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一個建中老同學最近分享了《天下雜誌》「2017國情調查」的文章,裡面特別關注39歲這個「民意的斷裂點」,因為39歲以下青年挺同及台獨的比例,遠比39歲以上中老年為高。不過老同學說:「這種調查方法是錯的,因為現在40-49歲的人,若拿到20年前調查,和當時40歲的相比也是『進步青年』,後來慢慢變化,是由於大家逐漸了解現實社會的『實力原則』。這個所謂39歲的斷裂點,只是面對現實的年齡往後延而已。

沒錯,隨著年齡增長改變對事物的看法,早就不是新鮮的觀點。例如知名經濟學家科文(Taylor Cowen)在《In Praise of Commercial Culture》書中,就引述了希臘哲人亞里斯多德、文藝復興時期詩人卡斯蒂利奧、美國知名法官波斯納的類似觀點:同樣一個人,年輕時往往樂觀,一旦有了子女,便逐漸悲觀保守。由於父母擔負著撫育自己創造生命的重任,將最寶貴的情感、多年的時間、無以數計的金錢投入到撫養子女的努力之中,因而親職的情感過程對大多數人的觀念,會有主導性的影響。

以文化商品的消費為例,科文在書中寫道:「許多人在年輕時便達到了自己的文化顛峰狀態。15歲至20歲年齡段,經常是文化品味的成型時期。在這個時期,心智接受新的影響,人們尋找自己的身份和自我意識,往往對老一輩人的價值觀和文化持反叛態度。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對婚姻配偶、子女和工作的責任逐步增加,擠壓了用於讀書和逛音樂商店的時間。……在多數人的經歷中,一開始文化發現的速度很快,後來逐漸減慢。這樣一來,新文化對個人而言呈現出無趣、枯竭、衰退的狀態,於是產生出一名新的悲觀論者。

雖然是名經濟學者,但科文涉獵的文學、美術、戲劇、電影的範圍極廣。書中他提到古今東西數十位藝術家,這些大師的藝術傑作經常涉有具爭議的主題:性、暴力、痛苦、亂倫、人獸交、猥褻和色情狂、奇異的怪物等,而其中名單特別長的藝術家和作品明確涉及的題材,就是同性戀。年輕世代對創新、開放的藝術作品接受度高,但多數年輕人一旦成家撫育子女之後,時間以及經濟限制的雙重擠壓,使得多數人會傾向懷舊記憶與商品,而這批評者也經常因此為他們披上安全、保守的外衣。

因此,比年齡更好的民意斷裂點,或許是經濟負擔,是婚姻狀態與子女數目。當然,年齡與後兩者往往呈現高度相關。

20-29歲的年輕人,反而更支持統一?

其實,「2017國情調查」裡更饒富意味的數字,在於20-29歲及30-39歲民眾看法的對比。例如20-29歲支持獨立(及盡快獨立)的比例,比30-39歲的比例減少4.6%,支持統一(及盡快統一)的人,卻比30-39歲多7.4%。換言之,一樣是在解嚴後的本土化環境及「脫中」課綱裡成長的青年,他們的統獨意見卻有異。

事實上,比較各年齡層的統獨態度,支持統一(及盡快統一)者,竟以20-29歲的13.8%最多,不但高過30-39歲的6.4%、40-49歲的12.2%、50-59歲的12%,甚至高過60歲以上的10.4%。難道民主化、本土化愈走愈倒退嗎?難道「去中國化」課綱反而帶來反效果嗎?

恐怕不是。「2017國情調查」顯示台灣民眾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包含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比例僅剩35.1%,表示去中國化的課綱成功地將「中華民國」與「中國」剝離,將「中國」完全歸給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超過6成的人認為台灣與中國是對立的概念。台灣不再是中國,不再是中國的模範,也不再是中國的未來。

既然如此,倘若去中國化課綱仍有效,那麼在更全面去中國化教育影響下成長的20-29歲,為什麼不是比30-39歲更支持獨立,更反對統一呢?為什麼新一代「天然獨」不比前一代更獨呢?

經濟現實當頭的妥協

老同學的觀察沒錯,成家立業之後的人們遲早都要理解現實社會的「實力原則」,而大陸入世之後快速增長的10多年,兩岸驚人的此消彼長,對甫入或即將進入職場的20-29歲年輕人感受最深。台灣經濟緩退的壓力都到了他們身上。而如果趨勢不變,恐怕以後更年輕的世代會更早體會實力原則,因為「這個國家」被「這個總統」愈帶愈沒實力……

波多黎各是一個可以參考的對照。作為戰爭後被母國西班牙割讓給美國的「加勒比海孤兒」,從早年的武裝抗美爭取獨立,到後來的公投爭取獨立,到後來支持獨立的比例愈來愈低。甚至,支持自治邦的比例曾經一直過半,在2012及2017的公投中也成為少數,反之支持「入美成為第51州」的人數顯著過半。細看數字,5次公投支持「自治邦+獨立」的比例一次比一次少:61%(1967)、53%(1993)、53%(1998)、39%(2012)、3%(2017)。難道年輕人都背叛半世紀前抗美獨立的前輩理想?難道8-9成以西語為母語、不太會說英語的波多黎各人都數典忘祖,不顧祖宗的語言而支持改以英語教學了?非也,經濟原則,實力原則是也!

台灣勞動年齡人口從去年開始負成長,一年間減少7萬人,今年則是一個月減少1萬人,未來15年估計大概會減少300萬人。另一方面,老年人口增加超過兒童人口,長照負擔加劇,就如老同學感嘆:「老人沒人理,年輕人出逃。」其實,人口減少是果,不是因。年齡恐怕也不是什麼民意的斷裂,最終主宰人們選擇的關鍵,是經濟,是經濟,還是經濟!

瀏覽次數:20676

延伸閱讀

在香港吐露港灣生活與任教的台灣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電影裡的小鎮苗栗銅鑼,台大電機系學士、經濟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精算、風險管理與保險博士。1996年離台前在金門太武山麓服役兩年。曾擔任《建中青年》編輯、台大大陸社《望神州》總編、台大電機系學代、大學新聞社社長、野百合學運文宣小組成員、威斯康辛大學台灣同學會副會長、《麥城台灣情》總編輯。著有《理財與保險-迷思和反思》、《陸生元年》,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世代風暴》、《助人為獲利之本》、《理財最重要的一件事》、《囚犯的兩難》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