本家利益傾斜的政策,以及更惡劣的受僱者勞動條件做為交換。

我們真的要以加劇社會不公為代價換取經濟成長?何況自由貿易所標榜的競爭、績效、利潤等指標,其實與教育本質格格不入,教育不是商品,能以「產值」做為指標評價教育發展嗎?質言之,教育自經區預設的各種正面成果,既缺乏嚴謹佐證,更與教育目的、教育本質背道而馳,這無疑是將教育領域納入自經區時最為根本的問題。

其次,去法制化恐使高教淪為教育租界:教育部為鼓勵國內大學與外國大學合作推動教育創新,從學校組織運作到辦學相關規範,包括「設立營運」、「監督管理」、「招生方式」、「學生修業」、「教職員進用」、「資產運用」均去除管制。

基本上,去管制化建立在以外國大學為主體的基礎上,幅度之大、影響之深,遠超出我們的理解與想像。

自經區教育創新高教鬆綁項目

項目

以國內大學為主體

以外國大學為主體

設立營運

設立條件較彈性

學校共管機制

設立條件彈性、無須先成立學校財團法人、學校共管機制(得不適用私校法)、不適用校務會議、申評會、教評會規定

管理監督

進行分流管理

降低監督密度

尊重外國大學運作,但須建立內外控機制

教職員進用

校長遴選、校長及教師任用資格、教師資格審查、教師申訴、解聘停聘不續聘處理程序等尊重外國大學運作

提供教研人員來台優惠、放寬教師初續聘程序及專任教育人員年齡、增加學術主管產生彈性、國立大學契約進用行政主管

學生修業

彈性修業時間、簡化學歷採認、學位授予與國外接軌、鬆綁學雜費、簡化博士眷屬居留、吸引優秀畢業生留台

招生方式

放寬報考資格、提高境外生名額、多元招生管道

經費使用

鬆綁政府採購規定、提供相關賦稅免徵、收入列為自籌經費、增加公有不動產出租或設定地上權彈性、自定庶務支給標準

(資料來源:教育部「自由經濟示範區推動教育創新實施計畫」)

依此規劃草案,為了達成教育的國際合作與教育創新,自經區內的外國學校將不受我國既有「教師法」、「大學法」、「私立學校法」、「學位授予法」、「教育人員任用條例」、「預算法」、「會計法」、「決算法」、「審計法」、「政府採購法」、「國有財產法」之限制,還享有相關賦稅免徵,形同畫出教育租界換取教育投資,即便是個生意好了,這種交易合算嗎?

再者,彈性雇用惡化高教工作者勞動條件:高教自由化政策,美其名教育創新,卻毫無緣由的解除了現有對校園民主、教師權益的各種保障機制,甚至不惜取消校務會議、取消教師長聘制、取消對教師解聘的限制、取消教師申訴制度,凡此,必將使已然極不穩定的高教勞動市場,更加的彈性化、派遣化,進而持續惡化高教工作者的勞動條件。

著實讓人不解,難道我們想要引進的國外名校不需要校園民主?不需要保障教職員工基本權益?教育自經區裡的從業人員不必參與校務?也不必適用勞動保障?這是什麼教育創新?我們需要這種教育創新嗎?或者,這就是吳思華部長所謂的「以創新思維持續推動教育」?

最後,自由化政策勢必加劇反重分配現象:自經區教育創新政策,不但放寬招生模式、報考資格、修業時間、學歷採認,更鼓勵學校採取自由化的學費政策,以及彈性化的學位授與,學校成為販賣文憑的商家,隱隱成形、指日可見。

高等教育的核心意義在於社會重分配、促進階級流動,要達成這些目標必須以確保教育的公共性為前提,自經區的教育創新措施卻悖離教育公共化本質,勢將造成高等教育進一步的私有化、階級化,未來高教不僅無法促成階級流動,甚至將成為加劇反重分配的幫兇。事實上,有關高等教育的國際化、招收外籍學生、引進外籍師資、推動產學合作等,各校早已行之多年,此刻真有必要再納入爭議極大的自經區嗎?

台灣的高等教育確實面臨許多挑戰,我們並不反對開展教育國際合作,也支持各種有利於高教發展、提升教育品質的措施,但有鑑於「教育創新」政策可能帶來的災難,呼籲立法院讓教育領域退出自由經濟示範區,以維持台灣高等教育最起碼的公共性。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