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夫:我戒菸了,也來看不生產菸的屏東菸廠

2017/05/20

魚夫繪。

日治時期,台灣有五大菸草重鎮,但如今除了台中大里(1934年成立,部份仍在營運中)外,嘉義(併入台中)、屏東、花蓮等都處於急待轉型的狀態,其中台北的松山菸廠建於1937年,前身為台灣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專賣局松山菸草工場」,現在已經變成松山文創園區。

咱們屏東的菸廠是在1936年隨著菸葉專賣政策而興建,佔地3.89公頃,規模比台北還要大,總計24棟鋼筋混凝土的廠房和倉庫,其中包括鍋爐室、菸葉除骨加工區、菸葉複薰加工區與中山堂等四棟在2010年被登錄為歷史建築,我所繪的圖是即是中山堂。

中山堂的建築形式推斷係於日治末期或終戰初期間所興建,可能用來做為大型集會場所之用,通體為一層樓高,鋼筋混凝造,採長方型空間形式,立面長牆上左右均有開窗,窗櫺為淺綠色木條,窗上有凸出的遮雨水泥條,屋頂日式傳統黑色燻瓦。入口大門有洗石柱,最上方的柱頭有線腳裝飾。

日本時代,這菸酒專賣在財政收入上所佔比例極高,光是從1930到1939年的10年間,常佔總督府歲入的33%,換句話說,有將近1/3的所得來自菸酒專賣,其中菸製品的收入,更佔專賣總收入的49%,將近一半,也是全台歲入經常門的15%,這真是非常的滋補,戰後由國民黨政府接收,只是將專賣名詞改為「公賣」,不改殖民政府的政策。

雖然在荷蘭人到來之前,原住民也有若干種植菸草和吸食的習慣,但那畢竟是一種嗜好,稱不上什麼生產;清領時期,民間方才有較為大量自唐山進口的菸草成品;日本統治台灣後,初期也不能獨佔資源,譬如樟腦。由於清國積弱不振,1860年淡水開港後,製造、販賣權為外商所控制,清廷本欲收歸官營,卻招致列強反彈而不了了之。日本領台後,本想強力禁止無許可證者製造樟腦,果然又引來外商抗議,英、德兩國且直接向外務省施壓,殖民政府只好讓步,1899年頒佈樟腦專賣制度,範圍擴及菸類、酒類、鴉片、食鹽、樟腦、火柴、度量衡及石油等8項。實施初期困難重重,比如雖然由專賣局獨佔樟腦之製造經銷,但販賣權卻委由英商Samuel商會主其事,府方的說法是英商了解世界市場,要一直到1912年後,才改由三井獨佔。


這些製菸設備,其實要動也是可以動啦!魚夫攝。

專賣之初,台灣市面上流通的菸草仍是以支那菸絲為主,採民製官賣的方式進行,因為還沒有找到適合在台灣栽植的品種,或有以「呂宋種」為主,然均不符期待。為了獨立生產,起初從福建、浙江等地聘請種菸專業人員來台試種,1909年(明治42年)在南投林杞埔街272番地設立「專賣局煙草模範農園事務所」,更請來福建和平縣篤農曾坤厚在南投轄區從事大面積示範栽培,栽培支那種(或清國種)的菸葉,品質有顯著的改善,不過真正獲得重大突破,卻是由無心插柳來的。

1912年(大正一年),台灣東部風災受創嚴重,當時殖產局正從日本內地勸募大量的移民來台,於是建議專賣局讓日籍農民在沙礫地試種黃色菸葉,隔年,第一批試種出的黄色菸葉居然超過預期,於是計畫繼續推廣,再研究將菸葉製成「茉莉花」牌捲菸,試探市場反應,不料一炮而紅,從此進一步擴大規模,台灣西部南投的草鞋墩、集集,以及嘉義的中埔均有栽植。1917年(大正6年)在台中縣豐原鎮下南坑地方設菸草耕作指導所,研究支那種菸葉。1918 年(大正 7 年)於花蓮縣壽豐村設菸草耕作指揮所,以米國種菸葉為研發重點。

至屏東地期的菸葉事業本來歸屬「臺灣總督府臺南支局屏東辦事處耕作系」,1924年(大正13年)這個辦事後升格為「屏東支局」,掌管種植菸葉的許可、技術指導、菸葉採收乾燥以及調理及收購等業務,後來再逐步擴廠,增加了菸葉複薰、裝桶以及儲存等業務。現在來屏東菸葉廠參觀,雖然不再生產,但許多設備要動還是能動的。其實菸葉產業過去在屏東北部為大宗,而且從田間種植、菸樓中初級製作、菸廠再加工、捲菸廠內一貫作業包裝等產業鏈非常完整,頗具歷史文化保存之價植,又因地基甚大,極具文創園區開發的潛力。

抽菸不是件好事,雖然香菸的價格越來越高,但那是健康捐的緣故,抽菸的人口也愈來愈少,日治時代開設的菸葉工廠,只剩台中仍在吞雲吐霧。想來連我這種數十年菸齡的老菸槍也早戒了,可是說戒就戒,現在來寫菸葉廠,對於歷史文化與未來願景興致頗高,至於菸葉產品就敬謝不敏了。

用手機拍了影片來分享:

地址:900屏東縣屏東市民生路57-5號

電話:08-736-0330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