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在地方大選潰敗,保住國民黨唯一直轄市首長席次的朱立倫說,台灣如果不希望兩黨政治被摧毀掉,就應該想想二十一世紀的政黨應該怎麼做。被指為敗選罪魁禍首的馬總統則說,「雖然這次選舉輸了,但是我們堅信國家總路線沒有輸,朝向自由開放的改革路線也沒有輸」。

我不是政黨理論專家,不太知道民主政治是否兩個大黨真為最佳狀態,無黨、一黨或是很多黨就會出諸多毛病。我有的是一點基本的邏輯概念:真要有兩個黨,那也沒有非其中一個必得是國民黨不可。

多數民主國家的兩黨政治,多半是左右派政黨之爭,一個偏左一些,一個偏右一點,左翼強調公平與正義,右翼重視自由與發展,彼此競爭人民的認同與信任。台灣因為獨特的歷史與國家處境,兩黨的競爭還多了統獨與國家認同的爭議在裡頭,但是大體上來說,民進黨偏左一點(相較國民黨),國民黨明顯右傾。政治上的右派很不性感,但很實際,所以會大聲嚷嚷的人不多,投票支持的人卻是不少。

這一次,很顯然統獨牌不太有效,爭議的焦點回歸到傳統左右翼之爭的成分高了一些──權貴vs平民、國際競爭力vs貧富差距議題。當馬總統說,國民黨的路線並沒有輸,在這個時間點,很多人或許會嗤之以鼻。但是如果我們從「數人頭」的角度來看,或許馬總統說的也沒錯,台灣人希望自己變得又富又貴,自己的小孩與公司超有國際競爭力的,可能還是多過對於抽象的公平正義的關注。

那麼,國民黨是輸在哪裡,國民黨又如何可能成為台灣歷史上的一顆塵埃呢?國民黨是個右翼政黨無誤,卻是個壞的、過時的右翼政黨。馬總統只要一談到經濟議題,幾乎就是「自由開放」不離口,即便在選舉大敗之後也是如此,似乎只要「自由開放」,所有的政治與社會問題都會自然迎刃而解,在具體的施政上,這個口號又被更進一步地窄化為簽訂各種自由貿易協定、設置自由經貿區。

但是右翼政黨的走向邪惡與陳腐,關鍵正是在於把對自由精神之追求,等同於一味地強調自由放任。馬總統所主導的右翼國民黨,鸚鵡學舌般地複誦經濟學教科書口號,卻全然罔顧其與台灣真實景況的落差。國民黨政府認為與中國簽了服貿與貨貿,與中國就有真正的自由貿易,卻罔顧中國對台灣的政治企圖心,以及中國這樣一個威權體制政府,就算跟中國簽了任何形式的自由貿易協定,中國依舊不是個自由市場(如果是的話,那些大型台商又何必萬般討好中國政府只為了換取在中國經營的特權?);台灣的小老百姓為了買間房子,可能得拼死拼活才能湊得出買房的頭期款,大型財團的老闆們要炒房,卻可以百分百貸款、無抵押貸款,還能快速獲利出場,這又是哪門子自由開放的市場經濟?

真正的自由之精神,不是自由放任(laissez-faire),對於以強凌弱視若無睹,對於權力的濫用、經濟與政治權力的壟斷視為理所當然。美國一向被視為自由市場經濟的大本營,但在微軟這家私人企業於如日中天之際,美國政府還曾認真考慮要強制分拆這家美國市值最高的公司,原因無他,因為美國人相信,單一企業對於市場有過高的壟斷力,不利美國社會持續追求創新與自由之精神。

真正的自由開放,是讓一個社會中的個人選擇可以真正實踐、個體的才華可以充分發揮,每個人的言論自由與生命財產可以得到充分保障,而要做到這一點,絕對不是靠政府袖手旁觀、與威權體制眉來眼去、或是與大資本家官商勾結可以達成的。

一個大學畢業生,光還學貸就要耗掉他大半青春的社會,那來什麼自由可言?一個每月繳完房貸,可支配所得所剩無幾,買塊雞排來吃都要考慮再三的社會,哪來自由可言?一個在自己的國家實踐基本言論自由權利,轉頭就有可能被一個強權國家所致濟抵制或報復的社會,哪來自由可言?一個強徵民地頻傳,甚至鬧出人命的社會,哪來自由可言?

台灣在過去十多年來,對於兩大黨都不滿意、期待「第三勢力」能夠出現的聲音不曾間斷,但是這些聲音中的多數,都是期待一個更「進步」,也就是更重視公平正義、更強調環境、性別與階級議題的政黨。就連國民黨這一次的敗選,也有人認為是國民黨不夠左傾,沒有聽見社會對於公平正義的召喚所致。

但在我看來,如果我們真心相信兩黨的相互制衡與競爭,有助於一個社會在自由與公平正義間求得某種平衡,成為並不完美、但為多數人所能接受的民主政治運作模式,那麼,國民黨的真正問題,可能不在於公平正義強調得不夠多(有其他的大黨與小黨都已經佔據這個位置了),而是馬總統領導的這個黨,在概念上就誤解了自由的真諦,在執行上更是偏離得天差地遠。

〈富爸爸〉系列叢書雖然不是我欣賞的書類,但是一個右翼政黨如果可以讓更多的人可以實現書中強調的個人財務自由,它很難不會是台灣最受歡迎的政黨;教育改革不管怎麼改,如果真真切切可以讓更多的學子實現天賦自由,而不是少數政經資源豐富的家庭子女才有冒出頭天的機會,這個政權也就不會失去人民的信任。

國民黨的失敗,敗在它沒有扮演好新世紀右翼政黨的角色,沒有給人們真正的自由,只會跳針地重複自由開放口號。這算不算路線錯誤?我不知道;國民黨會不會倒?我也沒有很關心。我知道的是,台灣有個很大的右翼政黨缺口,等著被填補,前提是,它得是個好的右派政黨。

瀏覽次數:8352

延伸閱讀

任教於臺北藝術大學文學跨域創作研究所,著有《世界是斜的》、《微軟生存之戰》、《白話數位經濟》、《何不斗膽一下》、《理所不當然》等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