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位處於特殊地理區位且島嶼生態多樣性豐富。 圖片來源:郭瓊瑩攝。

近日因英國泰晤士報「高等教育特刊」公布,最新全球八百所最佳大學排名,「台灣大學」排名下降又引發各界對台灣各大學在國際化程度,邁向卓越與頂尖大學各項「定義」與「標竿」達標之討論。

先不談卓越與頂尖,以國際化而言,由於我們並非聯合國會員國,許多在國際學術界、教育界之項目合作、交流、交換早已落後許多,這並非台灣各大學之問題,這是政治形勢之影響。在東南亞國家之大學經常看到,透過世界銀行或其它已開發國家贊助合作人才交流,共同進行之研究教學與實質研發、試驗之跨國甚而多國合作計畫,而即使在馬來西亞、印尼、泰國的大學裡的外籍教授外籍學生比例均超過台灣,而諸多共同執行之合作計畫均具國際性與反應時代當前議題—如不同國家城市化變遷、高齡社會、環境汙染、沙漠化、高山森林生態系、海洋生態、水下考古、人工濕地、自然能源,甚而更具挑戰性之核能發展海洋資源開發再生能源發展等多元之研究光譜。

而這些大學在國際交流之多元化與彈性化也讓人驚豔,包括:

―培育在地大學生到國際瞭解情勢。

―鼓勵在地大學生到開發中國家作田野調查、訪談並進行社區型實務工作坊。

―邀請國外學者協助指導教授古蹟遺址修復技術以及工作坊。

―共同進行跨國具指標性之全球氣候變遷研究與測站之建立(如冰川之變化、荒漠化、熱帶雨林變化等)

或許上述所舉例之大學並未全部羅列在全球百大或八百大學中,但許多中小型大學卻有清晰之教育目標、育成宗旨與教育傳承之方針。

小而美之大學無所不在,小而精之大學亦有堅實之競爭力,專業型之科技學校如何在藝術工藝設計體育等不同向度各有其標竿,亦不至於因未被納入百大而自棄?!

是以我們的社會大眾,包括教育部,該如何看待台灣各大學之蛻變進化與競爭力?以島國資源之特殊性而言,太平洋許多島國之大學以島嶼研究見長,並和國際島嶼、海洋等組織密切合作。擁有多元族群文化之島,亦應可對原住民之遷移、人種誌與世界貿易、環境變遷等進行專有之焦點議題研究。

對於缺乏自然能源之島國,我們是否有前瞻遠見願意投資在這方面之人力培養?當世界各國在談低碳氫氣經濟科技時,是否我們仍只自囿於表層「非核國家」之意識形態,卻無法在資源技術人力資源之長程培養上有所反饋?

一味追隨大國學術、教育遊戲規則的我們,在此,特殊國際政治生態框架下如果未紮根於自我之「人與地」資源潛力與限制,所謂國際化、追求卓越、追求頂尖其終極目標為何?似乎已被模糊掉了。

我們引入了諸多國外之評鑑、評量標竿與體制,但如果仍建立在數字上之成果而不問內涵與效能,這些百億經費投資均散流於學術圈內封閉式之資源分配,「數字」上有成,與國家發展政策、民生生態、生活環境與產業活化似乎均並無太多關聯。今日之大數據工具,如果好好探礦(Data Mining)一下,歷年來所投資之經費,到底在哪些議題上有投入?有成效?有被應用?有實現?這應不是困難的,只是不打破封閉舒適圈,絕無浴火重生之機會。

「敦煌學」吸引了全球各方學者跨領域進行數十年之研究,也漸呈現科學上之成效與論述。

而「台灣」如此地理區位特殊、生態多樣性豐富,歷史上雖位在中國大陸邊緣卻未被青睞,但也因此特殊區位仍維持著迄今只有300多年之開發且具史前之豐富遺址。這個神秘、神奇、獨立,又不孤立,毗鄰又不鏈結之特殊島嶼,在全球島嶼生態學理論中獨具特殊生態定位;在政治經濟與社會人類學變遷上又獨樹一格。


台灣位處於特殊地理區位且島嶼生態多樣性豐富,郭瓊瑩攝。

這樣的特質不正是「台灣學」應發揮之最好利基?!而我們自政治到教育面一向看不清自我特質,也只自卑於小島有限現實資源,卻忘了小島與大國間之關鍵槓桿關鍵力。也因此,追求頂尖、追求卓越仍必須回歸到自我意識、自我定位。

世界古地圖。點圖見原始圖檔。

世界地圖。點圖見原始圖檔。

「台灣學」可以成為教育、學術之新核心價值與真正國際化之新藍海策略。

如果台灣與南島語系之人類地誌學之關聯仍值得深入研究,則為何我們不能翻轉世界,從此定位自成,而此當然必須自教育著手深根於學術研究之台灣基盤,從而成為具有真正國際影響力與主動參與國際社會,引領國際社會之島嶼「主人」。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