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1月中,英國國會表決首相梅伊(Teresa May)提出的脫歐協議案,以432:202創下紀錄的票數差距遭到否決。然而隨後對內閣的不信任投票,卻也以306:325僅僅19票之差被否決,英國脫歐的前景似乎變得撲朔迷離。

梅伊的「有序脫歐」被大比數否定,難道民意期待更加風險難測的硬脫歐?恐怕也不是這樣。英國的最新民調似乎顯示,2016年投票支持脫歐的不少人已經後悔。雖然留歐有利有弊,但脫歐是否令生活改善?公投過後兩年多經濟民生的變化,包括Dyson、SONY、Panasonic等多家國際企業宣布將營運總部遷出倫敦,使不少英國人有了不同的看法。

全球近幾年的幾次重大事件,都有地方主義的色彩。勝出方的支持者有不少民粹背景,或者是區域及全球經濟整合的受害者。對他們而言,唯一改變命運的手段就是反融合、反現狀、反建制。他們振振有詞的未必是封閉的地方主義,但因為與外界的過度融合帶來弊端與風險,稀釋了自身的獨特價值,所以他們要反服貿、要脫歐、要川普、要獨立。

各地的情況或有差異,但這些事件之所以引起風潮,不得不歸功當地政治領袖成功激發了支持者自卑與自尊雜陳的情緒。政客有自我利益考量,不惜醜化比較利益法則,激化我群與他群的對立。然而何以民眾也受到其蠱惑,無視科技、交通、全球化的經濟整合帶來的發展機會呢?重要的是,何以短短兩年,不少民眾卻驚覺自己可能「投錯了」?

當你覺得自己聰明,很可能你其實沒那麼聰明

1999年康乃爾大學David Dunning和Justin Kruger所發表的論文〈Unskilled and Unaware of It: How Difficulties in Recognizing One's Own Incompetence Lead to Inflated Self-Assessments〉可能解釋了上述現象的成因。他們這篇在《人格與社會心理學期刊》(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的論文提出一種認知偏差,後來被稱為「達克效應」(Dunning-Kruger effect)。簡單地說,能力欠佳的人有一種虛幻的自我優越感,錯誤地認為自己比真實情況更加優秀。換句話說,無知者對自己的無知亦無知。

一些選民對外界瞭解不深,非但無法持平看待雙方的優缺點,又習慣以偏概全,以負面角度放大他人的短處。這種敝帚自珍的心態,加上政客們刻意誤導的刺激,非常容易產生虛幻的優越感。

中文維基百科的「達克效應」條目對Dunning和Kruger的研究發現做出了很好的摘要。兩位心理學者通過對人們閱讀、駕駛、下棋或打網球等各種技能的研究發現:

1.能力差的人通常會高估自己的技能水準;
2.能力差的人不能正確認識到其他真正有此技能的人的水準;
3.能力差的人無法認知且正視自身的不足,及其不足之極端程度;
4.如果能力差的人經過恰當訓練大幅度提高能力水準,他們最終會認知到且能承認之前的無能程度。

我們正走上的,是愚昧山峰還是開悟之坡?

雖然「達克效應」因兩位學者20年前的研究論文而命名,但這種虛幻優越感的認知偏差,古往今來早為許多智者所知。例如論語中的「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莎士比亞在《皆大歡喜》(As you like it)說:「傻瓜認為自己是明智的,而聰明的人認為自己是個傻瓜」(The fool doth think he is wise, but the wise man knows himself to be a fool.);生物學家達爾文說:「無知比知識更容易招致自信」(Ignorance more frequently begets confidence than does knowledge.);教育及哲學家羅素說:「當代最令人痛苦的事之一是:那些以為確信無疑的人其實很蠢,而那些富有想像力和理解力的人卻總是多疑和優柔寡斷」(One of the painful things about our time is that those who feel certainty are stupid, and those with any imagination and understanding are filled with doubt and indecision.)。

不過,這些智者所說的話,大概都是出於各自的主觀觀察,Dunning和Kruger則是基於多項實驗設計的量化研究,而得出的客觀結論。並且更重要的是,兩位學者進一步發現:「如果能力差的人經過恰當訓練大幅度提高能力水準,他們最終會認知到且能承認過去的無知。」

他們將這種自信程度與知識/技能/經驗值的非線性關係描述為三階段:「愚昧山峰」(Mount Stupid)──「絕望之谷」(Valley of Despair)──「開悟之坡」(Slope of Enlightenment)。他們觀察發現,無知的人一開始自信爆棚,但隨著知識/技能/經驗的提升,他們開始認知自我的不足,自信也隨之下滑。直到跌無可跌的「絕望之谷」,自信程度最終與知識的累積健康地同步增長,走上「開悟之坡」。

換言之,相較古今中外智者們的無奈,「達克效應」更積極的觀點在於:虛幻優越感的認知偏差可以透過經驗累積而改變。從這個角度來看,2018年台灣九合一選舉,國民黨的「外省人」市長候選人可以在本土色彩最強的高雄市取勝,顯示過去意識型態為重的選民們走出了「愚昧山峰」,認知到地方主義的民粹堅持,無助於生活福祉的提升;同樣地,川普的共和黨在去年的美國期中選舉,輸掉了許多州長及眾議員的席位,而英國的脫歐協議被否決,以及多項民調顯示不少當年公投支持脫歐的人反悔, 認為脫歐有利英國人民生活的人數也大幅減少。這些例子都顯示,在「本土價值」、「美國第一」、「脫歐尊嚴」的地方民粹禁不起現實考驗。欠缺自知之明的自我膨脹逐漸消風,選民慢慢不再把頭埋進沙子裡,逐漸意識到過去的封閉無知,願意以較開放的心胸看待全球競爭、經濟整合的利弊得失。

當然,川普還有一年多任期。美國手上強大的經濟、政治、軍事資源,仍然足夠他揮霍並動員排外的民粹意識。而這也是短期內全球政經情勢最不可測的根源,以及所有愛好自由、交流與開放的人們最期待征服的一座「愚昧山峰」。

瀏覽次數:564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在香港吐露港灣生活與任教的台灣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電影裡的小鎮苗栗銅鑼,台大電機系學士、經濟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精算、風險管理與保險博士。1996年離台前在金門太武山麓服役兩年。曾擔任《建中青年》編輯、台大大陸社《望神州》總編、台大電機系學代、大學新聞社社長、野百合學運文宣小組成員、威斯康辛大學台灣同學會副會長、《麥城台灣情》總編輯。著有《理財與保險-迷思和反思》、《陸生元年》,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世代風暴》、《助人為獲利之本》、《理財最重要的一件事》、《囚犯的兩難》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